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0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临官是喻人长成强壮,创业谋生,就业有了出路,可以做官的意思,接着就是进入事业的旺盛期,也就是上品修道者之第七修:冲旺境。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磅礴的血脉之力从粗壮的嫩叶中喷薄而出,迅速冲击着被阻塞的筋脉,同时修复着一些隐藏的暗疾,甚至还在强化基因,增强寿元。
  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轻响后,不但千里眼和顺风耳全部恢复了,就连肌肉记忆也恢复了,只是,张大雕发现,居然有一团黑雾蒙蔽着自己的精神识海中,使得原有的记忆无法恢复,还有就是,魔音依然跗骨之蛆般纠缠着灵魂,磅礴的血脉之力都无法清除它。
  “黑雾,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蒙蔽我的精神识海?”张大雕拧紧了眉头,他有种预感,自己的记忆应该是恢复了,却被这黑雾给封存着,就想,难道我中了毒,那这是什么毒,又是怎么造成的?
  若张大雕恢复了记忆,一定会先搜寻储物戒指的下落,可惜,他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枚至关重要的随身物品。
  忽然,张大雕又听见隔壁的房间里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急忙开启透视神通,一看,只见兰小栀衣衫凌乱的在床上扭来扭曲,好像在做春.梦,双手还肆意的在羞人部位摸索。

  张大雕慌忙收起透视,搂着烂泥般的李美江假装没听见。可说,兰小栀的呻*吟声却持续而绵长,一直折腾到快天亮时才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种类似于梦游的病症吗?”
  事实上,在上半夜的时候,张大雕就隐隐约约听见兰小栀的呻*吟声,也就是说,她做了一整夜的春.梦,这明明就是一种病嘛,正常人不可能这么折腾一整晚。
  张大雕又忍不住透视了一下兰小栀,发现她正茫然的坐在床上,好像苏醒过来,而且,张大雕还发现,她的衣衫根本就遮不住羞人部位,偏偏,那地方早已不堪入目了,连带着,把被褥都弄得不堪入目。
  “呜呜呜……”兰小栀忽然捂住脸哭泣起来,绝望道,“我总是一到晚上就这样,还怎么都醒不过来,这可怎么办啊?”
  张大雕眼角一抽,心想,原来,她也知道自己有病,而且还相当绝望和苦恼。不过这事貌似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隐私。

  “哥哥……”李美江也醒了,柔弱无力的缠着张大雕道,“你真的会回来接我吗?”
  张大雕紧紧的搂着她,无声的点头。
  李美江闷声道:“那我要等多久?”
  张大雕挑选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等我恢复记忆后就回来接你,多则半年,少则两三个月!”

  “那我等你!”李美江痴迷道,“不管等多久,我都会一直等下去。”
  张大雕再次选出一张字条,上面写道:“那你帮我找一条船好吗,兰小栀说极昼岛有她的熟人,我们想去极昼岛求助!”
  李美江含泪点了点头,哽咽道:“哥哥,再爱我一次好吗,人家昨晚太痛了,都没体会到那种快乐。”
  其实,张大雕昨晚只顾着修炼,也没体会到青春少女的滋味,这会儿人家既然主动要求了,他自然不会拒绝。
  这一次,二人是全身心投入其中,而李美江被先天之气修复过破裂的伤口,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那滋味,当真让人回味无穷。
  身心的交融,让二人陷入了滔天的喜悦之中,就那么一瞬间,张大雕发现先天之树居然长出了两片肥厚的树叶,犹如比翼双*飞的鸟儿一般,欢快的翱翔着,更让张大雕惊喜的是,两片树叶上都凝结着一颗血红色的露珠。
  “这难道是喜悦的露珠?”张大雕眨巴着眼睛,潜意识里就感觉到这一定是个好东西,可记忆被蒙蔽了,怎么都想不起露珠的功用。

  事实上,在上次的空间隧道爆炸中,张大雕已经对穿越空间隧道产生了恐惧,潜意识里就屏蔽了与空间隧道有关的记忆,这是一种本能的保护,也是失忆者最常见的后遗症。
  直到天光大亮后,初为人妇的李美江才心满意足的起床了,柔情似水的吻着张大雕道:“哥哥,我去找船了,你昨晚那么劳累,要不再睡会吧?”
  张大雕幸福的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瞬间,真想在这儿落叶生根算了,但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应该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等李美江离开后,张大雕才不紧不慢的起床漱洗,而李长明夫妇则一脸玩味之色,私下里还窃窃私语,好像是很满意张大雕昨晚的表现,并把张大雕当成了真正的女婿。
  张大雕脸红的出了院子,见兰小栀正矗立在雪地上遥望着海面。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俏影,他就想起她衣服里的酮体,以及那不堪入目的画面,生理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
  “起来了?”兰小栀并未回头,张大雕却感觉她在盯着自己,笑着问候道,“昨晚睡得好吗?”

  “不好!”她抑郁道,“自从进入青春期后,我就得了一种怪病,晚上总是睡不好,而且,只要一入梦,即使有人用力摇晃,甚至把我丢到雪地里,我也没有任何知觉的当然,还有一种方法能让我醒过来……”
  张大雕正要问她什么方法,她却突兀的开了句玩笑:“我以为你昨晚会和我睡呢。”
  张大雕噗的一声,尴尬道:“我是那种人吗?”
  兰小栀拧头盯着张大雕的显眼处,掩嘴轻笑道:“不是那种人,你干嘛一看见我就有反应?”

  张大雕更尴尬了,脸红道:“是……是你太魅惑了,不能怪我。”
  “咯咯咯……”兰小栀很满意这个答案,笑得浑身都在发颤。
  “真是个尤*物啊。”张大雕暗中抹着汗,转移话题道,“美江已经去找船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兰小栀道:“这里去极昼岛路途遥远,最好是天不见亮就起程,这样的话,或许在天黑之前能赶到最近的岛屿停靠休息,毕竟,晚上航行太危险了,稍不留神就会迷失方向。”

  “只是……”兰小栀红着脸道,“明早你得叫我起床。”
  张大雕嗯了一声,睇着她问道:“你有男朋友吗?”
  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翻着白眼道:“人家还在读书呢。”
  张大雕道:“能再讲讲客轮上的事情吗?”
  兰小栀道:“路上有的是时间,到时候我一定跟你好好讲讲。”
  午饭前,李美江终于回来了,说借了一条最大最好的渔船,就停靠在海边上,只是还需要拖到深水区才行。
  梓桐妈妈就建议道:“栀子小姐,现在正是隆冬时节,海面上都结冰了,要不缓上一两个月,等春暖花开后再回中国吧?”
  兰小栀坚定的摇头道:“不行,我要再不回去,爸妈肯定会着急的。”
  李美江道:“那为什么不坐飞机呢?”
  兰小栀解释道:“我和哑巴现在都没有护照,而中棒两国又关系微妙,我们坐飞机的话,搞不好会被安检当间谍抓起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还不如直接去济州岛找熟人帮忙,这样的话,能省许多麻烦,关键是,那熟人的路子多,又和我家里人有联系。”
  张大雕问道:“那个熟人叫啥名字,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