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18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人都不再做声,但很明显大家都没睡着。

  黑暗中我的腹部被一只脚轻轻地触碰了一下,我如获至宝地一把抓住这只脚,轻轻地摩挲,这一定是张雅娜的脚,只有她在我身边,也只有她是我的女人。
  穆莎她的男人应该是那个叫老刘的人。或许是我见过的那个坐私人飞机的总裁。
  我轻轻地扯了扯张雅娜的脚,我好希望她能下床和我躺在一起,张雅娜没有理会我,作势要把脚收回,我只好作罢,只能再次紧紧地把脚抱在胸口。
  穆莎的那边终于发出匀称的呼吸声,我再拉张雅娜,张雅娜也发出匀称的呼吸声,也许是大家都喝醉了吧,但我却气血攻心无法入眠,那时的我还不会把这事交给五姑娘,除了画地图之外,我没有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我最终也只能自己睡过去,那晚的夜里,我梦见了张雅娜,梦见了她的淋浴的场景,而我闯了进去,去和她做了一些苟且和狗血的事情,但在最后一刻,张雅娜的映像幻化成了穆莎的模样。
  那天,天还未亮,我就被冷醒了,打湿的丨内丨裤一片黏糊糊的。天!又跑马了。
  我有了张雅娜以后,两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就睡在身边,而我只能像在部队的那些日子—梦遗了。
  我赶紧爬起来,跑到卫生间把弄脏的丨内丨裤换下来,天还刚刚亮,一丝微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张雅娜的穆莎脸对脸躺着,超短的睡裙翻在臀部以上,漏出里面的小内内,穆莎穿的是红色内内,张雅娜穿的是黑色的,都带着蕾丝。我吞了吞口水,走到客厅,沙发上躺着真的舒服,风扇里的风一会又把我催眠了。我再次睡着了。
  我再次醒来时,张雅娜和穆莎都已经起床了。我和两位姐姐问好。
  穆莎这个时候算是真正的全醒了,“小唐,昨晚对不起了,穆姐给你道歉,姐昨晚喝多了,早上才醒”
  我好想问,那么昨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没醒酒?没醒酒你能那么折腾?万一我把持不住,闹出些事来这么收场?
  我也不好当张雅娜的面表现出不开心,想想昨晚的经历虽然尴尬但也有很奇特的感觉,可是这会是最后一次吗?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显然,穆莎是经常来这里过夜的,睡裙都留有在这里,又喜欢喝酒,喜欢把自己灌醉。每一个喜欢醉酒的女子背后都有一番心酸的故事,这句话在穆莎这里能用上吗?她看起来那么风光。

  “你穆姐这样是在考验我呢,读书的时候我们就说过,以后如果发生与男朋友抢床的时候,一定是男朋友睡地板,我们姐妹两个睡床上,穆莎要看看我记得不记得”
  穆莎说,我走了,你们继续,可以赶个早餐。穆莎话里有话。冲张雅娜一笑,准备出门。
  “今晚还一起吃饭吗?”张雅娜问。
  “今天去婆婆家看儿子。可能在那边吃完再回家了”原来孩子是给奶奶带的,难怪那么有空。
  穆莎一离开,我迫不及待地抱住张雅娜就往卧室走,轻轻一挑,吊带裙跌落在我晚上睡觉的地方,憋了一个晚上的张雅娜这时也早已一汪清泉,我狠劲地冲击着张雅娜的身体,刚卸掉了存货,这次的我更加有打持久战的信心,而此时,鼻子里却仿佛闻到一股另一个人的气息,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晚上,这里空出来的位置躺着的是穆莎,我感觉她的眼光一直就在旁边看着我。看着我在她闺蜜身上策马驰骋。

  日期:2017-11-02 13:13:39
  补个97楼,抱歉了,各位看官。
  不知什么时候,穆莎已经站在门口,双手扶着门框,正朝着我们这边看,她不是睡着了吗?我吓得马上从张雅娜的身上爬起来,人也马上清醒过来,好在张雅娜只是衣服稍显凌乱:“叫你调皮,”张雅娜倒是比我镇定多了。
  “对不起哦,打搅你们好事了,我起身找水喝,渴死我了,要不你们继续?”穆莎幽幽地说。
  “继续你个头,都喝那么多酒了,好好睡觉”张雅娜说着起身去洗澡。
  我尴尬地站着,光着膀子,皮带扣也松了,裤头斜着,我的双手死死抓住裤头以防它掉下去。那真有种要找个地缝钻下去的想法。
  穆莎冲我扮了个鬼脸,端了一杯水回卧室了。
  留我一个人楞在空气中。
  “我去睡觉了,你也洗澡早点睡吧,明天要去办公室”张雅娜一边走一边把罩在头罩里的头发放下来。
  我很无辜地眼巴巴地看着张雅娜。

  “睡觉,不许乱想”张雅娜笑笑也回卧室了。但是门没关,只是掩着。
  “你开门弄点响声呀,吓死小唐了,吓坏了你负责”张雅娜的声音。
  “还真有吓坏的,据说从此后就不行了的,小唐不会吧,这点胆量都没有?”穆莎的声音,没有谁的话是想避开我。
  “你们一起时真当我不存在了吗?”穆莎嘻嘻笑。

  “快睡吧,刚才还醉醺醺的样子,现在清醒了”
  “睡什么,电话该响了”
  日期:2017-11-02 13:41:59
  一场短兵相接的男女混合双打是年轻时候最好的晨运,张雅娜的气色特别红润,所谓爱情的滋润除了心情愉快便是这生理的愉悦了,我们吃早餐去,张雅娜已经化好妆,眉眼带笑。多么美好的一个早晨! 
  楼下的早餐真多,肉夹馍,包子、馒头、油条,炒肝,豆汁、所有的人都吃得津津有味,而我这个一碗米粉可以吃完早餐吃午餐偷个懒晚餐还可以是它的南蛮子,拒绝了二十年的面食,今天一股脑地来到我门前来报复我来了。
  “我们喝豆汁去,”张雅娜看着不远处的豆汁店,豆汁就是豆浆吧,这个我倒是喜欢的。
  可这是什么豆汁呀?哪里有奶白色豆浆的影子?灰绿色的品相,看他们吃起来是很浓稠的,我皱了皱眉头,硬着头皮跟着张雅娜找了个矮凳子坐下来。
  “很地道的北京豆汁,你看看它的食客都是爷爷辈的,每人两碗起”张雅娜顺着早上的好心情继续介绍着这碗令人恐惧的豆汁。
  我浅浅地抿了一口,酸涩、难咽。像家里留过夜已经发酸变质的老火汤,我忍住没有吐出来,只是一小口,我强迫吞了下去,这要吐出来一定会让身边人不舒服的,我说“娜姐我不吃了,我去买个馒头吧”对于面食,部队的大馒头是我最留念的一种。
  “你这打开的方式不对,你用焦圈沾了豆汁吃,”张雅娜微笑着看着我:“要尽快适应北京的生活”
  “再适应我也不能成为他们这样的北京人”我看着那些满脸幸福的老头们,舌头永远没有捋直地说话,张口就必说“您”,我说我怕是学不来的。
  “明天我带你去吃桂林米粉吧”张雅娜总是这么通情达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