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327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16 10:17:05
  切了刘诞,刘骏这下再没心腹之患了。
  接下来干嘛呢?!
  还能干嘛,往死了嗨呗。
  不过,刘骏的称心日子没过多久,一件事儿犹如一记闷棍,狠狠的抡在刘骏的脑袋上。

  啥事儿呢?
  公元462年4月,刘骏的堂妹,也是他最宠爱的欢乐女神—殷贵妃,病逝了。
  这给刘骏心疼的,痛哭哀号,那架势可比他老爹刘义隆死的时候伤心多了。
  别说,别看刘骏阅女无数,看来这货对殷贵妃还是很有感情的,不仅大病一场,而且还经常带着大臣们也不管是不是清明,反正经常去给殷贵妃扫墓。
  这过程中,经常闹出点儿乐子,举两个栗子—
  有一次刘骏又犯毛病了,带着一帮大臣去给殷贵妃扫墓,这里边儿有个大臣唤作刘德愿;刘骏跟他说,朕给你一个升官的机会,你给朕狠狠的哭,哭的让朕满意了,朕不吝重赏。
  不就是挤点儿眼泪吗,这有何难;刘德愿说没问题,陛下,您擎好儿吧。说完就开哭,都不用眼药水儿,刘德愿那眼泪流的,哗哗的,一边儿哭,这货嘴里念念有词。
  看刘德愿这么卖力,刘骏很高兴,当场便封了他个豫州刺史。
  还有更搞笑的,刘骏让御医羊志哭殷贵妃,羊志绝逼一个实力派演员,放到今天冲奥斯卡肯定手拿把攥。
  也不用热身,羊志往殷贵妃墓前一跪,嗷唠一嗓子愣是吓了刘骏一跳,然后就见羊志开始张牙舞爪的狂哭乱嚎。
  嚎到什么程度?据说把蹲在树上看热闹的乌鸦都吓晕了好几只。
  刘骏一挑大拇指,罢了,好演员!
  后来有人就这事儿问羊志,老实交代,你丫的跟殷贵妃到底什么关系?当时哪来的那么多尿水子?
  羊志四下一萨摩,见没外人,哈哈大笑,殷贵妃跟我有毛关系,那两天儿我一小妾死了,我不过是借着殷贵妃的墓哭一下我的小妾而已;甭当真!
  事儿虽不大,但足够反应出刘骏有多恶搞。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骏的身体其实一直就不太好,之前打刘劭的时候,刘骏曾经一度病危;病的厉害的时候,甚至要靠手下人抱着办公;等他当上皇帝,又把异己铲除干净之后,那胡作非为的德性劲儿大了去了,他这么不分家里外头的瞎整,铁打的身子骨儿也扛不住。
  等殷贵妃一死,彻底把刘骏击垮了;这货先是每天神经兮兮的精神错乱,继而一病不起。
  不过别看刘骏擅长恶搞,但在一件事儿上他还算清醒;这货很喜欢他和殷贵妃生的孩子始平王刘子鸾,“宠愈诸子”,但刘骏还是把储君的位子留给了嫡长子刘子业,刘子业的母亲文穆皇后王宪嫄出身江东第一豪门琅琊王氏,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刘骏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轻重。
  刘骏刚当皇帝的那年,就立年仅四岁的刘子业为皇太子,刘骏知道自己早晚要见阎王的,只是刘骏没有想到,自己会走的这么快。公元464年5月,荒淫残暴的刘宋第四位天子刘骏驾崩于建康玉烛殿,年仅35岁。

  日期:2018-03-16 15:05:07
  在临死前,刘骏挣扎着写了一份遗诏,对他死后的人事布局进行了安排。江夏王刘义恭加中书监,骠骑将军柳元景领尚书令,总统内外政事,尚书省具体事务由右仆射颜师伯打理。始兴公沈庆之负责军务,同时沈庆之在重大政务上也有发言的权利。
  国不可一日无君,刘义恭、柳元景当天就拥蔟着十五岁的皇太子刘子业在大行皇帝灵前继位。照老规矩,刘子业给老爹拟定了谥号和庙号,称世祖孝武皇帝,葬于景宁陵。
  刘骏的时代结束了,沈约对刘骏的评价很低,婉转的骂刘骏是“桀纣”。其实刘骏一生所为,还没有沈约评的这么不堪,按沈约对历代皇帝的评价标准,在宋朝八个皇帝中,真正接近“桀纣”不是刘骏,而是刘骏的宝贝儿子刘子业。

