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8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里是寒冬数九的东北,哪怕车里开着暖风,那也挡不住从窗子灌进来的北风,我将香烟扔到窗外,“这车里有火药?抽支烟怎么了。”
  “这要是被你侄女闻到了,你哥我可就要露宿街头喽。”
  “你说啥?!”
  猛地,我想起两年前我妈跟我说过他结婚了的事,那时候我刚正式接案,就没有赶回来,两年过去,他有了孩子倒也正常
  许诺就像一面镜子,能够照射出我影子的镜子,可现在,我突然发现,在他身上再也没了我的影子,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愈发扩大,感情确实没变,但他改变了的,却是现在我最需要学到的。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时间,还真是改变了所有人的模样,眼前的许诺,就是如此,我,亦是如此。
  跟我年纪相仿的老式住宅,等许诺将车子停好之后,我从后座拎出了自己的东西,拿出两二锅头,一条硬中华,递到他面前,“帮我给我大爷,替我问声好。”
  “啪。”的一声,许诺拍了我脑袋一下,没好气道:“甭想骗我给你拎东西,大六楼的门对门,到时候你自己送去。”
  我看着他,弱弱的喊了一声。
  “滚着。”

  言罢,许诺自己颠颠儿地推开了楼门,走了进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跟在他的后面上了楼梯,老式住宅,感应灯都是昏黄的,楼道里被邻居们不用的东西堆积着,只剩下能容纳一人而过的小道我不禁会想,假设这是在北京,那么这些邻居一定不敢这么做了吧?
  一切都那样熟悉,从小是这样,长大了依旧如此唯一的变化,大抵是楼体被粉上了一层鲜艳地颜色一切都如此亲切。
  因为这里是家,是我长大的地方,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有我的痕迹,那种早就被时间打磨,失去了纯真颜色的痕迹北京再怎么繁华,终究不属于我,之于那里,我不过是个过客,客跟主,是两个极端的概念,而今,在北京荒废了一年多的我,终于能在这一天,做一次主!
  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
  我没有富贵,甚至这一年多,还败光了自己攒下的那十万块钱存款我能回家多亏了张瑶,她没食言,年假之前确实给我封了一个大红包,一万八千八,加上上个月在乐平的工资,以及手里剩下的那几千块钱,我把跟李姐承诺好的一万二归还之后,手里还有一万多余钱。
  今天之前,我买好了年货,给母亲在王府井百货买了件大衣,老爸则相对容易一些,一件羊毛衫,再加上礼盒装的二锅头以及一条硬中华。
  至于刚刚递给许诺的那些,还真是我给他爸准备的东西,对于那个邻居大爷,我的印象一直很好,毕竟小的时候,我一挨许诺欺负了,他就会为我报仇,胖揍许诺一顿,加上他跟我爸是多年的好友,我们两家的关系一直就很好。
  不然,许诺也不可能大过年的还去机场接我,在他心里,我就是他弟弟,而他在我这也是如此。
  气喘吁吁地爬上了六楼,门开着,母亲笑意盈盈的站在门口等着我,许诺双臂抱肩站在一边,嘚瑟的看着我。
  “妈,我回来了。”

  见到她的一瞬间,眼角不可避免的湿润了,一年而已,她怎么就老了呢?几缕白发掺杂在长长的头发里,老妈眼角眯成了一条缝,弯成了一道月牙儿。
  “谢谢你哥没?大过年的还让人接你去。”
  “婶儿,这话让您说的,我弟回来,我这个当哥的去接怎么了?”许诺闻言,在一边接过了话茬,他对我说道:“先回家陪陪父母,一会儿上我这来吧。”
  “成,谢了啊,哥。”我笑着说道。
  “德行。”许诺笑了笑,开门回了家。
  这边,我也跟着老妈进了家门,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扫了一眼,都是我爱吃的东西,老爸四平八稳的端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见我进门,他咳了一声,不惊不喜的问:“回来了?”
  “嗯,回来了。”我点点头。
  “哦,那就洗洗手吃饭吧,你妈忙活了一上午了。”
  父子之间的对话,好像永远都是如此,没有废话,但关爱跟叮嘱,一点都少不了。
  先将买好的年货递到老妈手里,在她责怪我乱花钱的‘唠叨’中,我跑去卫生间洗了手,然后兴匆匆的坐在餐桌边上,“我可得好好尝尝,一年多没吃着了。”
  “多吃点,多吃点。”母亲坐在那边,慈眉善目的看着我,没有动筷。
  “妈,您也吃啊。”
  “好,好。”
  “你小子啊。”老爸叹了一口气,端着我给他买的二锅头看了看,旋即倒上一杯,说道:“乱花什么钱,买绿的就好,这瓷的是怎么回事儿?还有那烟,抽惯了,以后还都让你给买?”
  “我包了。”我拍了拍胸脯,自得道。
  “老陈,能不能少说两句?孩子吃饭呢!”我妈白了老爸一眼,别说,还真就很有效
  就这样,一顿家宴,在温馨的氛围之中结束,饭后,老妈开始忙着收拾,我本想着进厨房帮她做一点家务,可她非不让,我只好作罢。
  跟老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喝着茶。
  这感觉让我变得慵懒,也让我异常踏实,无论在哪,无论多少人陪着,只有在家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曾经,这种感觉,在北京的那间出租屋里出现过,现在,只在小城的家中存在。

  “你也来一根。”
  在我沉浸在感慨之中的时候,老爸在那边开口说道。
  闻言,我看了过去,原来他拆开了香烟的包装,正准备点上一支接过香烟,我先给他点燃,随后自行点上。
  啪嗒吸了一口,我说道:“爸以后那七匹狼您就别抽了,劲儿忒大,对您身体不好。”
  “咋?让我抽这中华?”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嘟囔道。
  “你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等你结婚之后就懂了。”老爸感慨了一声,旋即想起了什么一般,问道:“小雪呢?那丫头啥时候过来啊。”
  “人家还没过门呢,当然得先回家了,对吧儿子?”

  我这边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反倒是从厨房出来的老妈接过了话茬,她道:“初三之后,你先去你老丈人家看看,然后把我儿媳妇给带回来,我可想的紧。”
  “怎么,你还不愿意?”见我没有说话,老妈说道:“放心吧儿子,妈给她准备了一个大红包,绝对不会亏了你媳妇的。”
  看着老妈期盼的眼神,我实在不忍心将那个残酷的事实告诉她,只能瞒着一天是一天了
  没来由的,心中一痛。
  佟叔叔也一定会跟佟雪问我的吧,阿姨是否也会跟老妈一样,准备好了一个大红包等着我去拜年?

  想到我们一起扯得谎,在农历新年,在这几天就要自行戳破,心中空落落的,让人迷茫。
  落单的人最怕过节。
  这不仅仅是一句歌词,在春节的当下,它成了我最为真实的写照我在家里,有父母陪着,有电视看着,渴了有酒,饿了有丰富的菜肴,但我就是孤独。
  一种由内而外的孤独,跟有没有家人陪伴不发生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