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5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纪不大的老江湖,我是这样评价梁姐和许多同事。在旅游行业混个两三年,你经历的事情在其他地方十年都攒不够。每天接待各种各样的客人,应付千变万化的情况。所以梁姐年纪不比我大,但资历比我高太多,和我这样的新人打交道想怎么逗就怎么逗,但有一条很好,尽管我们在外都有形形色色地故事,只要回到公司,异性之间没有任何瓜葛,我们会疯狂地闹,但仅限于喝酒打牌,不吃窝边草是大家自觉遵守的一条规矩。无论怎么闹,不上床是底线。

  “只有一个客人,连对方性别我们都不知道,客人会联系你,组团社还是上次你带的那个公司,点名叫你带的,”对方旅行社点名要你带团,这是我们地接社导游很荣耀的一件事情,这代表你在以前合作中的工作表现得到了对方的认可,以后这样的事情经常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出现,但对于当时刚出道的我来说,这来之不易。

  “用车是台小富康,不带旅游牌的,临时租用的,具体行程客人决定,我只给客人定了客房,具体参观什么景点你临时买票就好了,反正就一个人,也拿不到优惠……”。梁姐交代完所有细节,生怕新人出篓子是所有在办公室里呆着的计调们最普遍的心里,哪怕啰嗦点,自己多交代几句,也好过后面来补救,往往补救都是事倍功半,有时或者更糟。老总出面赔钱道歉。
  又是这种非常规的团队行程,但我没有挑三拣四的权利,况且是对方点名的情况下。我仍然乐呵呵地接过任务单,一路盘算着各种情形回到宿舍。
  日期:2017-11-01 07:17:38
  张雅娜回我三个字。好,想你!
  看见这三个字,我特别想她重新发一次,把好字后面的逗号去掉。这会让我更开心。

  写到这里,或许大家都知道我接下来要接的这个客人就是日思夜想的张雅娜了,但那时的我还傻傻弄不清,我没有办法写接站牌,客人不给我联系方式也不交代接头暗号,我只能被动地等候客人的电话。当航站楼的广播响起我所要接的航班落地的信息时,我早早地守候在了出口处。客人是男的还是女的?老的还是小的?我假设着几种可能,思考着如何接待,因为单人团,个性化的要求更多些。

  出口处很拥挤,旅客推着大大小小的行包挤在一起,我也本能地搜索着我的目标,谁会是我的客人,我希望我第一时间能够和她联系上。
  我突然像被施了定身符似的。僵住了。一个亲切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几天前她在这里惊艳了我,然后又在这里恍惚了我,当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恍如梦中,依然是自带气场,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
  张雅娜微笑着,一直走到我面前都保持着脸上的表情,带着爱怜又带点挑衅。

  张雅娜站着,放下行李,双手并拢拎着一个小坤包,双膝也并在一起,小坤包压在膝盖的位置,张雅娜不动,盯着我的眼睛,也不说话,仍然是微笑的表情。这个姿势和表情从此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温暖了我此后各种风风雨雨的岁月。如果可以重来,我愿意在那一刻就淹死在她的眼神里。
  我想说,那一刻我不知所措,我想哭。心里有喜悦也有委屈。所谓惊喜就是在你苦思不得的时候,她来了。
  “我来看你了,我的小乖乖,我的口香糖”张雅娜声音软软的,声音很小,但足够我热血沸腾了。小乖乖三个字从她的嘴里出来让我想变成一个特别粘人的小孩,由她宠着护着。
  “为什么叫我口香糖?”我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表达我激动的心情。我想亲吻她像拥抱她,但身边那么多的人,那时的我,含蓄和害羞得大声说话都不敢,更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热吻和拥抱了。
  “我不能随时都叫你小乖乖吧,但叫你唐家宁又太拗口,叫你口香糖,含在嘴里不舍得吞也不舍得吐的口香糖,这是我们两个的暗号。谁也不可以这样叫你”张雅娜很霸道地说。我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
  日期:2017-11-01 09:12:40
  “那我叫你什么?”我拉上张雅娜的行李,贴着她的身旁。
  “还叫我娜姐,我喜欢听你叫我娜姐”张雅娜侧脸看着我,看不够的样子。后来她还这样看我,我就笑她花痴。
  “娜姐”我叫张雅娜。
  “嗯,小乖乖”张雅娜回我,我还是喜欢她叫我小乖乖的。
  富康司机早已守候在车旁,拉开了车后厢把张雅娜的行李放进去,我给张雅娜拉开车后门,那时,在我们这里的出租车还是小夏利的多,富康已经算是还好的车型了,但富康车的后排座位是很窄的。
  “小唐,你把副驾的位置往前挪,我好放脚,你就和我坐后排,这样也好讲解给我听”张雅娜在司机面前还是很收敛,没有叫我小乖乖也没有叫我口香糖,闹得满城风雨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我心里是十分想挨着张雅娜坐着的,这么多天的相思,见着了还要分开坐,对我无疑是件特折磨我的事,但我想不出和客人坐一起的理由,按照惯例,我应该坐在副驾驶位置为客人服务的。但机智如张雅娜,早就想好了对策,理由十分合理,司机也觉察不到任何的破绽。旅游界的司机每到一个景点或者餐厅都喜欢聚在一起,除了打牌赌钱就是各种八卦,如果给他发现点什么,也就是给这个圈子发现了什么了。很快会传到公司办公室。

  日期:2017-11-01 09:55:57

  我把手伸进裤兜,把它掰开压到大腿下面,然后双腿并拢不再让它抬起头来。
  张雅娜睁开眼睛,给我发来一句短信:忍一下,我的小乖乖。
  “嗯”我回了个短信,像做贼一样。我傻得一点情调都没有,后来张雅娜和我说,当初她喜欢我的就是我那副傻样,不解风情但清纯干净。
  我们重新回到了张雅娜他们上次入住的五星级酒店,我和张雅娜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都是可以将就的人,无论是高星级的酒店还是路边的小宾馆,都能够安然入睡,但每一次和张雅娜鸳梦重游我们都选择高星级的酒店,这和我们这两次定下的调有很大的关系,我们该享受最好的,享受最好的彼此,享受最好的服务设施。人的品味其实也是在消费的等级上慢慢积累起来的,这之后我也有过更多的在不同星级的酒店的经历。往往住在条件简陋些的地方时,我便特别不得劲,认为是自己亏欠了对方,也亏欠了自己。

  我把背包转到身前又把背带尽量往下放,这可以帮助我挡住出糗的下身,我拉上行李,张雅娜仍然选择了和我并排的位置进入酒店,这里没人注意我们。司机已经被张雅娜打发走了,说是晚上不用车了,晚餐只要我安排就好了,这当然没他的事情了,整个行程,他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个灯泡式的存在,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想个合适的理由骗过他,我才能悄无声息地和张雅娜呆在一起,共度良宵,而这更让我们多了些偷偷摸摸的刺激,也练就了更多的默契。

  下午的酒店里,走廊很是安静,路过一个做卫生的服务员时,她祝我们入住愉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