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2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小小的一个县纪委就干拘省财的人,这叫什么呢?这叫做小羚羊枕着狮子腿睡觉,找死。
  梁鑫心里想着事,手上却没有停。没要半天的时间,就将罐头厂的老刘父子,金小凤和马二愣子都抓进了纪委的另一个秘密据点。
  刘大是个楞货,刚来就和纪委的人干了一架。被收拾了一顿还不服气冲着梁鑫叫嚣:“你***若是有种,就跟老子单挑。人随便你们派,老子怕了你们就不是人养的。”
  梁鑫气的直跳脚,将他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不想刘大就隔着门骂,他说:“老子孬好也是人大代表,你们居然不声不响的就将老子关了起来。下次人大开会,老子一定要投诉你们。”
  相对于刘大的愣,他爹老刘可就听话的多了。梁鑫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梁鑫问老刘:“刘书记,陈九江在你们厂可有股份?”

  老刘眼睛睁的多大,诚恳的说道:“有,还不少。不过后来就退了。”
  梁鑫问怎么回事。老刘就将他那罐头厂的革命史又一五一十的给梁鑫汇报了个明明白白,最后谈到兼并县罐头厂的时候,他说:“于书记那我可去了几趟,门清的很,最后还是他拍的板。”
  梁鑫听了这话,头就大了,他说道:“咱们不提于书记,只说陈九江的事。”
  老刘闻言就摇头了,他说:“现在没有陈九江的事了,只有于书记的事,不信我带你去看账本。”
  梁鑫一见他三句话不离于向荣,暗骂这还谈个屁呀。再谈就把于向荣的裤子都谈漏风了,老子可没那个胆子,去扯他的蛋,还是去问那女人吧。
  谁知道金小凤和老刘一个损色,句句不离于向荣。梁鑫就说,姓金的,怎么不谈罐头厂,就谈你和陈九江的关系。我们可听说,他当众摸过你的屁股,晚上还和你搞过破鞋。
  金小凤怒骂道:“放你妈的屁。老娘长这个样子,怎么能是破鞋呢?实话告诉你吧,我可是贞洁烈妇。若是古时候,皇帝老子听了我的故事都得给我立牌坊。想摸我屁股的男人可是多了去了,就说你吧,别看端着茶杯一本正经的,心里指不定想着扒老娘的裤子。”
  金小凤这话可说到梁鑫的心里去了,梁鑫可头一次见到一个女人,明明是徐娘半老还风韵犹存。心里那暗黑的元素可就暗自涌动,不想这女人如此泼辣,一下就点中了正题。
  这下弄的梁鑫直咳嗽,场面也一度很尴尬。梁鑫喝了两口茶,压了压,才说道:“金小凤,你别仗着自己是个女人,就胡扯八道。咱这是纪委,耍泼是没有用的。”
  金小凤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姓梁的,你就说吧,到底想没想扒老娘的裤子。”

  后来无论梁鑫问金小凤什么,金小凤都问他想不想扒自己的裤子。梁鑫说,这还问个屁。贾诸葛,你来吧。我得回去吃点药,补补脑子。
  贾诸葛说,这还不好办吗?陈九江咱们治不了,还治不了你们这几个小喽喽?将咱们那几招秘密武器都使出来。什么吹牛皮,长明灯,散打双打混合打,统统过一遍,看你招不招。
  贾诸葛的工作重心也由陈九江的身上,转移了出来。这下陈九江的日子好过了不少。每天虽然也是没完没了的问话,但是一日三餐却有了保证。尽管不能吃饱,却再也无需担忧被饿死。
  陈九江可不知道纪委采取了围魏攻赵,先农村后城市的战略,而是将这一切都归结在那场没有打赢的战争上。陈九江心想,什么时候,自己都要硬气,什么情况下都要不断的抗争。只有不甘欺压,勇于反抗,善于斗争,才能改变地位,谋求成功。
  过了两天,金小凤首先受不了了,她心想,就老娘这意志和身体要不了几天可就要崩溃了。到那时候,她可不敢保证能不能管住自己的嘴。怎么办呢,赶紧想办法吧。想着想着还真叫她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贾诸葛最近也遇到了问题,那就是来自金小凤的撩拔。他可从未想到这样的一位半老徐娘会有那么大的魅力,一颦一笑,都正巧能抓住他的节拍。
  贾诸葛和陈九江差不多大,不足三十的年龄,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虽然家有贤妻,但是长期在外难以聚首,所以心中颇积攒了一些欲念。
  而这金小凤可是浪里的白条,风中的旋窝,无论是经验还是技术,可都是不一般的老道。挑逗起这样的年轻男子,那可是真应了一句广告词——搜姨则。
  贾诸葛知道这不应该,咱可是正义的卫士光明的守护者。基本职责是查清问题而不是搞女嫌犯呀。可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那颗跳跃的心可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该巧不巧,当天晚上就该贾诸葛值班。贾诸葛将金小凤带到了值班室,刚一关好门,金小凤就扑了上来。
  贾诸葛怒气冲冲的将金小凤推了开来,口中怒斥道:“金小凤,叫你来可是让你交代错误的,投怀送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面对贾诸葛义正言辞的呵斥,金小凤不以为然,依旧笑嘻嘻的拥了上来,口中说道:“是要交代问题,这不先热热身,沟通一下。”
  贾诸葛怒骂道:“金小凤,你可真是个贱人,是不是随便遇见个树桩子都会上去骑两下?”
  “贾主任,你可就别再假了。难道你不想?我来了三天,你一个人审了我不下十几次了,那双贼眼里想着什么,我可一清二楚的很。现在给你机会,怎么还怕了呢?”金小凤弯弯的眼中,仿若长出了钩子,一下就抓住了贾诸葛的魂。
  是呀,这有什么好怕的呢?房间是隔音的,关上了门,里面就是打雷外面只会误以为放屁。再者说了外面可都是他的人,没他的话,谁敢进来?即便是误打误撞的看见了,也会变成瞎子聋子,将听见的和看见的都咽到了肚子去。
  故而贾诸葛不是在怕,而是在坚守。坚守他心里的那块阵地。贾诸葛不屑的说:“金小凤,你这样的人我可见的多了。你那花花肠子对我不管用,还是赶紧交代问题吧。”
  金小凤可不管他怎么严厉,今天可是有进无退了。若是不将他“吃到嘴里,咽到肚里”,只怕明天就要坏事了。金小凤妩媚的看着贾诸葛,说道:“贾主任,可别告诉我,你连路边的树桩子都没有吧。”
  有没有,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当金小凤的手,穿过贾诸葛的阻挠,最终抓住贾诸葛的树桩子的时候。贾诸葛就被定了身一般,不再动弹,而他心中的坚守,也逐渐的瓦解开来。贾诸葛想,我的主要职责是查明真相,所以有时候还是需要改变策略,为了工作便利勇敢的献身一次。

  金小凤一边轻轻的揉搓着那跟树桩子,一边魅惑的冲着贾诸葛笑了起来,她对贾诸葛道:“贾主任,你这树桩子可不小呀。只怕不是憋了一天两天了吧。还是让姐姐为你消消火吧。”
  作为男人,贾诸葛可一直为自己的本钱骄傲。而金小凤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那就是她的美丽,她的魅力,和她的技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