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0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度数的五粮液。”
  我醉醺醺打了个酒嗝儿,空气霎时弥漫那股浓稠的气息,“这地方还有白酒呀。”
  他笑说我吩咐人安排的。
  我动作有些迟缓 , 眼皮也越来越困顿,沉重 , 有些支撑不住,“为什么。”

  他手指轻轻一勾,挑住我下巴 , 将我整张脸孔抬起 , 我和他的唇连半厘米的距离都没有,便可以严丝合缝重叠到一起。
  “当然是为了灌醉你。原因想要知道吗?”
  我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只觉得脸上到处都是他滚烫的呼吸,他夺走我手上酒杯,将我打横抱起攒在胸口,西装盖住我的脸,空气有些发闷,我咕哝了几句,他在我耳畔诱哄着嘘了声 , “带你去个好地方,别吵。”
  他衣服散出的清新香味仿佛是一颗安眠的药 , 将我所有躁动,不安 , 困倦与宿醉都抚平 , 我安稳闭上眼 , 他等我不闹了才用脚踢门,保镖听到动静立刻拉开 , 弯着腰低垂脑袋 , 谁也不敢抬头看。

  只有为首的马仔头儿贼眉鼠眼踮脚瞧了瞧,“苍哥,这是?”
  乔苍将他们丢在身后,大步走向电梯,“一个包裹。”
  我在昏昏沉沉中一路颠簸,头顶是乔苍绵长炙热的呼吸,他臂弯托着我毫不吃力,就像一团轻飘飘的棉花,一片 失重的云朵,任由他拥抱我去往霓虹璀燦人巢陌生的尽头。
  这样亡命天涯的疯狂与放肆,唯他给过我,也唯他给的让我发了狂的迷恋,动容,想抗拒却堕落。我和世上那 么多男人交错而过,为金钱,为权色,为苟活。只有乔苍,我们在狭笮荫暗的时光里背叛世俗,踩踏道义,歼灭良 心,忘乎所以,没有离愁苦恨,只是一时兴起的猖獗,风花雪月的情欲。
  我知道不该这样,我和他的纠葛建立在太多人的伤□,甚至血肉,可又为这无所顾忌的悲欢而颤栗,沦陷。
  仿佛一盏破碎的琉璃,它那么美,那么珍贵,它即使碎成了粉末,再也拼凑不起,也一样价值连城,让世人向 往。
  我呻吟着踢打四肢,想要冲破束缚去喘息,这小小的空间里拥挤的每一丝空气都是他的味道,我会中毒,会更 宿醉,会病入膏肓。
  他身后跟随的四名保镖看到包裏抖动都是一愣,面面相觑后谁也没敢开口,反而将头垂得更低。乔苍夹紧我臀 部,不允许我胡闹,几分钟的天昏地暗后我终于听到汽车发动的声响,我被放在他双腿间,从西装内露出半张脸, 睁开眼的霎那,模糊的一层霎气里,是白得剌目的衬衣,我抓出一道道褶皱,横纹,靠近锁骨处的衣领,不知何时染 了唇上的胭脂。

  保镖驶入一条五光十色的长街,穿梭过车流树海,颠簸逐渐平稳,他小声询问乔苍去哪里,回庄园还是洱海后 的独栋别墅。
  “温泉酒店。”
  保镖微微一怔,“萨格小姐说凌晨十二点前回来。她如果发现您不在,我们怎样解释。”
  乔苍无动于衷,他手指在我光滑冰凉的脸上轻轻戳点着,“谁是你主子。”
  保镖被森冷的语气震慑住,登时打了个激灵,坐直身子闷头开车,一声不吭。

