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0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顿时察觉到失言,可再收敛已经来不及,他挑起我下颔,识破我诡计间,“跟踪我?”
  我死鸭子嘴硬,气势一点不肯减弱,“云南地界大了,只许你来,不许我逛逛吗。”
  “看到了什么”
  我挺胸磨蹭挑逗,“看到萨格小姐的深沟”

  乔苍嗯了声,“不及你深”
  我两点指尖分别堵住他两只鼻孔,不让他呼吸,他也不急,就这样等着,等到我失了耐性主动松开。
  “是不是滋味也不及我好”
  他闭目回忆良久,睁开眼时一片诱人深陷的清明,“还没有机会尝,何小姐既然想知道,我找个时间试一试, 再来汇报给你”
  我怔住,他不等我反应,看着湿漉漉的我间,“刚才沉没的时候,害怕吗。”
  我舔了舔被水泡得发肿的嘴唇,活在世上的男男女女,不论富贵还是贫穷,美貌还是平庸,都畏惧死亡,畏惧 疾病,畏惧哀愁。死或许不可怕,它在睡梦中,在意料之外,都不会多痛苦,而逐渐逼近死亡,甚至明知死亡不得 不深入其中才是最可怕。

  就像金三角的卧底,就像波涛中浮沉的我和他。
  “不怕。”我掌心抹掉他脸上水珠,“有你在”
  他表情忽然有一丝凝固,这丝凝固太复杂,包含了一切身不由己的感情,“除了畏水,何小姐在这个世上已经 没有轮肋了 ”
  磷光闪烁的水痕令我看上去极尽风情,我张嘴咬了他鼻尖一口,留下晶莹唾液,“有啊,欢爱**就是我的轮肋 。做一半就停止,男人女人都受不了 ”
  我笑得狡黯狐媚,“乔先生不是深有体会吗。”
  他凝视我顽皮的红唇,“何笙,记住我的话。不管未来发生什么,对峙的那一天谁输谁嬴,你只管走,不要回 头你改变不了,就在失去的一刻彻底遗忘。”

  我脸上笑容一僵,心脏停滞了半响,失了跳动,我不由自主握紧拳,声音颤抖间,“你会死吗。”
  他沉默几秒,“我不知道。你想让我死吗。”
  我和他之间隔着巢湿拧成一缕缕麻花的黑发,我张开嘴用力挤出两个字,不想。
  他听到后终于露出非常真实的笑容,没有埯盖,没有控制,没有试探,简单而明朗。那样的笑容令我想哭, 不论我们是爱对方,还是占有对方,还是活在一片糊涂的大雾里,到现在都分辨不清自己的感情,能够用一句不想 他死换来不可一世的乔苍这样满足的笑,或许我和他之间,我的确是最肆无忌惮,最百般索取的那一个。

  我在温泉酒店睡了一夜,凌晨三点贡毛到房间找他,说萨格找到了自己这里,一直追问去处。
  乔苍解开睡袍束带,从黄毛手上接过一套白色的崭新西装,没有沾染我的气息和唇印,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
  贡毛很懂规矩,背过身避开凌乱的大库,“我告诉她您去督促一批货,中国两拨毒贩自己的生意,外国籍毒枭 不方便了解。她半信半疑,萨格是真不好对付。”
  乔苍嗯了声,“封死那几个人的嘴。明天一早打探好,让何笙的人过来接她离开。”

  窸窸窣窣的声响在门口维持了一阵,几分钟的样子,忽然安静下来,我越过锦被边角看了一眼,到处都空空荡 荡,乔苍的人影已然消失。
  我两只手抚摸自己赤裸微凉的身体,刚才发生的一切在眼前反复回放,最终定格在夜色下静谧的温泉。
  又是一场大梦无垠。
  风月里的事,怎么都跳不出真真假假,悲欢离合。

  我睡到次日中午,阳光昔照的十二点整。
  阿碧打了三十多个电话我都没有接到,我收拾好匆忙从后门离开,正巧她徘徊在门口等候,她拉住我的手沿墙根 疾行,一株巨大的榕树后停泊着不起眼的黑车,二堂主坐在驾驶位朝我挥了挥手,我利落闪身而入。
  “您真是疯了,金三角到处都是萨格的眼线,您怎么敢和乔先生在酒店私会。她动不了他,还动不了您吗?”
  我透过车窗张望酒店人来人往的琉璃门,“他既然带我来,就有把握躲开那些人”
  阿碧坐进副驾驶,二堂主还要指责,被她按住手腕,眼神示意停止。
  车在行驶的途中,阿碧递给我一张请柬,“何小姐,今晚丽江酒店举办一场名流筵席,重头戏是竞拍政府回 收的老挝在河口的一块地盘,那块地盘角度和地势都非常好,适合打游击,作战,隐蔽藏身,而且左侧就是公路, 右侧是水路,逃生撤退都很便捷。几国毒枭都要争,尤其是萨格。原本咋天就要和您说,但没敢打扰您和苍哥。”

  早听说胡爷有块宝地,珍贵程度胜过老挝的髙纯可卡因,我也算是无心C`ha 柳柳成荫,竟然借助条子之手给夺了 来。如果这地被萨格抢去了,恐怕要出大乱子,到时中国区胜算更是寥寥无几。
  我打开请柬,发现上面端端正正书写着我的名字,“谁是主办方。”
  “官商黑三路都有人,云南有东南亚贩毒源头金三角,整体情况很特殊,基本都是三道并驾齐驱。在明面上也 达成了共识”
  我合上扉页,“所以邀请的名流也是黑白都有,黑道的明着来,对吗。”
  阿碧说是。
  我将请柬撕碎,丢在旁边空位上,“老二,不回酒店,直接去五哥的别墅,把我送到你就载着阿碧离开” 二堂主透过后视镜看那团粉碎的纸片,“您没了请柬还怎么进去?”
  我说自有办法。
  我在车上化了妆,衣衫仍是咋晚那一套半旗袍半红裙,这样场合没必要艳压群芳,不过分出挑,也不逊色别人就 够了。
  我到达黑狼住所,门外驻守的保镖认识我,没有为难分毫便将我放行,我轻车熟路走上二楼,步子特意踩得很 轻,卧房门完全敞开,里面传出一阵低沉的咳嗽,像是染了风寒。
  我故意揑粗嗓子扮糙汉,“五哥,您要的货来了 ”

  他刚刚止住咳嗽,没听清声音不对劲,问我什么货。
  我恢复原声,娇滴滴迈进房间,“当然是女伴呀。难道五哥清心寡欲久了,连社交礼仪都不记得。”
  他原本专注对着镜子整理仪容,忽然从里面看到笑靥如花不请自来的我,身体顿时僵住。
  我舌尖舔过妖艳的红唇,“需要我吗。”

  他系领带的手指恢复动作,“不用。”
  我斜倚墙壁,“免费哦。”
  他笑了声,“怎么,你还收过费。”
  “当然,不过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就算免费,我也甘之如饴。”
  我举起手摘掉挂在衣架上的灰色西装,走到他身后不容躲闪为他穿上,我进门时他还抗拒,此时已经完全顺从 ,他似乎知道今晚怎样都逃不开我。

  我一边为他系纽扣一边说,“你不带着我呀,我进不去。”
  他蹙眉,“你不是也有请柬吗。”
  我毫不心虚扯谎,“我没有呀。我才来几天,他们认得我是谁啊。”
  黑狼眯眼打量我,他耐人寻味的表情看穿一切,可没有戬破我的谎言。
  日期:2017-11-08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