《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3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身边的刘厅长就不一样了,江龙这身份,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的。发现顾秋和江龙正边说边聊,他也有些动摇了。
  估计双娇集团的事情,江龙有可能会插手。
  江龙插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的宁家。
  如果宁首长过问此事,谁还有回旋之地?
  其实早在之前,双娇集团准备进军京城时,市里的意义还是统一的,他们觉得,这么有实力的一家公司进军京城,这对京城那些患者来说,可谓是福音。

  可后来,就在他们谈得差不多的时候,左家突然插手,强势介入。左家在医药卫生这一块,人脉众多。
  好几家大型医院,都是左系的人在管着。双娇集团进军京城,将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左家自然不会对这事视而不见。
  偏偏这个时候,白若兰搞不定了,拉了顾秋过来,左家的人更恼火,直接将他们划为一类。

  看到江龙,左定国并没有过来打招呼,而是跟刘厅说了几句,上车了。
  刘厅最后一个站在那里,见江龙,左定国,顾秋等人都走了,他心里有些犹豫起来。
  石市长迟迟不见人影,正准备找他,他看到外面的人都走了,这才慢悠悠地出来。
  “市长,这事有些棘手了。”
  “慌什么?”
  刘厅长抹了把汗,“万一,这事要是传到宁首长耳朵里,这可怎么办?”
  石市长心里也明白,他们几个百般刁难双娇集团,千方百计阻止人家进军京城,这个根本就没道理。
  更不要说,人家白若兰是外商,这事真要是捅上去,他们未必会没有责任。

  石市长心里也有些忐忑,但是他又在想,江龙未必就真能替顾秋出头,把这事捅到首长那里。
  带着这种侥幸心理,他上车了。等下还得去赴约,是真是假,见眼便知。
  当然,这事,他不会跟刘厅讲,免得他又跟左定国去说。
  医院里,唐家上下,一片悲彻。
  老爷子吃了那颗药后,整个人都象死了一样,完全没有反应。

  神医说过,这颗药吃了之后,会把五脏六腑都烂掉,他们还真相信这个变态老医生的话。
  如今,几个小时过去了。
  老爷子双目紧闭,除了脉搏和心跳之外,基本跟死人没什么两样。要命的事,脉搏和心跳也越来越弱。
  唐家上下开始急了,可老爷子最后一句话称,如果他们还是唐家子弟,任何人都不得去找老神医。这事,不能对外声张,否则他就不是唐家人,将永远被逐出唐家。
  欠人家的太多,是时候该还了。
  唐家上下,一片悲彻。
  唐氏兄弟,老大虽然知道唐书记身世之谜,却不敢泄露半个字。因为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唐家才是真正的完蛋了。

  这是每个唐家人,都不敢按受的事实。
  大家都站在那里,每个人都一脸悲彻,灵珠站在旁边,抱着老爷子的身体,痛声大哭。
  “你不能死啊?不能死?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嘀嘀——突然,心率仪和脉搏仪,嘀嘀地响了几声,倏地终止。
  嘀——————!
  整个病房里,霎时一片静止,再也没有半点声音。旁边的几名医生,象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愣在那里。
  叭——护士手里的器皿掉在地上,玻璃片四下乱溅。
  “爸——”

  “爸——”
  所有的人都在刹那间惊醒过来,紧接着一阵阵尖锐,撕心裂肺的呼喊。唐氏兄弟呆在那里,两个人愣愣的,久久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外面守候的唐家子弟,听到病房里悲彻的声音,所有人齐齐脆下,神色黯然。
  两名专家身子一摇,一屁股坐了下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果然如此。
  哪怕你保守得再好的秘密,迟早有暴露的一天。
  唐家的事情,虽然唐家上下守口如瓶,但还是被京城各大家族知道了。
  宁家。
  宁老爷子长叹一声,放下手里的茶杯。

  “世上又少了一个知己与对手。”
  那种登高临顶,高处不胜寒的寂寞,跃然脸上。
  这些年,他和唐家老爷子,亦敌亦友。
  两人在政治观念上,各有不同。但这种敌对,并非世仇,只是工作关系上的意见不统一。
  但往往在大是大非上,两人又出奇的默契,做出的决定,往往出人决料。
  此刻唐老爷子一走,宁家老爷子竟然有种无比的寂寥,怅惘。
  感慨人生难料,世事无常。
  其实,好多人都知道,唐老爷子生病了,只是不知病情如何。可象他这样的人物,时间一久,必定有人猜疑。
  你不出来露面,外面总有人说东说西。
  越不想让人知道的事,人家越想知道,他们会千方百计打探,寻找这方面的消息。
  宁家一位叔叔道,“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老爷子摆摆手,“不用!”
  人家没有发出消息,你怎么可以主动去探视?
  宁首长道:“他也九十多岁了,坚持到今天不容易。他是个英雄!时代的英雄。”
  老爷子叹了口气,“只可惜,除了唐贤明之外,唐家再也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唐家的重负,就落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紧接着,又听到他重叹一声,“我这把老骨头,也快要走罗!”
  左家,几名主要人物在一起议论。
  左家老爷子前年病了一场,身体大不如从此。
  听到这个消息,他脸色沉重。
  左安邦最近回了京城,见老爷子这般脸色,便问,“爷爷,你这是为何?”
  左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发现一屋子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明白他的心思。于是深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个消息,他略有感悟。
  人,总是要死的。
  虽然这些年,各大家族之间,明争暗斗,但是彼此之间,总有些牵扯。唐家老爷子一走,剩下的就只有宁家老头子了,谁走在前面,这个真说不定。
  可看到眼前这些左家子弟,一个个喜笑颜开,喜形于色,他只能在心里叹息。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唉——看来得准备调整人手,把能换的人都换上去,不能让别人抢了先机。
  左定国正在某个地方哈哈大笑,左痞子也是这样。
  左安邦暗喜,唐家老爷子一走,左家的地位相对就要更高了。宁家更有可能,跟左家联手,打造下一代接班人。
  如果真是这样,他左安邦就是不二人选。
  京城高层。

  各方人物听到这消息,忧喜掺半。
  左定国和几个堂兄弟,正在包厢里喝酒。有人匆匆而来,在耳边嘀咕了几句。左定国当时一愣,马上哈哈大笑。
  “走!兄弟们!”
  日期:2018-03-1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