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16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穆莎和张雅娜都好酒,而那时的我还没什么酒瘾,酒对于我来说是个可有可无存在,但在部队里几次听口令做动作的喝酒经历,让我的酒胆不小,吃辣得不认识外婆成功辣得不认识老婆最好的四川火锅,配上冰冻的啤酒才是最有感觉的。我们喝了十几听啤酒,结束的时候张雅娜叫我去买单,不是穆莎为我们接风吗?怎么张雅娜买单?后来我慢慢了解了,因为张雅娜是靠着穆莎挣钱的,所以所有的共同花销都是张雅娜花销,倒不是说穆莎小气或者钱没有张雅娜多,圈里的规则是这样,哪天如果穆莎抢着去买单了,估计就只剩下闺蜜可以做了,生意就黄了。而这当然不是大家想看到的。

  日期:2017-11-02 11:02:03
  张雅娜从手袋里抽出一张白色的银行卡,“去帮娜姐把单买了,”我知道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应该是男人主动买单的道理,但我的情形让我只能乖乖地呆着,我就把自己当做两个女人的弟弟了,做弟弟自然是要姐姐们出钱的。
  “又是我一年几个月的方便面钱”我按照张雅娜给的抬头,开好发票,在北京那些年,我发觉最缺的不是钱,而是发票,只要有发票总能变出钱来。
  我把卡交回给张雅娜,张雅娜没接:“那张卡你就拿着,出入方便,免得我每次掏卡,里面有限额的,花完再找娜姐”

  拿卡是要帮张雅娜办事的,我没有理由拒绝,我只是想自己不要动里面的钱就好,但没有多久我就忘记这个想法了,张雅娜从来没有过要给我开工资的想法,我只好动里面的钱。而且一花起来就收不了手了,张雅娜每个月往里面存钱,我也没算过到底拉掉多少钱,有一起是的消费,有我自己一个人的开支。在钱上,张雅娜没有亏欠过我,在有钱人面前谈钱其实是件最没意思的事。
  自从我来后,联系老杨的事情变成了我的一项工作,无论去哪里,张雅娜需要动车的时候就会叫我联系老杨,老杨对我这个新晋的助理那是尊敬有加,老杨早收到我的短信,早早把车停到门口等我们。
  “去后海”张雅娜说。张雅娜对老杨说话时又恢复了霸道总裁的气势,发出的指令简单、明了。
  “好,带小唐去玩一下”穆莎也没问题。我的意见根本不重要,所以没有人征询我的意思,老杨更没有发言权,车上四个人两个男人完全听命于两个女人,我怀疑自己进入了远古时代的母系社会。
  我不知道我到了什么地方,北京的地理外置本来就特别复杂,还特别大,对于我这样的小城市来的人来说,失去方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后来来次数多了,知道这个地方是什刹海地界,酒吧是这里最叫得响的一块标签,那时的后海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名头,去的人都是找酒吧听歌喝酒的,后来2003年一个非典却阴差阳错把后海给火起来了,再来就多了很多慕名而来看热闹的游人,更多了拉客的景观。我在想,开始拉客的店家一定在开始尝到了拉客的甜头,但后来大家都效仿了,麻烦就来了,又多出一份拉客的成本,况且把整条街的氛围破坏了,逼格拉低了,敢于进去消费的人变少了,闲话这么多,是对现在的后海的失望,那里毕竟藏过我的青春。

  那里我听穆莎和我说说:后海这地方从来不缺风月,只等你来,而你就来了。这是几个月后穆莎吹完半瓶杰克丹尼后和我说的话。虽然语无伦次但却刻骨铭心
  日期:2017-11-02 11:55:52
  后海的酒吧,规模是它最大的特色,就一帮北京人和一帮抱着梦想的北漂自娱自乐,大大小小的酒吧挤在一堆古建筑丛中,三两个驻场歌手唱着自己的或者别人的歌,歌手有才艺俱佳的也有糊弄自己顺带着糊弄别人的,对于喜欢泡酒吧的人,喜欢的是当时那种纯粹的酒吧,唱歌的收钱唱歌,喝酒的掏钱喝酒,没理由变成别人镜头下的风景。这还真别扭的。有一次去丽江,大研古城里的情形也是这样,一群群那么多的人无聊到去围观一群喝酒的人,从此以后再无心思去古城。

