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20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早上到中午我和张雅娜一直在办公室里呆着,张雅娜拿了一些旅行社的各种报价和行程给我看,做团的注意事项你看几遍对比一下自己感觉,看看哪些地方是以后需要留意的。
  我发现同一个行程往往可以收到几张报价单,而价格几乎都有区别,从几十元到几百元都有,如果是酒店一样,用车一样,景点又一样的,价格高的当然没有竞争力,但有时偏偏被选择了,我对这个不是特别理解,我问娜姐,为什么要找个价格高的?
  这种时候我们考虑的是对方的实力和口碑,那种恶性抢团的,或许是亏本在接你的团,然后等客人到了本地后,各种想办法挣你的钱。我们的客户都是不能有任何差池的主,所以虽然贵点,却是我们长期合作的供应商,至于为什么要多几份报价,一来是给其他人机会,二来不能一棵树吊死,万一哪天闹翻了,下家也能迅速找到。况且对方知道我们和其他人有接触,做事的时候会更尽心。再不济,我们可以拿别人的低价来打低他的价格,除非他给出合适的解释。

  就是说其实交给谁做,早已经决定了的,其他人的报价其实就是陪跑的,机会不会轻易到他们身上,这个很悲催的。
  也有主子不争气的呀,万一跑着跑着主子摔跤了,陪跑的机会就来了,人生谁不是在有意无意地变成一个陪跑的人。
  我接下刘总的单以前也陪跑了一段时间呀,那时的穆莎还只是穆莎,刘太太另有其人。后来刘太太换成穆莎了,变成了别人陪我跑了。张雅娜爆料穆莎的事情让我对穆莎那晚的表现有了个大抵的了解,豪门阔太其实有豪门阔太的悲哀。
  中午的午餐,北京的白领们大多是在办公室解决的,有定好外卖的,有公司请煮饭阿姨的,娜莎旅行社人员并不多,请阿姨做饭很是划不来,大家都是订了外卖解决。
  张雅娜说:“别担心,我们有东西吃,我爸很疼我的,只要我在北京,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给我弄上一顿饭。”
  我说我当然不怕,跟娜姐在一起我只怕自己不够好,其他的都不怕,有娜姐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说话有了油嘴滑舌的感觉。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滑稽了。

  十二点整,外面小林、欧阳她们陆续接收外卖的当口,一个老头走进我们的办公室,居然敢进娜姐的办公室,要知道这是没人敢进的,再加上张雅娜说过她的父亲会做好饭所送过来,所以我判断此人是娜姐的父亲。
  “张伯父是吗?”我抢在张雅娜前面与这个老人打了招呼。
  “诶,小伙子快过来吃饭”老头身板很硬朗,声音更是洪亮,见了我眼睛发光,不断地上下打量,我明白过来,这活成了精的老人当然从我在里面的姿态看出了我与他女儿的关系。
  日期:2017-11-03 01:41:03
  “小伙子,哪里人呀?”老头开始了盘问…

  我不是个特别能接受这种模式的人,我只回答了个B城,然后就直接把话岔开了,我说“伯父的身体真好,腰板那么直,不愧是老革命”话语权有时是别人给的,有时是自己争取的。这话题正好打动了老头的心思。在部队里呆了一辈子的人,最喜欢提的当然是他的峥嵘岁月,我有过一段这样的经历,自然了解他的心理。
  “是啊,部队锻炼人呀…”老头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自己辉煌的历史,原来老头以前也是个师级干部呢,虽说在北京,最不缺的就是官级,但老头已经是我见过的最大官级的人,虽说是曾经了,但我还是由衷的尊敬。我一边吃饭一边抽空回他一句。
  老头等我们吃完饭,收拾好餐具离开办公室。我看出他意犹未尽。
  “行呀,你,把老头哄得挺开心的呀,这回你死了,他认定你就是他未来女婿了,明天还会来”张雅娜不知道是在夸我还是在说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再来也好呀,多好吃的排骨,比在外面吃到得东西好吃多了”
  “你不嫌老人烦呀?”
  “老人是啰嗦呀,突然没人听他们唠叨了,人是需要倾诉的动物。我们就做他们的听众呗,做这点有什么烦的?”
  “下次该问你几岁啦?你可要报大点,比我不能小这么多,小太多了他会不放心吧踏实了,生怕我嫁不掉似的,有空就催婚”
  日期:2017-11-03 01:54:39
  “我都想好了,下次来我就问他排骨怎么做的,这个话题也够他讲一个中午了”

  “你很贼的,这把嘴这套心思天生就是做导游的料”张雅娜第一次说我坏话。
  “我也觉得我是块做导游的料”
  张雅娜显然是脱口而出说出这句话,发现不对,立马打住。“做人多点真诚,少点套路的好”
  我说那好吧,下次他来我就实话实说,说你不愿意嫁给我。
  张雅娜说:“这么快学会找帮手来欺负娜姐了,这个我可没有教你”

  下午时光,事情不多,我又和小胖聊起了短信,小胖告诉我公司里两个师哥被丨警丨察带走了,这两个师哥平时就很不检点,到公司没多久,关于他们睡客人睡全陪的事情就一直疯传,旅游圈这点事,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每每一点风吹草动,一个早上就传得满城风雨,只说这次这两人又故伎重演,以请全陪玩为由,到了酒吧,偷偷地在人家酒里下药。晚上居然就两人把人家轮了,传说中这早都不是他们首次作案了,许多女孩子都暗自认栽,为自己的贪玩付出了代价,但这次的小姑娘却是个硬角色,醒来后立马报警。

  我说这都是什么人渣,连哄一下女人的耐心都没有了,直接下药,太卑鄙了。我都愤怒了。
  “这是这个行业的特色,没有不坏的,只有谁更坏得没有底线”张雅娜说。
  “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我说。
  “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谁也好不到哪里去,知道我为什么一定不让你作导游了吗?”
  “我不会,就算做这行,我也能够洁身自好”我嘴硬,人在没有坏之前都会坚信自己是那个道德高尚的人。
  “那是个大染缸,进去了没有办法全身而退的”张雅娜说“我只是不能原谅用药的人,太下作了,两情相悦苟且也就苟且了,只要双方愿意,也不算多大的事情,”

  我发觉了事情的严重性,在张雅娜眼里,对这样一个群体,她早已是有了很深的成见,而我对这份职业内心里始终有一份期待,我想我总有一天会回去的。但只要和张雅娜在一起,那我就没机会再去实现了。多年以后我后悔当初没有听张雅娜的话,如果一直呆在张雅娜身边,我也许不会如此颓废。
  张雅娜打开保险箱,取出一个文件夹,这是所有核心客户的资料汇总,我知道这对于一个公司的重要性。
  “你把它重新手抄一份,了解一下,顺便做个备份”张雅娜说,知道了里面的内容你也就明白了以后工作的重点了。
  我打开第一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