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8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不确定了,好像,张瑶比我更了解我的父母。
  “回家?”
  “漂泊了那么久,不该回去吗?北京,在现在并不属于你。”
  “就当是对你的鼓励了。”张瑶翻了一个白眼。
  “你也是,别总忙着工作,也好好陪陪叔叔阿姨。”
  “我”她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我以为只是她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不想跟我这个外人说而已,想了想,我问:“你说你认识航空公司的朋友?”
  “呵号给我,我给你拿票。”
  “好人一生平安!”
  “去你的吧。”
  托了张瑶的福,在腊月二十九这天,我乘上了北京飞往沈阳的航班,坐的还是头等舱。

  享受着空姐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不禁感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人人都需要钱,但穷人一定是,比方说我。如果之前我就做足准备回家,那我一定不会奢侈的选择头等舱,甚至都不会选择飞机返程,可我并没有,反倒是张瑶让我在新年之前,享受了一次有钱人的生活。
  透过窗子看向云端,一时间,心绪复杂。
  再过一个多小时,我就会见到父母,面对他们的疑问我该怎么回答?
  说佟雪回家了,过几天来看望他们,最后再找一个借口说公司有急事,需要回北京?这样倒不如直接留在这儿不回家呢!那么坦白?张瑶规劝我的也是这点,扪心自问,我真的不敢,欺骗了他们那么久,在这种对于中国人最为重要的节日里,给他们带来伤害,这有多残忍?
  那个女人说的对,说一句谎,需要十句,甚至百句来圆,最后真正欺骗到的人,也只是自己而已。那些信以为真的,最后不过会伤心片刻,失望片刻
  揉了揉头,突然发现这又是一无所有的一年,北漂四个年头,工资涨了又涨,可就是攒不住钱,曾经归结于随着房价看涨的房租,后来又将这个现状推到了佟雪的身上,自欺欺人的觉着没有她的离去,我不可能在后海的酒吧里撒下大把的钞票其实,一切都是自己堕落的症结。

  反感嘈杂,又总会奋不顾身地奔向群居之地,现在倒是难得的安静,也是让人感到心慌的静。
  天空蔚蓝,云朵洁白,圣洁而纯粹,金色的阳光之下,我仿佛在离窗很远的地方,见到了一个姑娘,长长的头发随风摆动,纤弱的背影惹人怜惜就这样,她牵住了我的思绪,我很想跑到窗外,在空中将她拥抱,然后好好看看她转过去的脸,我伸出了手,却如何都无法触碰到那份美好她跟佟雪很像,可我确定她不是佟雪,因为那个女人,已经消失在我的世界,内心世界。
  她一步一步地渐行渐远,消失在金色的阳光之下,没有回头。
  上午十一点。
  下了飞机,穿越大厅之后,我给一个长我三岁的邻家哥们儿打了一个电话,他叫许诺,昨天就约好了,今天过来接我。

  随着他的指引,我来到了停车场。
  “滴滴”
  一阵车笛声传来,我看到许诺正坐在一辆大切诺基的驾驶座上,微笑的看我。将近两年没见,我发现我们之间并没有生疏,但直觉告诉我,他变了。
  原来他是个跟我差不多的‘熊孩子’,抽烟喝酒,纹身打架,这些事儿还是我在他身上学的,而今,他稳重了不少,身上散发着一股子成熟青年应有的气场,稳重而温醇。

  我很好奇这两年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自觉地加快了步子奔去,打开副驾驶那一侧的车门,我坐了上去,笑道:“可以啊哥,在哪抢的?”
  “自己赚的。”
  “呵,别人不了解,我还不了解吗?”
  “下车,左转,打车滚。”
  许诺指了指车门,威胁道。
  “行啊,打车费给我报一下。”
  “去你大爷的。”许诺翻了个白眼,“老子开了六十多公里过来接你,那你是不是把油钱给我报一下?”
  “首先,我大爷是你爸,你骂他老人家这件事儿呵,其次,是你主动来接我的,我可没求你。”

  眼见着许诺要变了脸色,我嬉皮笑脸的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啊哥!”
  许诺默默无言,发动了车子,出了机场后,直接开上了沈丹高速。
  两旁的植被是枯萎的,就像这个毫无生机的冬天,山上铺设着一抹雪白,在北京一年也没怎么见到的雪,在这边倒是有不少,家,无论再怎么一成不变,这儿也是家啊,有爸妈,有伙伴,有儿时的痕迹,还没有那么多的掺杂
  “这几年混的怎么样啊?”许诺提起了话茬,他道:“一人在外面挺苦的吧?不对我忘了你有小雪那丫头陪着了,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啊?我记着高中那会儿你可是围着人家团团转的。”
  “我们分开了。”我说的很平静,因为我已经决定好要坦然面对这件已经故去的事情了。
  “哦”闻言,许诺淡淡应了一声,悠然叹气道:“也对,这么多年都没结婚的意思,拖下去也只是互相伤害而已,倒不如分开痛快些。”
  “哥。”
  “犯得着这么揶揄我么?”
  许诺侧目,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他说:“真正适合,真正喜欢的人,是永远都不会分开的,所以啊,趁早不赶晚。”
  “你他妈”
  “咋?还想骂我?要不要咱俩下去练练?”

  “我小时候打不过你,现在可不一定。”
  “还真让你说着了我这身体啊。”许诺感慨了一声,问道:“待到几号,有时间去家里看看,我爸我妈都念叨着你呢。”
  “大哥,咱俩家门对门,还用有时间?”
  “对哈,忘了这茬了。”
  沉默中,我点燃了一支烟,并没有征询他的意见,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用在乎那些,可谁知,这家伙鼻子动了动,竟对我大喊:“我他妈要被你害死了。”说着他打开了车窗,又开了天窗。
  日期:2018-09-22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