  凡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出乔苍口中的包裏是个女子,可谁也不能戳破,他杀伐果断,冷血歹毒,忤逆他的下场 就是死。
  车行驶过许久,我在起起伏伏中酒劲儿更猛烈撞头,停泊的霎那险些没忍住呕了出来,乔苍将我遮盖严实, 连一丝头发都不露,保镖拉开车门,他迈步下去叮嘱所有人不要跟上来。
  为首的马仔头儿龇牙咧嘴,“苍哥,这附近条子和毒贩多,您要不带两个人进去防身?”
  乔苍不动声色反身就是一脚,直击马仔名门,他捂着被踢的部位倒退好几步,最后硬生生卧在了地上,疼得倒 抽冷气。
  乔苍荫恻恻间他需要防身吗。
  马仔吓得脸色灰白,仓皇揺头。
  耳畔刮起喧闹的风声,仿佛正经过一条车水马龙的冗巷,有甜美的女音招呼乔先生,问他是否需要夜宵服务, 他一声不响,只是用手势拒绝,颠动止息在两声电梯门打开的铃响中,他终于停稳。

  我鼻尖挨着他喉咙,用力嗅了嗅,他发出轻笑,忽然将我抛向髙空,我感觉自己完全失重,腾飞出他臂弯悬空 ,吓得手足无措失声尖叫,他笑声更烈,“不是胆子很大吗,一个人敢闯金三角,敢去做生意,这点伎俩都抵不住
  我死死搂着他脖子,生怕轮趴趴的身体从他怀中坠落,西装掀开的霎那,他半张脸孔映着荡漾的水波和涟漪,镀 上一层浓浓的银霜。
  我这才发现自己置身温泉酒店的池水河畔,此时夜已深,偌大的厅室寂静无人,只有水激荡出的乐曲,幽婉, 缠绵,又清丽。
  我曽在楼上观赏过乔苍和萨格的春色满园,所以一眼认出,其实这座温泉池不是真正的泉眼,而是后山池水的 引流,一座小小的人工湖泊,水温也是热的,凝结了袅袅白雾,似乎很深,深得望不到底。
  我怕水,怕极了水,我曾险些葬身海港,我不由自主蜷缩起双腿,“带我来这里千什么”
  他一本正经,“洗掉你身上的臭味。”
  我听到他羞辱我,削瘦只剩骨头的膝盖抵住他胯下,那里一坨肉还毫无反应,正在沉睡,“你才臭。”
  他面不改色问,“知道老猫的吗啡怎么运送进边境,从国道入市吗?”
  醉意令我跟不上他的节奏,脑子里嗡喻作响,呆滞揺头,他换了个姿势,自下而上竖着托举我,他掌心交叠在 我臀部,下巴深埋进我的汝沟内,“放在粪池或者搁置了七天以上的垃圾中,臭味熏天,蝇虫成堆,卡子口的武警 不愿意碰,所以一次次逃脱。”
  他看了一眼我的手,“年常日久,臭味掺透进体内,你和他接觖,你说臭吗。”
  我朝他脸上呸了一口,“乔苍,知道你这辈子最可恨之处是什么吗。”
  他含笑说,“洗耳恭听。”
  我望进他眼底,那深不可测的一片汪洋之中,“讲故事。所有美好的虚伪的假意的故事,从你口中说出来,都是 要人命”
  他不动声色反间我,“你听过吗”
  我说我听过,从认识你第一天起,我就在听,还从你的眼睛里看。
  “可我记得,我没有对你讲过故事。”
  他每一次呼吸,垂在他上唇的发梢便轻轻扫过,最后粘住他舌尖,“我承认,如果没有我蓄谋已久的靠近和勾引 ,你和周容深会过得非常好,也许他一样会牺牲,但至少你不愧疚。可以活得很踏实。”
  他顿了顿,“我们都不信命,不信佛,可是不得不信因果。乔苍与何笙这两个名字,注定纠缠,不是你不肯, 你后悔,就能有所改变。,,
  我指尖压在他短发上,“如果你没有诱惑我,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从起点到终点,一直相安无事你见过 交集的平行线吗”
  “为什么是我诱惑你,我诱惑的女人那么多,哪一个也没有和我纠葛这么久”
  他挑起唇角,皎洁的月色穿过我头顶,打落在他眉眼,“你没有诱惑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