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8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激动的喊了出来:“你他妈能不能不再用这些事情压着我?五十万我没有,那边我也不会去,爱他妈谁谁谁。”
  我受够了,受够了这种任人摆布的滋味,更受够了,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就会喘不过气的感觉张瑶,在此时成了一个树洞,一个任我倾倒不安怨言的树洞。
  久久无言,最后,还是她打破了这份沉默,“我不逼你,我也不会用其他什么事情胁迫你,最后再问你一次,那边你会不会去。”
  “不会”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般铁石心肠,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了如果你很气愤的话,趁着法院没放假,你可以去上诉,你也可以去报案。”
  “我没那么无聊。”
  张瑶笑了笑,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想静一静。”

  点点头,我从办公室里退了出去,不仅是她需要安静,我更需要,当我听见佟雪名字的那一刻起,就到了崩溃的边缘,尤其是在这种十分清醒,对未来抱有憧憬的状态之下。
  我来到了吸烟室,自行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我知道在这种时候尼古丁并不会给我任何慰藉,但我需要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不然,我真的很容易疯掉。
  透过二十三楼的窗,我向远处眺望,想不通自己还坚守在这座城市中的意义在哪,原来我是为了爱情,为了佟雪,一心想在北京城里安个家现在呢?现在我是为了谁?
  为了自己吗?
  如果真的是为了自己,那我完全可以离开这里,回到家里的那座小城,在那边我可以活的很好,又何必在这儿承受这份漂泊的苦?
  再早之前,我给自己的借口是欠着张瑶五十万,所以我还要留在北京两年,可我知道,那只是借口而已,接触的多了,张瑶早就不是那个一心想要报复我的女人了,她很善良,她也很辛苦。如果我一心想走,一定不会收到法院的传票,或者是丨警丨察的召唤。
  重重地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我笑了笑,其实,还选择留在北京,更多的是因为心里的那份不甘吧?我要买座房子,然后无声的告诉那个离开我的女人,我可以。
  “真他妈的幼稚。”

  我骂了自己一句,续上了一根烟,便在这时,电话很突兀的响了起来。
  丫头。
  一个我叫了七年的称呼。
  嘴角苦涩,终究是没有躲掉吗?
  尽可能的不让自己有什么异常,我道:“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
  “你什么时候不做律师的?”她问。
  “你又是什么时候不做会计了的?”
  “陈默,真没想到,我们会用这样的方式重逢。”
  “是啊,生活真他妈不是个东西。”我笑骂了一句,说道:“时间,地点,我们见一下吧。”
  在电话响起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张瑶为什么会把我支出来。我能拒绝她,但我不可能拒绝佟雪,曾经是,现在是,未来或许也是。

  我曾说过再也不会来这里,可这次,我食言了。
  佟雪跟我约定在了这里,理由很简单,都在国贸,离公司近。
  直到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之后,都没能从被命运玩弄的滋味中走出来,很抗拒,又不得不接受,在她给我打电话的那一刻起,我就输了,体无完肤。
  很怨恨张瑶,但站在她的角度来看,她并没有什么错,更何况我本就是她手底下的员工,对于她的安排,我该言听计从的,再者说,在一周之前,张瑶就把这事儿全权交给了我负责,她又不是什么先知,怎么会想到,我要面对的人会是佟雪?
  点了两杯黑咖,没放糖,即使分开了,有些习惯我还是忘不掉的,比方说,桌子上的这两杯咖啡,比方说,现在所坐的这个靠窗的位置

  我在等,等她的到来,不是叙旧,更不是什么破镜重圆,而是因为工作,因为曾经不属于我的工作。有点无奈,有点悲凉,前天的小年夜里,老妈还跟我念叨过佟雪,告诉我过年最好把她也带回家,而今,我竟真的要面对她了。
  往往这么狗血的故事,我只在电影情节中见过,现在,现实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告诉了我,现实,比故事更加狗血。
  端起杯,轻抿了一口咖啡,现磨咖啡豆最为本真的味道透过舌尖萦绕味蕾,带着点苦涩,正如我现在的心境,唯一不同的是,咖啡苦后便是香浓,而我,只能任命地忍耐在这份苦涩中,无法自拔。
  咖啡店里很静,现在是午后,算上那个有故事的女人,也仅仅一手之数而已“叮铃”挂在门上的风铃响起,我知道,她来了。

  我要面对的合作方,那个曾经对我最为重要的姑娘,佟雪。
  她的头发长了不少,自然的披在肩上,一袭深色毛呢大衣,将瘦弱的她裹在里面,皮肤微微泛红,应该是一路赶来,被北风留下的痕迹,她一定很冷,因为她的怕冷的姑娘。
  曾经,我见到这样的她,一定会将她拥进怀里,然后在手里呵着哈气,轻轻抚慰她冰冷的面颊现在,我只能干看着,然后脸上带着被我强挤出的笑。
  “久等了吧?”佟雪很自然地走了过来,微笑问道。
  “公司近,就提前过来了一会儿。”我将那杯咖啡推到她面前,说:“趁热喝一口,然后暖暖手吧,你这身子啊”
  我赶忙止住了言语,因为这种带着点关切的责备话语,不该从我的嘴里说出。
  佟雪点了点头,坐下之后,端起杯子,任由氤氲的热气打在脸上,然后轻轻喝了一口,她的习惯还没变,就跟我一样。
  这一幕,何其熟悉。

  我见了七年。
  难以抑制心中的那抹疼痛,我站了起来,“去下卫生间,你稍等下。”
  “好,你忙你的。”
  洗手间的镜子很大,也很干净,就跟这家店的老板一样,都很干净。

  镜子里的我,眼眶是红着的,眼角的那抹湿润,最终没能抗拒住地心引力的掉了下来,用手背拭去,“真他妈没出息。”
  我骂了自己一句,然后点上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随着烟气吐出,我在心中告诫自己:佟雪只是我的客户,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仅仅局限于此而已,其他的那些东西,在一年前就已经消失殆尽,就算之前还有点交集,不过是她取走自己的东西,然后归还我房子的钥匙而已。
  我们不,她是她,我是我,都是单独的个体,没有必要混为一谈!
  辛辣的烟草味,呛鼻而猛烈,但它能够很快让我安静下来,直至燃尽,我看起来才正常了一些,在水龙头下感应出水流,洗了一把脸,因为不想让她看到我的异常更不能让她知道我的软弱。
  佟雪坐在那里,安静的望着窗外,我不禁想到刚来北京的那一年,我们领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也是在深海咖啡,也是如今她坐的那个位置,正如现在的这个情境那时候我绕到了她背后,然后用一个长吻表达着心里的欢喜。
  后来老板娘走了过来,给了我们那张明信片,她规划好了未来,将其封存。
  两个月前,我来到这里将它取走,摧毁了我们的未来。

  原来,在冥冥之中,我们好像回到了最初的那个起点,但结局,早在一年之前的那个秋夜,就已经上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