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1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31 23:46:19
  我叫唐家宁,导游界里的老枪。
  做了十几年的旅游,突然有一天,我删除了所有的这些年以来存在我微信里的人,我想彻底与从前告别,在人生的这篇大文章里另起一行,重新开头。
  但往事像一个面团,时间久了就会发酵。越想忘记的越常常想起。
  那些我离开后的江湖,时不时仍然还会有各种血雨腥风。从不同的渠道叩响我的灵魂。勾起我对那些岁月的回忆。
  都说这个圈子很乱,我不想辩解,十几年里,三十几个女人之间的交集,想洗也洗不干净。用事实说话,一切讲证据是那些年养成的习惯,哪怕少吃了一餐饭都要写个证明,你经历过,我更是日常。
  而我只想说的是,常听到有调侃说的“贵圈真乱”说得可不是导游圈子,当村支书都在告诫自己的儿子不要在本村谈恋爱时,我想,阳光下的阴影哪里不是一样?被关注或被遗忘而已罢。

  我想写写那些年的一些人和事,开心的,沉重的。写一群怀抱理想和情怀去追逐梦想的年轻人。
  每个行业的兴衰,有着历史和时代的必然,旅游,从无限风光到万夫所指,无论是高尚与不堪,这里,都有着一代代旅游人的付出和挣扎。
  以下篇章,不为洗白,只为记录。
  日期:2017-10-31 23:57:08
  人生就仿佛一趟列车,谁的旅途不是一路拉风,有人上有人下?
  “航班下午三点二十分到达。”短信里收到一条短信,手机号码中间有010三个数字,这是北京的号码,那时的手机只能靠人的经验和知识来鉴别来电号码归属地,我打开行程单核对电话号码,没错,是客人在与我联系。这是我的第一次不是跟在大师姐后面作为实习导游出团。

  那年我刚入行,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已经从民间大使降到了城市名片,三角旗后面跟着的已经不再是需要预留二十分钟给他们九十度鞠躬和你告别的鬼子,也不是鼻梁已经触到司机方向盘屁股还在车门外的洋大人了,清一色的黄皮肤黑眼睛。
  我的这个团也不例外。
  我回了句:“好的,准时接机。祝你们旅途愉快。”
  我挤上了这趟车,这趟开往夕阳的列车,映着璨烂的晚霞,或许应该有些和煦的微风,在傍晚的天空下屁颠屁颠。
  因为是刚独立带团的新人,我必须从带三只鸡两只鸭的小团开始,人多怕你被吓着,怕你砸团没钱赔得起,我的这个团只有四个人,行程单上这样写着:三大一小。
  张雅娜的名字出现在客人联系人一栏里,我记得最清楚。
  记住客人名字是培训课老师讲的带团技巧之一,我最厉害的时候,一天时间把四十个客人的名字记下了,并且把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全给对上号。然并卵,第二年开始,客人名字在我这里都是只有四个字,先生或小姐。张雅娜的名字很好听也很好记,我这一记下就是十几年。
  我举着接站牌站在出口处,迎候客人接站牌上的字我写了再扔扔了再写,写完第四张后觉得还是第一张更好看。
  两大一小,走过来和我接上头,两个大人都是女人,她们好漂亮,身材又高,比其他的女人明显高了一截,穿着和打扮超级入流,瞬间让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失去了光彩的那种,漂亮女人是自带气场的,我做出热情的态度和客人打招呼,示意他们在我身边站着,等候另一个客人。往往有客人在后面等拿大件行李。我收起接站牌,和小男孩逗笑着,有小朋友的家庭,多想办法把小朋友都开心,大人也就满意了,大师姐培训的时候这样说过。

  日期:2017-11-01 00:07:12
  以下章节可能会遭到一些人所能接受,但这就是现实社会。
  “我们走吧”其中的一个客人对我说。
  “不是还有一位吗?”我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还是怪我太嫩,换了现在我当然不会这么傻地问,这么一问就出卖了自己新人的身份,既然客人都说走了的,当然是不会有其他人了,临时不来或误机晚点的事情多了去了,这在以后的接待当中我发现了这个问题,而我只需要确认一下就好了,比如这个时候我只需要说声:就我们三个人是吗?这样就显得老到了。
  “晚点再接一趟,他乘另一班飞机”我疑惑地看了一眼客人,但脚已经在往出口走,我们一路来到金杯车旁,客人自己上车,我走到司机身边轻声地说:“还要接一趟机,怎么办?”我担心司机不愿意再跑一趟。
  “那就再接呀,公司说过,随客人调动和安排用车的。,”司机回答我。
  我做了那么多出团前的准备,居然没仔细看到用车栏里的标注。这是新人的通病,难以发现问题重点。
  先输一阵,虽然客人不至于知道什么,但我内心感到了不自信。我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从容和镇定。不要让客人看出自己是新人,也是新人对自己的要求。放个新人来带团,这是对客人的不负责任,熟悉业务,往往是客人和组团社对地接社委派导游的要求。虽然大家都知道老导游要从新导游走过来,但谁也不愿意做新人的试验田。很多年后我自己成了老油条以后,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枉费心机,你的一举一动早已把一切都告诉了对方。

  这么贵气的几个人,却坐在这么拥挤的小车上,金杯车的位置特别窄小,那么点空间安排了三排十二个位置,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有压力,尽管我知道,用车是客人预先自己选定了的,我依然担心慢待了客人,砸团的担心是作为新人最大的顾虑。砸团的可能硬件或者软件都有可能,酒店客房的安排或者用车的安排算硬件,导游的接待是最有可能出问题的软件环节,越想起这些我越紧张,我的说话应该是很不顺畅的,或者说是有些语无伦次的。这在我以后与张雅娜的交流中得到了肯定。张雅娜也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这个团的全陪,她也是我能够保持联系和记住名字的不多的几个人里的一个。

  “小唐,我们先回酒店,你就休息一下,这里我们也都熟悉的,晚上还要忙呢,辛苦你了”声音真好听,我看着说话的女人,白皙的皮肤,显示出养尊处优的尊贵,语气很是温婉,但却有种不可违背的气势。
  日期:2017-11-01 00:24:19
  我将侧身往后的姿势调整到正常的坐姿,心里忐忑不安极了,我做了整整一夜功课,背了一遍又一遍讲解词,恶补了行程单上的所有的景点。
  这样的情形让我无法淡定了,我想一定是我的讲解不好,客人不愿意听了,接机途中半小时的讲解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很多人都是一直讲到酒店下车的,这是工作内容,也是导游开始布局洗脑的机会。讲解是业务素质重要的判断指标之一,而我,明显的是砸了。
  后来和张雅娜的聊天中,她告诉我,其实,那天都很好,她们对我的第一感觉都很满意,不想听讲解是真的她们很了解这座城市了,虽然也看出来我是新人,但觉得少了老导游的老气横秋多了份难得的清新,主要是颜值很好,本来行程就不复杂,所以也是不在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