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0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忍不住笑出来,声音如铜铃般清脆悦耳,周边不少人都听见了这番津彩卓绝的唇舌相讥,一名富太太大 惊失色,捂住嘴退后半步,不住打量身边男人,吓得脸色都白了。在云南如此狂妄挖苦一个心狠手辣的女毒枭,简 直给自己找麻烦,我说的不怕,他们听的还畏惧三分。
  萨格平静扬起眉梢,“何小姐从十几岁就被男人金屋藏娇,涉猎很广,习惯了这样醉生梦死无名无份的生活, 而我却不是。乔苍也清楚对待不同女人该有怎样的安排。一个倒在库上靠药罐子续命时日不多的病秧子而已,难道 我和他感情脆弱到等不了这一年半载吗?”
  我仍是春风满面,“瞧你说的,咱俩都一样只不过我年轻,千这个的年头短,你可是十二年呀,要论在中国 的圈子里,萨格小姐是我前辈,我要向你求教。俗语说老幼为先,幼不得排在老后面吗。”
  所有女人都忌讳这个,旧情和年岁。果然她脸上维持的骄纵笑容出现一丝皲裂,我瞅准时机见好就收,挽着黑 狼先行一步,经过她面前时小声说,“我也调查了你,据说上一任泰国毒枭,和你刚在一起不久老婆就死了,但你 迟迟没有上位,我想做情人不能太斩尽杀绝,男人嘴上不说也不是真看不透,虽然选择了情人,可心里对妻子的愧 疚还在,所以人和情都是你的,名分还是她的”
  她眯哏冷笑,我故作天真无辜朝她点了下头,留下_句一会儿见,转身款款走进宴厅。
  乔苍和黑狼在金三角都是大毒枭,声望非常高,虽然人人清楚这是犯法的营生,场面上仍旧少不了客套,说白了 是屈服于他们的势力,买的是社会规则的面子。
  他们各自站在两个角落,同迎上来寒暄问候的宾客交谈,一些对我眼生的商贾将目光在我脸上长久驻留,但谁 也没敢询问,只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男人开口,“这位莫不是大名鼎鼎的六姨太?”
  我瞧了瞧他,“您认得我。”
  他哈哈大笑,“怎么能说认得,是久仰了 ”他找侍者要了一杯酒递到我面前,我接过的同时他说,“六姨太 短短两个月,做出这么多大事,堪称女中豪杰,我早想一睹风釆,不想今日就如愿以偿。这杯酒说什么您也要喝, 才不辜负我日思夜想。”
  我被他幽默逗乐,和他碰了下一口千掉,围观宾客附和称赞我酒量好,都跃跃欲试想要与我喝一杯,在这个关 头另一拨人簇拥着乔苍往这边靠拢,嘴上喝多了似的打浑,“刚才我们打赌,五哥与乔先生绝不会说话,都在较 着劲呢,不知我们嬴了还是输了。嬴的人可以去万花楼睡苏姑娘一夜,输的人买单。”
  他们起哄凑热闹,髙声叫喊,乔苍与黑狼都兀自沉默,端着酒杯站在人群中央,面色清冷淡漠。萨格被一群外 来商贾缠住,连打圆场的人都没有,气氛倏而冷却凝固,短暂的几秒钟鸦雀无声,眼前无数张脸瞬息万变,都有些 懊悔刚才得意忘形。
  乔苍在僵持中忽然发出一声轻笑,“谁说我与五哥不和。”
  人群皆是一怔,他反间黑狼,“有吗?”
  黑狼自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下驳他面子,他说当然没有,我与乔老板只是不常接触,偶尔碰面喝杯酒的交情还是 有的。

  乔苍哏神示意,侍者用一杯白酒换走了黑狼手里的香槟,那白酒我嗅一嗅气味都觉得撞头,浓烈得出竒,比我 和老猫喝的那瓶五粮液还猛,黑狼微不可察蹙眉,乔苍丝毫不给转圜的余地,他已经将自己的酒杯举到了半空,“既 然是一杯酒的交情,那我们就喝三杯,让谣言在今晚止息。”
  他说完先灌下一杯,黑狼随后也喝光,这酒味辣得他脸色有些变化,而乔苍饮红酒则毫无反应。
  他们一连千掉三杯,酒气从黑狼身上散出,他仍g然不动,只是耳根开始泛红,宾客群纷纷附和说乔先生与五哥 英雄惜英雄,以后再听到这样的流言,大家不要当真就是。
  他们四下散尽后,乔苍撂下空杯,用方帕擦了擦手指,“五哥好酒量,云南农家自酿的老窖酒,六十五度。三 杯过喉还能屹立不倒,连我都办不到。”

  黑狼指腹在残余了几滴白酒的杯口抚摸着,“乔老板看不看三国演义。最近我熟读长坂坡一段,很有感觖。”
  乔苍哦了声,“洗耳恭听。”
  “长坂坡之战,刘备太莽撞,他自以为有诸葛亮做军师,就能所向披靡,还不是被曹操使计击溃,仓皇逃脱 丢盔弃甲,连两个女儿都被曹纯掳走,下场很是可伶,算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污点。无论多么得天独厚的筹码和津兵良 将的势力,最好还是要收敛一些,否则栽倒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乔苍垂眸又蓄满一杯红酒,他含笑说,“五哥髙见。但是曹操不也在官渡大战后七绝而亡吗。还被子子孙孙抢 占妻妾,也没有得到善终。他确实算一个非常出众的政治军事家,可也无法保证每一次都嬴。相比较三国,我更觉得 有一句话五哥最应该知道。”

  他朝前迈出两步,两人身髙气场势均力敌,互相压制,电光火石间我被释放出的冷冽寒气冻得一抖。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是螳螂还是黄雀。”
  黑狼反间乔老板是什么。
  乔苍竖起一根手指在唇上,“我是杀虫剂”

  他说完低声闷笑,黑狼眯眼默然片刻,也随着他一起笑。
  竞拍开始前十分钟礼仪小姐引领我们落座,我和黑狼在第二张圆桌的首席,第一张坐着云南省市髙官和乔苍,
  萨格应该也是我这张桌,不过因为她和乔苍的关系,就加了 一把椅子在他旁边。
  一桌略微比二桌靠前,从我的角度看上去,他们似乎珠联璧合,郎才女貌。
  侍者端上酒盏小菜,从我面前的小路走过,萨格忽然回头看向我,“稍后拍卖何小姐是玩一玩走过场,还是真的 要拿下这块地。”
  我有些讶异扬眉,“萨格小姐在中国这么多年,连场面上的社交礼仪都不懂,这种关乎利益的大事,怎能随便 告诉别人”
  “你我也这么见外吗。”
  我嗤笑出来,“我和这里任何人都可以不见外,唯独你不行”

  她故作优伤,扶正盘发里的珍珠钗子,“难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只是一句歌词吗。”
  “萨格小姐岂是寻常女人,我为难不了你。只盼你不为难我就好。你可是对我动过杀心的。”
  “怎么能说是动过。”她特意咬重过那个字,“这念头我时至今日也从未放弃呀。”
  她朝我举杯,我和她一同笑出来,彼此都是笑里藏刀,又于不见血光的对峙中暗流涌动。那杯酒在我和她的相 视下一饮而尽,她倾倒杯口,一滴不留,我也只剩下空壳,她这才转过身。
  日期:2017-11-0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