  刘骏为人行事已经非常荒谬可笑了,可要是和儿子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差距,刘子业的荒诞派行为艺术别说放在刘宋了,就是在整个中国历史上,能超过他的也基本没几个。刘子业还没出道的时候,就干过非常好笑的事情,有次刘骏到外地巡视,留京的刘子业就写信问老爹起居,可刘子业平时不好好练字,字写的太臭了,跟狗爬似的,被刘骏狠狠臭骂了一顿。
  知子莫若父,刘骏知道这个儿子轻佻狷狂,很担心儿子未来的前程,经常教育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刘子业根本不吃老爹这一套,我行我素。在老爹灵前继位的时候,刘子业丝毫没有丧父的悲痛,嬉皮笑脸的接受群臣的欢呼。
  刘子业因为年龄还小,所以朝廷大事基本上不用他操心,专心玩耍就是了。在朝廷上,表面上是刘义恭和柳元景执政,实际上权力一直掌握在越骑校尉戴法兴手上。戴法兴是刘骏的贴身心腹,极信得过的,戴法兴牢牢控制住了朝权,甚至可以用刘子业的名义下诏书,至于刘义恭他们不过是挂个虚名罢了。
  刘子业不需要为国事操劳,就有了大把玩荒诞派行为艺术的时间,刘子业撒着欢的胡搞,反正老爹死了,没人管得了他。虽然刘子业的母亲王太后还在,但刘子业根本不把老娘放在眼里。公元464年8月,王太后得了重病,派宫人去叫儿子来看她,哪知道刘子业死活不肯去,说什么:“老娘房中有鬼,太可怕了,我不去。”王太后一听,气的直发晕,让宫人取把刀来,“将刀来,破我腹,哪得生如此宁馨儿!”没几天,王太后就被儿子给气死了。

  日期:2018-03-16 16:30:36
  老娘死了,刘子业兴奋的狂呼乱叫,这下他彻底解放了。他是大宋皇帝,天下都是他的,他想做什么,别人都没权利管。刘子业虽然只有十五岁,可他的私生活非常丰富多彩,只要他看上的女人,都要乖乖的和他上床。
  当初刘骏也是这样,甚至搞上了叔父刘义宣的女儿。果然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刘子业做的比刘骏还要牛叉,刘子业甚至挂上了他一母同生的亲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二人既是姐弟关系,又是情人关系,成天在宫里偷嘴吃。
  刘楚玉是南北朝著名的**,其**程度可谓惊天动地。她虽然和弟弟刘子业有一腿,再加上她的驸马中书郎何戢,刘楚玉还是觉得不够用的。刘楚玉来找刘子业:“陛下,我要抗议!”刘子业顽皮涎脸的问:“阿姐抗议什么?”
  刘楚玉倒在刘子业的怀里撒娇:“陛下贵为天子,后宫嫔妃上万人,日夜享用不尽的美色,可臣妾却只有何驸马一个人,陛下业务又那么繁忙,顾不上臣妾,臣妾觉得太不公平。”刘子业听完大笑,立刻给刘楚玉调拨了三十名品行兼优、业务熟练的美男子,供公主苦练杀敌本领,号称“面首”。

  没想到刘楚玉的生活品味太高,没多久,刘楚玉就对这些面首起了腻。刘楚玉想挑几个官场中的美男子玩玩,刘楚玉的贼眼来回一瞅,就盯上了吏部郎褚渊。褚渊“美仪貌,善容止,俯仰进退,咸有风则。”是当时的超级美男,刘楚玉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腆着老脸请刘子业把褚渊“借”给她玩玩,只玩十天就行了。
  情人求他办事,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接就把褚渊踢给了刘楚玉当玩具。褚渊知道刘楚玉想干什么,没什么好怕的,褚渊抬脚就进了公主府第。刘楚玉见到褚渊,来不及兴奋,立刻让褚渊配合她开展工作。可无论刘楚玉在他耳朵边如何肉麻的叫唤,褚渊都不配合,坐在榻上闭目养神。刘楚玉就这样和褚渊对峙了十天,依然没有得手,气疯了的刘楚玉一脚把褚渊踢出了公主府。
  刘楚玉对刘子业三心二意,刘子业也没把姐姐当回事,他身边的女人那么多,总不能只在姐姐那浪费表情。刘子业还有一个本家的小老婆,就是刘子业的亲姑妈新蔡长公主刘英媚,刘子业才不管什么人伦大防,他只管满足自己的兽欲。只要他愿意,祖母太皇太后路惠男和亲娘皇太后王宪嫄都得乖乖的跟他上床,有什么他不敢的?
  说来也奇怪,刘宋八个皇帝,除了刘裕和刘义隆以及未帝刘准后,其他五个都癫狂成性,都存在一定的的精神疾病,发起飚来全都是六亲不认的主。在这五个疯子中,要说禽兽中的禽兽,恐怕非刘子业莫属了。刘子业早就盯上了娇艳无双的姑妈,把姑妈接入宫中,威逼利诱之下,刘英媚只好屈尊给侄子当了小老婆。
  不过刘子业也知道这事要传到外面,与面子上不好看,便对诈称新蔡公主死了,然后杀掉了一个无辜的宫女,交给刘英媚的丈夫宁逆将军何迈:“姑爹,我姑姑死了,你给埋了吧。”何迈应该是知道老婆是被刘子业给霸占了,平白戴了绿帽子,何迈恨透了刘子业。刘子业没功夫搭理何迈,随后就封姑妈为贵嫔,改姓谢,名正言顺的接入宫中鬼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