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03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惊讶道:“这明显有古怪啊,难道所有人都中毒了,甚至,客轮失事也是人为造成的?而你因为没有吃晚饭,所以才没中毒,又因为摔倒昏迷了,幕后黑手以为你中毒死了!”
  兰小栀道:“我前思后想了好几天,也觉得有可能,而且,我在国内的时候就听过一个恐怖的传说,那就是邪.教的在用活人祭祀,因此猜测,我肯定是遇上了那种恐怖的事情。”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李美江听了半天,愣是不知道张大雕和兰小栀在说什么,又问道,“哑巴哥哥,你们说的是中文吗?”
  “哑巴?”兰小栀居然懂棒语,惊讶道,“大哥,他怎么叫你哑巴呀?”
  张大雕苦笑道:“因为我不会说棒语,索性装起了哑巴。对了,你能听懂她说话吗?”
  兰小栀得意道:“我是闽南外语学院的学生啊,当然懂棒语!”
  说着,她就用流利的棒语和李美江交谈起来。
  张大雕高兴坏了,有了这个兰小栀,自己就等于找了个翻译,以后就不用再装哑巴了,甚至还能在她的帮助下回到中国去,这难道也是运气吗?
  从兰小栀口中得知张大雕真是中国人后,李美江犹如被冷水泼头一般,所有的憧憬与美好都破灭了,因为她知道,有了这个兰小栀后,张大雕肯定要随她回中国去的,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耗啊!
  因此,她对这个兰小栀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还有种深深的厌恶,认为是她抢走了张大雕,使得整人都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入夜后,张大雕终于拖着二女回了家,只是,失魂落魄的李美江再也没有一点笑容,连晚饭都没吃,就躲在房间里嚎啕大哭起来。
  李长明似乎也猜到了闺女为什么哭泣,一时间,打到鲟鱼的喜悦被冲谈了,就让梓桐去伺候兰小栀洗澡换衣服,情绪低落的问张大雕:“你准备跟这个栀子小姐回中国吗?”
  张大雕苦涩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的,只是没想不到会来得这么快。
  李长明叹了口气:“那美江怎么办,你就这样扔下她吗?”
  张大雕不说话,也无法说话,反正说了对方也听不懂。

  李长明揪扯着头发,最终道:“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啊,好吧,我也不阻拦你,只问你什么时候走?”
  张大雕看向茅厕方向,因为这事还得兰小栀拿主意。
  李长明一咬牙,厚着脸皮道:“那今晚你能陪陪美江吗,就让栀子小姐睡你的房间。”
  张大雕想了想,只得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其实……”李长明痛苦的说道,“你……你要是喜欢美江,可……可以带她走,大不了,有时间你们再回来看我们就是!”
  张大雕咬着嘴唇,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了。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不用急着回答我。”李长明好像忽然间苍老了20岁,佝偻着回房间去了。
  是夜,张大雕把兰小栀带到了房间里,问道:“你有办法回中国吗?”

  洗了澡的兰小栀居然异常娇艳妩媚,笑道:“当然就办法啦,我有熟人在极昼岛做生意,只要能找到一条船,我就能带你去极昼岛,然后在他的帮忙下回到中国。”
  张大雕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兰小栀道:“当然是越快越好啊,我想,家里人一定担心死了。”
  张大雕咬着嘴唇道:“可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家住哪里,要是回中国的话,你能不能暂时收留我?”
  “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兰小栀生气道,“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只要你愿意住在我们家,哪怕一辈子都可以。还说什么收留,难道你把我当成那种刻薄寡恩的人吗?”
  “不是那意思。”张大雕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等我恢复记忆后,我还要会回家的,只想在你家暂住一段时间。”
  “行!”兰小栀笑嘻嘻道,“我爸妈是做水产品生意的,也算比较富有吧,如果他们知道是你救了我,说不定还要我以身相许呢,咯咯咯……”

  “呃……”张大雕直抹冷汗,支支吾吾道,“那我明天就去找船,不过我还要与美江告别,你…你能不能给我翻译一些话,我好用来和她交流。”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想写什么?”
  张大雕就找了纸笔,思虑再三后写了起来,然后让她在每行中文下面标上棒文。
  “咯咯,看不出你还是多情种子嘛。”兰小栀一边翻译一边打趣,因为离得近,她穿的又是李美江的宽松睡衣,使得衣领下垂,露出深深的事业线。尤其是她的体香,激得张大雕居然有点热血沸腾。
  “你坏死了,居然歪歪人家……”兰小栀发现张大雕居然有反应了,耳根羞红的娇嗔道。

  张大雕一脸尴尬,拿了翻译好的纸张走了。
  看着张大雕离去的背影,兰小栀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回头,张大雕摸到厨房找了尖刀把纸张裁成若干字条,然后来到李美江的房门口,轻轻敲了下房门。
  过了会儿,李美江才把门打开,红着脸把张大雕让进屋里,还顺手反锁了房门,咬着嘴唇,低着头,扭着衣角不说话。
  张大雕选了张字条递给她,李美江一看,上面用两种文字写着一句话: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张大雕原本想写“回来看你的”,可深思熟虑后,还是把“看”改成了“接”。
  李美江顿时喜上眉梢,激动的抱住张大雕道:“哥哥,你真的会回来接我吗?”
  张大雕点了点头,又选出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只要你愿意跟我走,我一定会回来接你!”

  “我愿意,我真的愿意!”李美江狂热的吻着张大雕,喜极而泣道,“女人反正是要嫁人的,我愿意嫁给哥哥!”
  张大雕柔情的吻着她,李美江顺势把张大雕拉到床上,气息粗重道:“哥哥,那你要了我好吗,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人。”
  张大雕知道,自己是无法拒绝的了,否则,李美江会以为自己在骗她,再者,他也想看看,和李美江欢好后是不是真能恢复记忆。
  于是,二人火热的纠缠在一起……

  张大雕虽然失忆了,但一些潜意识的本能还在,纠缠中,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开始修炼起来,而李美江是第一次,痛得愣是把枕头都咬破了,可她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无论张大雕怎么折腾,她都咬牙忍受着。
  直到修炼结束,张大雕忽然发现,丹田里真的有一棵枯萎的血色小树,而且,那树头已经长出了一支粗壮的嫩芽。如果张大雕没有失忆的话,一定会惊喜的跳起来,因为这嫩芽的枝干比以前粗壮了好几倍,而且,嫩芽的血脉之力十分强大,好像不用再修炼,它自己就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忽然,张大雕脑子轰的一声响,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段记忆。
  “第六修,破茧成蝶之临官境!”张大雕瞪大了眼睛。

  记忆中说得很清楚,临官境是冲击上品修道者的基础,大多数修道者在这个境界都会有一劫,度过了劫难,才能破茧成蝶,打好冲击上品修道者的根基,若没有度过劫难,就会道基全毁,甚至身死道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