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0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兰小栀冷哼一声,意识立马进入张大雕的精神识海,先打出几道符文封印那团黑雾,然后再挽一个法诀,把黑雾吸食殆尽。
  其实,这个过程看似简单,但去却极为繁复,而且需要耗损大量的魂力,并冒着神魂受损的危险,毕竟,张大雕也是个修道者,而且境界不低,就连当初的老巫婆想要吞噬安小乐的神魂都要慎之又慎,更遑论是她了。
  然而,让兰小栀万万没想到的是,当黑雾被吸收殆尽后,一道魔音居然从符文封印的精神识海中溃散出来,并无孔不入的进入自己的精神识海内。
  “什么玩意?”兰小栀骇然色变,慌忙退出张大雕的精神识海,但是,那魔音却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跗骨之蛆般在自己的精神识海中回荡。

  “八嘎!”兰小栀惊骇欲死,慌忙调集魂力驱逐魔音,然而,然而的然而,无论她用什么方法和手段,那魔音就是顽固在精神识海中生了根,而且声音越越大,吵得她魂力震动,思维散乱。
  “卧槽尼玛的,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兰小栀惊恐的尖叫起来,暴怒中,真想一巴掌怕死张大雕,可理智告诉她,现在万万不能杀了张大雕,要不然,谁还能驱逐这魔音?
  事实上却是,连张大雕都拿这魔音没办法,只是暂时破解了魔音的组合方式,把扰人的魔音变成了动人的音乐。
  而随着兰小栀的退出,她封印的符文也逐渐消散了,那一瞬间,张大雕脑子里再次发出轰的一声响,所有的记忆都恢复了。

  “你个魂淡,我要杀了你!”张大雕刚一醒来,就被兰小栀掐住脖子提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尖叫道,“你个杀千刀的支*那猪,说,你到底在我精神识海里种了什么魔音!说啊,再不说老娘把你碎尸万段!”
  “魔音?”张大雕感觉脖子都快被掐断了,但脑子里却转了千百个念头,难道,这娘们入侵了自己的精神识海,结果被魔音诅咒了?
  “说,说啊!”兰小栀真的恨不得掐死张大雕。
  “呃……”张大雕被掐的脸色涨红,伸长了舌头说不出话来。
  “你……你个狗都不吃的东西,再不说老娘就打死你!”兰小栀把张大雕灌倒在地,然后就是一顿胖凑,打得张大雕口吐鲜血满身是伤。
  “咳咳咳……哈哈!”张大雕一边咳嗦一边大笑,“你特么真是作茧自缚啊,哈哈哈哈……想要我给你解魔音,没门!”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兰小栀眼中杀机四射,是真的起了杀心。
  “那又如何?”张大雕怡然不惧,“难道我给你解了魔音,你就不杀我吗,哈哈哈哈……”
  兰小栀眼角抽搐,权衡再三后冷笑道:“好,等我解了魔音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她想来,自己的姘头那么多,总有一个能解魔音吧?
  “那我等着!”张大雕巴不得她能想到办法破解魔音呢,因为自己也被这魔音折腾得苦不堪言!
  “你很得意是吧!”兰小栀恨意滔天道,“我告你,这魔音没破解之前,老娘一天打你三顿,然后不分次数的折腾你,直到把你折腾得手脚发软,连走路都没有气力为止!”
  说着,她真把张大雕摁这在地上,狠狠地坐了下去!
  “嗷……”张大雕没料到这娘们被魔音所扰,还能有这样的兴致,一时间哭笑不得,搞不清楚自己的吃亏了还是占了便宜。
  不过,让张大雕无法忍受的是,之后的日子,这娘们被魔音搞得苦不堪言的时候就会拿自己出气,而每次出了气后都要狠狠地“坐”自己,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那个兴致,偏偏,这娘们的手段极多,只要她愿意了,就有数十种方法让自己变成铁棍,而且,一“坐”起来就没完没了。
  “卧槽,老子叉人无数,想不到也有被叉的一天啊!”张大雕欲哭无泪了,感觉自己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兰小栀的玩具,一点人权都没有。
  如此过了三日,张大雕发现,渔船依然在海上航行,好像永远都没有终点,就忍不住问道:“不是去D国吗,怎么还没到?”
  “槽,老娘现在这样能去D国吗!”兰小栀被魔音折腾得都发疯了,愤懑的踢打着张大雕,尖叫道,“你个狗东西,你到底给我种了什么魔音,为什么会弄得老娘吃不好睡不着,耳根没有一刻清净过,说啊,不说老娘就活活打死你!”
  魔音的顽固和恐怖,张大雕早就见识过了,若兰小栀好言相求,或许他还会给她解释一下魔音的来历,可这三天来,他也记不清自己挨了多少打,早就把兰小栀恨之入骨了,不但不想解释半句,还幸灾乐祸的大笑。心里则想,这娘们不去D国又会去哪儿呢,难道要在海上漂流一辈子?
  可到了第二天,渔船就来到了一个荒凉的海滩上,张大雕抬眼一看,海滩上全是群山峻岭,也不知是岛屿还是陆地,感觉上,这里应该偏向南方,因为气温比渔村暖和,也没有下雪。
  四天来,兰小栀被魔音折腾得彻底没了脾气,看上去神情憔悴,也没心思折磨张大雕了,只是阴沉着脸把食物衣服和水收进一张符纸里,之后拎着张大雕上了岸。
  张大雕还是第一次看见符纸也能储存物品,惊奇极了,问道:“你这个是什么符纸啊,怎么还能储存东西?”

  换了昨天,只要张大雕一开口,兰小栀就会忍不住把他暴打一顿,可这时候却冷着脸道:“你把魔音给我解了,我就告诉着符纸的秘密。”
  张大雕撇了撇嘴,只当自己白问了。可过了会,他又道:“你就准备这样拎着我走吗,总得给我穿衣服吧?”
  “你把魔音给我解了,我就给你穿衣服。”她还是这句,事实上,她已经严重怀疑别人能不能解魔音了,只是还不死心,想找人试一试,当然,若张大雕愿意解魔音的话,她也考虑过付出一些代价,甚至放了张大雕也不是不可以。
  说到底,还是这魔音太恐怖了,她有种预感,只要再过三五天,自己非发疯疯狂不可,好在,张大雕还在自己手上,若实在无人能解这魔音,到时候再和他谈判。

  “随便你吧,反正我这人也停懒的。”张大雕早就对人权不抱希望了,也就不想多说。
  就这样,兰小栀拎着虾米似的张大雕在翻山越岭,然后忽然停下脚步,欲言又止道:“……我给你穿上衣服,也让你自己走,但你得告诉我,这魔音到底能不能解?”
  “呃……”张大雕知道她是在为谈判做准备,笑道,“我种的魔音,自己当然能解了,不过你别想着我会给你解魔音,除非你让我暴打一万次,哈哈哈……”
  兰小栀压抑着怒火把反绑四肢改成了反绑双手,还给张大雕穿了衣服,之后带着他继续赶路。

  日期:2017-10-1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