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23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个城市做事,能力固然需要,但人脉是你有机会展示能力的唯一保障,只有人脉和能力高度结合了,挣钱才是最后的结果,谁来做不是做?但别人为什么要给你做?因为你是同学?别傻了,是因为你的同学的身份更早地让她了解了你的做事方式和能力。”张雅娜小激动地说。看得出来,她对眼下这个状态并未有非常的满意。
  我说,娜姐,穆莎老公都那么有钱了,还出来挣钱做什么?

  张雅娜说:有钱人的钱,穷人的命,越有钱的人越只认钱,他们相信钱的魅力,相信钱的作用,所有出发点的前提只是钱的人才会越有钱,这是辩证关系。只有穷人把感情、生命看得太重。
  我说,按说张老伯的级别那么高,关系网也会很好,应该可以照顾你好多生意的。在当兵的眼里,师级干部简直是高得触摸不着的,隔了八九个级别呢。我每天敬礼的对象除了班长就是排长,最高的也只是连长,有个营长要来看我一下,那需要我挑猪粪把身上溅满了大粪水,打靶把靶纸的十环打烂了。
  别说他早已经退下来了,在位的时候也只是闲职一个,没实权,在北京你听说过的,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街上踩着单车的,说不定就是在那个部委机关管事的,一句话都能影响十几亿人生计。有几个战友偶尔老年人要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来找我,这点生意只够我们喝点豆汁什么的。
  我不免唏嘘,要知道,我当初要攀上个这种级别的人,我的人生就不用转弯了,肯定是一路顺风顺水地来个三连跳,提个干,升个职,再等着升个职,我之所以只是个流水的兵,就因为少了个能决定我的顶头上司升迁的他的顶头上司的关系。

  张雅娜出去了,那天她起得特别早,行李提前收拾好了,她所有的行头分两种,一种是出团的精干的短打扮,牛仔裤和T恤衫,这类衣服每次回来后会洗干净了直接装进行李箱,出团时换上一双平跟运动鞋就好,另一种才是平时的女人装,高跟鞋,短裙或者长裙,在这些角色互换中,人的情绪和心情也都随着改变,即使算不上专业的导游,但她需要承担的是更加重要的责任。
  而仅仅只是导游,在角色的扮演中久而久之都会分不清现实与理想,多重人格和人格分裂是这个群体的从业者的主要特征。
  张雅娜离开住所的时候,我还没睡醒,这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也许是受与授的缘故吧,男人在授完后总是能像个死猪一样睡着,女人则可以精神百倍。张雅娜从不强迫我陪着她说动人的情话,以她的话说,她喜欢看我精疲力尽后熟睡的样子。婚恋专家常说的,男人完事就睡是一种特别不负责任,特别自私的表现。我只想说,这样的专家一定是个没有办法让对方满足,只能靠后续骗人的情话补救的人,一个心满意足,身心早已在行事过程当中得到释放的女人对给予她这一切的男人心里只会有感激和疼惜。

  一觉醒来摸摸身边,只剩下空空的枕头,张雅娜说她离开这几天,我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就好了,或者去公司看看,也或者出去走走,借这个机会看看各处景点,张雅娜说她最烦在景点里行走,所以从不带我逛北京的景点,这种心情我后来做了几年导游后有了相同的感受,对所有人趋之若鹜的景点,我们有的词是:深恶痛绝,越是被人喜欢的越是被我们深恶痛绝,因为它给我们带来的伤害或者痛苦记忆越多。

  张雅娜最喜欢的是逛街,与所有女人一样,购物是解决问题的终极手段,心情好的时候要买,心情不好的时候更要买。
  我想该是我好好逛逛帝都的机会,,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这个一定要看看的;令我羡慕了一次又一次的广场升旗的战友、都是踢正步,我在训练场里踢了几年和他们在广场里踢几年,待遇区别也太大了,这个要看看;香山红叶,这是在教科书上看过的,也应该看看;如果赶得及,皇帝老儿办公的地方—故宫也值得一去。我简单地给自己拉了一下行程,一天一个也差不多可以耗到张雅娜回来了。

  我给老杨打电话,老杨知道,我的话和张雅娜的话一样,需要听。
  我知道老杨打心里是不太高兴的,如果是以前,老板不在北京了,就是他自由的日子,或许还可以开个车去挣个外快什么的,但这几天我把他给约束了,我说我随时可能出行。有时会早些有时会晚些,等我电话。
  我给老杨打电话,老杨知道,我的话和张雅娜的话一样,需要听。
  我知道老杨打心里是不太高兴的,如果是以前,老板不在北京了,就是他自由的日子,或许还可以开个车去挣个外快什么的,但这几天我把他给约束了,我说我随时可能出行。有时会早些有时会晚些,等我电话。

  我想我是多少都有些恃宠而骄也或者是小肚鸡肠的人,我仍然记得第一次与老杨的对话,一次让我感觉到受到轻视的经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之所以那么容易受到伤害,只是因为内心不够强大,自卑战胜了自尊,过于敏感罢了。
  我说在北京司机真是个好职业,据说多大的干部,哪怕高到省长市长,到了这也以认识领导的司机为荣,拜码头前先找司机攀好关系。司机的派头那真不是一般的大。以他们的话说,领导的生死都捏在他们手里呢。这里就讲究了,不只是说开车是否安全,主要是知道太多领导的事了,好事或坏事都知道。
  老杨说,话虽如此,但司机与司机还是相差太大,我这样的在公司里开车的,就挣个工资养家糊口。
  我说,老杨你谦虚了,在公司做个司机也厉害了,怎么就只挣个工资呢,你看你哦,以前我没来时,这个时候你该可以出去挣点外快了,平日里老板回家了,你又可以拉几个活了,油钱是老板的,挣的钱是自己的,要是坏个零件什么的,保养一下什么的,总能多报个大几百的什么的,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车子隔三差五地坏呀。我发现我天生就有损人神功。
  老杨说,言重了言重了,唐助理你言重了,哪有您这样的活得好,活好就行活好就行。我的那个去,这北京人怼人可是比我更厉害,信手拈来,还不带脏字。我回了半天神觉得不是那个味,什么叫活好就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