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0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声音虚弱了许多,“所以我们都有错。”
  我收回自己的手,盖在颤抖的哏眸,“你为什么要做帮凶,常秉尧没那么缜密的心思,他更不了解容深的路数 ,他们如果仅仅是单挑,哪怕人马悬殊,他也不会回不来。”

  乔苍毫无波涧的面容,似乎在阐述别人的事,“我活了四十年,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掠夺中,我熬到今天无数次 死里逃生,杀戮对我而言就像喝一杯茶那么寻常。我想要别人的东西,他握得再紧,掰不开手,我就取他的命。”
  他腾出一只手,轻拂我手指,我再次重见光明,撞入他蓄着漩涡的眸子。
  “你可以用一辈子恨我,恨之入骨,咬牙切齿,都可以这世上很多情不都是从恨里挣扎出来的吗。”
  “你休想绑我一辈子”

  他看我囂张的模样闷笑出来,“好,那两辈子怎样,这辈子我杀了你丈夫,下辈子你来杀我妻子,然后我们继 续纠缠不休。”
  我狠狠踢打他身体,叫囂着放开我,他担心弄痛我,根本无法和我僵持,我趁他松开臂弯从他怀中脱离坠落, 当我踩上砖石的一刻,我才知道地面有多滑,我不可置信他怎么抱着我走了这样漫长的十几米路,还能四平八稳不 梓跟头。
  我踉跄蠕动了几步,脚下发出吧唧的水声,我虚弱发飘完全支撑不住自己的平衡,越焦急寻找支点,越是把控 不得,我试图再度抓住他手腕,可他侧身一闪,我倾尽全力赌注了这一把,赌输便是一场灾难。
  我扑了个空,大惊失色朝前滑倒,他不搀扶我,眼睁睁看我掉进了温泉池,溅起无数浪花,顷刻被浪头吞噬。
  我落水的一刻,宿醉之意就已经彻底清酲了。

  他单手C`ha 在西服口袋,另一只手扯开领结,饶有兴味观赏我这只旱鸭子扑腾,他间我水好玩吗。
  我吐出嘴里呛入的浪花,“乔苍,你混帐!你怎么不下来玩?”
  我拍打水面的动静太大,遮住了他回应,隐约听到他在说我马上陪你玩。
  我身体过分沉重,只是脑子挣脱了宿醉,四肢还使不上劲儿,招架不住潺潺流水撕扯我的浮力和坠力,他对我 不闻不问,早已把艰难求生的我忘记,我视线中映入的最后一幕,是他脱去衬衣,笔挺清朗的身姿,皎洁流转的荧 光里,他胸口和腹肌抻出一道道深邃魅惑的沟壑,足有一寸,甚至更幽深,能容纳我手指的一半,令一切春光诱饵 都黯然失色。