  2000年的中国大地,夜场里流行喝芝华士,一瓶芝华士配八只冰红茶,这种威士忌的喝法不知道谁先发明的,我以为就如火药之于中国,到了别人那里才物尽其用,显出威力。中国人把威士忌配进冰红茶里,口味赛过任何有噱头的鸡尾酒,是一款喝了想继续喝的酒,因为在餐厅已经喝了一些,再到酒吧,人已经有些亢奋了,张雅娜要了一套芝华士。
  喝洋酒的在酒吧里是人均消费比较高的一种,服务生碰见这样的主促销任务就完成的好,人就特别热情,穆莎打发了服务生一百的小费,做了个嘘的动作让他闭嘴,服务生识趣地走到一边侍立,眼光时刻盯着我们的台面,只等我们喝完一壶酒后便立马过来帮我们重新兑好。我还不适应这样的环境,虽说当兵时也偶尔出去混夜场,不要以为当兵的混夜场是件很不靠谱的事情,事实上,只要换上便装,我们那个年代也是共享人间苦乐的。我不适应的是有钱人的做派。我问穆莎,干吗给钱他?

  日期:2017-11-02 12:08:47
  让他听话呗,穆莎轻描淡写一说。
  “喝酒就是开心的,找感觉的,感觉对了就好了,我的小乖乖,挣钱现在是娜姐的事情,有你穆姐在不怕没钱。你就大方花吧。”张雅娜看我的表情有点怪异,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不要多心啦。”
  我当然多心啦,这事没多久,我不确定当天穆莎老公给我和司机分发小费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态—让我听话。

  不开心的心思一晃而过,有美女和美酒在身边当然是先开心再说了,三个人频频举杯,大半瓶芝华士也没多久就干掉了,我们的台离小舞台比较远,一男一女两个歌手轮流唱着歌,男的很文艺,唱的不急不慢,女的歌手高昂,她一上台舞台会沸腾起来,酒客们也都跟着嗨,穆莎醉眼迷离地说“我想唱歌”
  张雅娜:“今天算了,喉咙都喝哑了,明天去包房唱吧”
  “小唐,你说我和你娜姐漂亮还是台上歌手漂亮?”
  “当然你们两个漂亮,她化那么浓的妆,我不喜欢,身材也不好”我不知道女人为什么喜欢比较,这是毫无关联的一个人。但我没有违心,的确,穆莎和张雅娜的美是不染风尘的美。
  “我和你娜姐谁漂亮?不许说假话”穆莎抛出一个令我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
  “你们两个在我心目中都是最美的”穆莎的味道是那种少丨妇丨的成熟,更奔放,她的胸怀像奔涌的大海,让人愿意溺死在其中,而张雅娜的美是收敛一些的,和她在一起会安静很多,想一起去探寻各种奥妙。
  “我给的是选择题,你只需要回答穆姐或娜姐”穆莎咄咄逼人的样子因为喝酒了感觉不出恶意。我只以为是故意为难我罢了。

  张雅娜没有劝架的意思,任我们两个斗,也许她也在看我的表现,女人,骨子里是小气的,哪怕自己的闺蜜面前,也不想输人一筹。
  “我摇色子决定,如果是单就是你比娜姐漂亮,如果是双就娜姐比你漂亮”我拿起骰盅作势要打开。
  “算了,算了放过你了,油嘴滑舌”穆莎看起来并没有不高兴。
  “本来就是绝代双骄,没有谁比谁更漂亮的”我朝张雅娜说话,希望她能给我找个台阶。
  “这个回答九十分,别考他了,吓坏小唐了”张雅娜建议穆莎。我感觉出她是在为我求情。
  “男人就没几个好东西,谁都想不得罪,谁都想留着吃一口你也一样”穆莎瞪了我一眼,那眼神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分明是幽怨和凄凉。她的话我听得莫名其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