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6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尔盖只道是狄安娜有意偏向自己,顿时大喜过望,立即附和道:“是的,我完全赞同安娜小姐的观点。”
  李牧野笑道:“你们觉着他占便宜了,那简单呀,俩人把武器互换一下不就可以了?”
  小恶来的那把弓连老崔最多也只能连拉五个满,小芬只能拉开一半儿。小野哥也比划过,干脆纹丝不动。
  谢尔盖只求能重新开始,见李牧野口气松动了,心中不禁一喜,刚想就坡下驴,却不料一旁的狄安娜抢过话头道:“这也不公平,张凤来的那把弓根本不是什么人都能拉开的,要我说根本没有重新较量的必要,我想他已经证实了自己不是孩子,瓦洛加应该为自己不合适的行为道歉,这就足够了,至于你们之间打的那个赌,我可从来没同意过。”
  狄安娜是知道张凤来的实力的,心里清楚,除非比的是谁的俄语说的好,否则不管较量什么,瓦洛加都没可能取胜。她这么说自然是为了保住谢尔盖的面子,留着他继续扮演灯泡的角色。
  李牧野对她的想法心知肚明,抱着存心看她想玩什么花样的心思,含笑用汉语说道:“看来谢尔盖同志准备的下马威结束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进入正题了?”
  狄安娜咬着嘴唇,故意不看李牧野,低头道:“你是来帮我的,不是来打击我信心的。”
  “事情可不是我主动挑起的。”李牧野道:“我已经在这里了,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狄安娜道:“以你的智慧,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俩人说的是汉语,谢尔盖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所云。
  李牧野故意换做俄语说道:“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言外之意,如果狄安娜的要求是小野哥不能接受的,也只好拒绝她了。
  狄安娜要的是小野哥跟她复婚,加入东正教,甚至是入俄罗斯国籍,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在某些人面前拍胸脯保证李牧野是绝对可靠的。牧野集团也好,轮胎帮也罢,才可以放心留在他手里。

  小野哥这话说的模棱两可,显然不足以动摇狄安娜的念头。她也换做了俄语,却故意不接招,岔开话题说道:“我们的敌人已经把他们的枪炮摆在了我们家门前,接下来没有时间给你们斗气了。”
  谢尔盖总算能插上话了,道:“那地方就在河谷上游,整个区域的辐射水平微高,但不足以对生命构成威胁,诡异的是之前一共派了两拨调查组做实地考察,第一组十个人全部死亡,第二组八个人只有一个生还者,却已经成了疯子。”
  “还有这种事?”李牧野惊诧的看着狄安娜。
  “前后死了十八个科考队员,有专家教授也有他们的学生,这些人的尸体被我们寻回后,在他们的衣服上发现有放射线,他们的脸色变得象是晒过,头发是灰白的,其中一个女生的舌头不见了,另外还有一个男人颅骨碎裂了。”狄安娜面无表情道:“死亡现场有生火的痕迹,还有几棵树从五米高的位置整齐被切断,情况就是这样。”
  谢尔盖又道:“我们的人走访了几个附近区域的山民,他们都说那里是奥拓特纳之地,在曼西河语里这句话是不能抵达之地的意思……”
  当夜,风圈环月,月照苏河,天地间清冷寒澈。入眼处残萤玉露挂枝头,早雁浮于金河。天尽头,圆月洒清华,宛若西子浣纱在银河。月中之夜,最易感物伤怀,李牧野心血来潮,残酒入喉又化诗,他乡明月,照故国青山,鸟兽禽虫,鸣中外悲凉,寒石浓露,夜凉如水。静夜无邻,荒居山野。不免生出许多寒露青霜黄叶白发的惆怅来。

  “大叔,你在想什么呢?”小助理仰着头,明眸如洗眨也不眨的看着坐在树杈上的男人,幽幽道:“我想我爸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万里儿不愁。”李牧野笑道:“你爸一定更惦记你。”顿了一下,又道:“明天去踩点的行动你不要参加了,我带老崔跟他们进去,小恶来负责外围警戒,你负责替我看住他。”
  “你知道不可能的,而且我也看不住那小子。”小芬拒绝道:“我跟我爸说好了,这辈子跟定你一个了,死活都在一起。”
  沉默了一会儿。
  “也好。”李牧野没有再坚持,话锋一转又道:“今后集团重点发展连锁餐饮业务,资金流主要往这块集中,次要保障牧野农业,其他业务稳扎稳打,不再做跳跃式扩张。”
  跳跃式扩张,就是在资金流充裕的情况下,通过融资的方式强行上台阶,扩大产业规模。说白了既是十万块钱的资本做一百万的生意。之前牧野国际贸易在农工银行的支持下一直是这么干的,而现在,俄罗斯人在态度上的悄然转变说明了他们能接受的极限。李牧野意识到在莫斯科的生意规模已经很大,继续扩张已经将要超出自己的掌控能力。所以是时候把财力转化成影响力了,只有政治经济环境的基础牢固了,才可以考虑再上台阶的问题。

  所谓厚德载物,这个德其实就是一个人的根基。以建筑学盖楼做比喻,就是有多深的基础就能盖多高的楼。这是有科学合理的比例的。牧野集团在莫斯科的根基就是提莫夫和狄安娜以及一些新贵家族跟李牧野之间的密切关系。基于这种关系建立的信任度,就是牧野集团发展的极限。一旦超过了他们认为可接受的范围,便会动摇这个根基。
  “这么做会不会让安娜姐不开心?”
  “一定会的,但一定要这么做。”李牧野道:“从现在开始,除了牧野农业这块以外,逐步放弃咱们牧野集团内部的绝对主导权,出售部分农工银行的股权给安娜珠宝,国际贸易这块放弃一部分股权卖给安德烈和基里琴科,愿意斗让老毛子们自己跟自己斗去,咱们不掺和了,你安娜姐才不会像现在这么为难。”
  “会不会太仓促了?”小芬道:“我的意思是大叔你要不要再仔细考虑一下,或者跟老袁商量商量?”
  “这本就是老袁给我的建议。”李牧野道:“之前在国内的时候他就曾跟我谈过企业发展天花板的问题,当时说的比较隐晦,我也没太往心里去,其实那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咱们在这边的局限。”
  “不是还有阿纳萨耶夫吗?”
  “就因为有他,人家才更不允许咱们掌握太多资源。”李牧野道:“提莫夫他们最忌惮的就是他,除非我也入俄罗斯国籍,加入东正教,否则不要指望人家能给咱们百分百的信任。”

  “还是太急了点。”小芬道:“我跟财务部都已经把今年的预算计划做出来提交董事会审议了,各部门的新计划都已经开始实施,临时调整资金流向会遇到很大阻力的。”
  日期:2018-03-17 0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