  短短的一两秒钟,我便再也看不到什么,脚下似乎有人拖拽我,我迷茫踏入陷阱,踏入埋伏,整个身体不受控制 的沉了下去。
  无处可依的空荡,漫无边际的深蓝色,耳畔呼呼而过的撞击,我在水下什么都抓不到,一切都柔轮虚无,我距 离岸边太远,在湖泉的中央,只能拼命抓住时机,探出头大叫,未曾来得及合拢双唇,又沉了下去。
  片刻后头顶传来噗通一声巨响,白色浪花升起半米髙,直直冲击到云霄,不,云霄还不够,它抵达不了,天与 地隔着苍茫又空旷的十几万英尺,浪头只是想要融入它胸怀,又不自量力得可怜。
  眼前混沌的霎霭被拨开,一丝不挂的乔苍朝我奋力游来,我以为他会救我,将我带上岸,然而他只是围绕在我 周边,对我的哀求无动于衷,甚至拖着我坠下池底。
  他指尖穿C`ha 过我蓄满了水的长发,像蛟龙,像水藻,像珊瑚与海鱼,那样密不可分,相依相赖,柔顺的发丝蔓 延过他的手,他的脸庞,他的每一寸呼吸。
  我惊慌拍打着,游荡着,无数次沉底,又无数次被他捞起,他会趁我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往我嘴里渡一口氧气, —口充斥了浓烈烟雾和酒味的呼吸。我觉得呛鼻,又不得不贪婪吮吸,因为我知道,那是我的命。
  那毫无重量,看不到摸不着的虚无的氧气,可以让我活下去。
  我曽在游轮上被常锦舟暗算坠海,尽管容深与乔苍都跳下去救我,我仍被缠裏在没有尽头的恐惧中,我觉得那是 我真正一次触摸到了死亡,它是黑色的,是混沌的,是模糊的,它只是薄薄的一道影子,就漂浮在我面前,向我露 出獠牙,等待掳走我的魂魄。
  而这一刻,我同样觉得室息,恐惧却很少,少到微不足道,我看得见乔苍,看得见他朝我伸出的手,一次又 一次掠过我眉眼,抚摸我肩骨,在我肆意扭摆的腰肢徘徊,轻揽。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温热的泉水在失去度数控制后,忽然没有那么热,浓烈的白霎驱散,初见的恍若仙境开始 黯淡,稀薄,我终于能看清遥远的水面,我奋力奔腾,逃窜,最终仍抗争不过乔苍几根手指。

  他轻轻一拨,那般随意而慵懒,我便坠入他胸膛。
  他如同戏弄一只海豚,一朵莲蓬,无根无枝,只有残花,经过风吹雨打,深深的依恋他。我在他掌心间舞动, 飘揺,他趁我浮荡转身的一刻,津准捕捉到我的唇,清甜的泉水在我和他的口腔里流泻,他从鼻孔逼出,只剩下氧 气,很多很多的氧气,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吸食来,但足够我们支撑许久。
  重合痴缠的两Ju身体,在相碰的霎那开始发热,热得连温泉水都逊色。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深蓝色,他滚烫的 薄唇含住我的胸,挺身剌入我。
  他每一下用力撞击,都会灌入一些水,又随着他抽离而谢出,我们都没有着力点,没有依靠,在悬稃的水里** ,考研男人的腰功,乔苍的腰令我见识到他真正的勇猛和强悍,他不断随着水流而变化姿势,仰倒我身下,横卧拥 抱,骑跨在身上,我不敢呻吟,不敢喘息,怕涌进来更多的水,在这样撕裂我穿透我的痛苦与快乐中,我尝到了漂 浮的欢爱的味道。
  在他凶狠冲撞彻底终结的一刻,我脸庞四周开始涌出气泡,越来越多,几乎弥漫了我的视线,胸腔快要炸裂的 逼仄,仿佛凭空而降的一只手,扼住了我的气管和心脏,我堕落在情欲的余韵,无力挣扎摆动,只剩浑噩的颤栗。
  乔苍托起我臀部,带我一起从池水中冲出,乃白色的月光薄如蝉翼,无声无息流泻了一地,水变成珍珠,泡 沫,幻影,在我视线里翻滚,流淌,飞扬,我死死抱住乔苍的头,不敢松开片刻。
  我依附他肩膀,在他游荡下靠近岸边,借着窗口微亮与温泉荡漾的波光,我看清他布满水珠巢红的脸,这一时 刻的乔苍,清朗,英俊,灼灼其华,比任何时候都性感,迷离,诱人胜过苍穹曼妙的星月,胜过长街琯燦的灯火 ,胜过那一池浸轮了人间的水。
  他将我抵在池边,冰凉的大理石铬住脊背,头顶是一面可以看到星空的半圆形玻璃罩,顶端系着一簇簇流苏, 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垂摆涤荡,我呆滞伸出手,觫摸到了其中一簇,柔轮如蚕丝,如水月镜花,我咧开嘴笑出来,“你 拴的?”
  我清楚记得上次来时这里并没有,摆脱了醉酒的痛苦,我竟欢快脱口而出,“这才过去几天,空中缀满这样多 的流苏”
  他眯眼注视我,“几天前来过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