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15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02 09:50:22
  我说:“我不管,谁叫你让我心痛了”我抱紧张雅娜,“娜姐,我不许你再让其他的男人碰你”
  “不会的,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不需要其他男人”张雅娜哄着我。但我喜欢听。
  “你嫁给我,帮我生个宝宝吧”我天生对婚姻有期待,更知道有传宗接代的责任,或者这是我这种生活在小地方的人最落后的观点。
  “娜姐不要结婚,一张纸而已,只有对自己没有信心的人才需要那张纸来保障一段感情,我更不要生宝宝,我不喜欢生宝宝,以后你就是我的宝宝”尽管早就知道张雅娜仍然会是这样的观念,但这回答当然不能令我满意。爱一个男人就和这个男人结婚,为这个男人生孩子,这是我对感情的理解。但张雅娜不是,这里很多的女人都不是,活出自己的精彩比任何人的精彩都重要。这情形是越来越严重了,我身边现在大多数优秀的女人都是一个人过日子的,也许结婚在她们眼里是平庸的代名词。自信的女人有自己的男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也或者养在家里一段时间,直到厌倦,比如我现在这样。

  日期:2017-11-02 10:27:27
  方庄位于北京南二环,是北京一个整体规划的住宅区域,也是北京当时最有名的富人区,一条著名的食街蒲方路每日里吸引了全北京的食客都往这里跑,著名的全聚德、都一处、金鼎轩、肯德基、必胜客等大大小小的中西餐厅都聚集在这里,今晚我们用餐的地方是海底捞,因为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朝九晚五族,我们可以错峰赶路,也可以赶在就餐人群集中出现找到位置,北京稍微好些的餐厅拿牌排队等候是件特平常的事情,这在我们B城是不可能发生的,这家不行那家,同品质同价位的餐厅多着呢,小地方根本不需要你的营销和广告,都口口相传,食客间的沟通和交流最为常见。而北京的餐厅一旦营销做好了,广告效应出来了,人就一窝蜂来凑热闹,还只认这一家,这样餐厅就需要排队了,那时的海底捞已经做得比较成功的一家餐厅了。

  和两个漂亮的女人在一起用餐的感觉真的是件特别开心的事情,海底捞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客人在等候用餐的过程中提供各种免费的服务,比如饮料,擦鞋、有些还有做指甲,但这也是在北京这些大城市,回到B城,你这一大优势项目根本没机会展示,别说你多大的牌子,在B城还没见过需要排队的餐厅,这里的食客仿佛才是最大牌的食客。
  日期:2017-11-02 10:33:43
  穆莎比我们先到,后来我才知道,她家就住在方庄的芳古园,近水楼台呢。
  穆莎笑盈盈地看着我们,眉眼间的欣喜掩藏不住,或许是久不见闺蜜后的重逢吧,但我分明感觉到了她眼睛掠过我时的一种揣摩不透的东西。穆莎和张雅娜拉了拉手各自坐下,三人的小圆台用餐最好的地方就是,谁都可以是中心。

  “为小唐接风洗尘”穆莎看着我。
  我觉得无比的荣耀,在我眼里,这女人简直就是贵不可言,高不可攀,上次我只是一个为她服务的导游,而这次我却成了和她坐在一起喝酒的人了。
  我说穆小姐谢谢你。
  穆莎却不满意了:“把小字去掉,像叫张雅娜一样叫我穆姐”
  “穆姐好”
  “这小嘴巴甜的”穆莎很开心的样子。
  这时的张雅娜一直在旁边看着穆莎在逗我,说:“别教坏了这孩子,男人还是木讷些好”
  “还孩子,你还知道是孩子,是孩子你就下手了”穆莎怼张雅娜。这样的穆莎是我没见过的,她那几天留给我的印象是个特别冷艳,话很少,喜欢呆在老公身边撒娇的女人。一下子这么大的改变令我无可适从。
  日期:2017-11-02 10:49:42

  我窘迫的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才好,只得猛夹几口菜,辣得我嘴都合不拢。
  “我在救这孩子”张雅娜看看我,又看看穆莎。“我要不把他带来北京,那行业做个几年不就得烂成渣了”我实在搞不懂张雅娜的理论,为什么我做导游就要被烂成渣,坏出油?
  “强词夺理”穆莎嘴不饶人:“小唐,你娜姐如果敢欺负你,过来告诉穆姐,我给你撑腰”
  我知道她们都在拿我开涮,也搭不上话。只好乖乖滴听她们两姐妹在那里闹。
  餐厅的人不多,我搞不清是我们的话题太吸引人还是两位姐姐的长相太漂亮,旁边的几个男人不停地朝我们这边看,我越发觉得窘迫。说实在,我真的挺没有自信的。
  日期:2017-11-02 10:50:43
  北京的火锅还真没什么特别的,但从那天后我才知道,原来她们带我吃了一顿我最满意的东西了,北方的饮食无论是羊蝎子、驴肉锅烧、东北乱炖,各种面食就算是名气响得震天也不是我的菜,更别说那些西洋垃圾食品了,而南方菜到了北京也是面目全非,除了有名字外其他的与南方的出品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一个白切鸡在B城切开来是见血丝的,夹起一块沙姜酱油里一蘸,那种清香甜滑在嘴里滚上一圈,美得无可言表,但到了北京你要叫上一份白切鸡,都煮烂成肉渣了。

  我想当天第一次吃海底捞应该是她们考虑过我的口味的。这种四川火锅还是南北通吃,到哪了去做,跑味也不多。
  “你问问他,我欺负过他吗?就差把他含在嘴里了”张雅娜一点也不含蓄。
  “我问问小唐,看有没有把他含在嘴里”穆莎说完望着我坏笑,而张雅娜作势要捶她。我和在张雅娜在一起都很传统,没有太多的尝试新的动作,那时的我对这句污到骨子里的话竟然没有反应。理解不了她都说了什么以至于张雅娜要捶她。
  隔壁桌的几个男人再一次把目光聚焦在我们这里,穆莎做了个鬼脸停止了和张雅娜打闹,这样的女人也可以这么毫无顾忌地开玩笑,这是以前我想象不到的,再优秀的女人也只是女人,从那天开始我对女人的认识算是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海底捞的菜不算难吃,而火锅总是这样,当你觉得饱的时候其实是已经撑了,望着面前的一堆碟子,我惊讶于两个女人的战斗力,按说漂亮的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身材,特别在意饮食控制的,比如跳舞的杨丽萍,常年不吃晚餐的,吃饭的米粒按颗计算。这两个女人倒好,简直是梁山好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状态。我想其实女人对她们的嫉妒只是她们天生的容颜。嫉妒还要加上恨那就是她们这么暴饮暴食身材还完爆她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