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2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即便陈九江之前备足了功课,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若是他现在立刻挺身而出的话,估计很快就就能验证出来。陈九江想了一会,还是觉得,应该忍一忍。毕竟自己整天和班子里的同志们说,不要吵不要闹,要和谐,要稳定。凡事退一步自然就会海阔天空,忍一时就会风平浪静。
  陈九江一忍,那大汉就乐了,他指着陈九江道:“陈书记,你看你,好好的铁饭碗不要,就这样给摔在地上,真是可惜了这白米饭。不过话说回来,这饭可是给你了,你若再想吃,就只能从地上舔了。”
  陈九江不去理他,转过身走向床去。那大汉见陈九江居然连这个都忍了,脸上的笑就更浓了,嘴里骂道:“什么他麻麻的板砖高手,整个就是个窝囊废。”
  那大汉说完就去捡那地上的碗,“一不留神”还用脚将地上的米饭踩了个四处飞溅。陈九江一看,心里那个恨呀,他麻麻的,你怎么那么恨我呢?

  怎么不恨呢,人家被领导安排,要给你陈九江一个下马威。谁想到你一下就闪了过去,还抄起了椅子。这事可打乱了领导的全部计划,让人家那黑乎乎的面子,丢的比锅底还惨。所以呀,不借着机会折腾你,折腾谁呢?
  那大汉一边捡碗一边还说:“陈书记,这碗可不能留给你。万一你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它自杀了,我可说不清。”
  陈九江听了这话,那心里的火,可再也压不住了。老子在这被你们饿了两三天,水米不见呀。不但如此,还疯言疯语,一个劲的挖苦老子。你他麻麻的,这就是不难书记当干部。错把老虎当病猫呀。
  还是那句话,只有你让对手见识你的鞭子,他才能知道你的厉害。那还等什么呢,陈九江将浑身的劲对着那大汉的头,一脚就踹了下去。那一脚踹了个结实,陈九江觉得这可真他吗的解气,真他吗的舒心。
  既然舒心,还又解气,那就接着踹吧。陈九江连踹了两脚就不踹了,不是因为他不想,而是因为门外又进来了一位大汉,一把将他抱了过去。

  那人说道:“陈九江,你胆子不小,居然敢在纪委闹事。”
  陈九江怒道:“纪委怎么了,就行许你们折磨人?不给吃不给喝,想整死老子是吧,那就来吧。看谁怕谁。”
  来就来,既然你陈九江积极喊出了口号,纪委的同志们也不能装孬,不是吗。于是两个人按着陈九江,噼里啪啦一顿暴揍,打的陈九江连抱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陈九江挨了揍,才知道,那传说果然是假的。人家纪委打人,根本不要那么麻烦。还什么隔山打牛,升官发财,老树去皮,根本不需要那么复杂,直接挥着老拳上去揍就是了。揍到你心服,口也服。
  揍过了陈九江,那两个人就说:“陈九江,咱们纪委对你不错。从来都是讲文明懂礼貌。没想到你不但不好好配合,还泄私报复。看来你的良心真的是坏了。你既然这样恩将仇报,咱们就只有公事公办了,走带你去审讯室里晒日光浴去。”
  所谓的日光浴,就是开着一百瓦的大灯泡一直冲着犯人照,照到他脱水,照到他满嘴起泡,照到他不打自招。
  陈九江被那两个大汉带走之后,隔壁房间里就转出了两个人。一位是纪委副书记梁鑫,另一位是他的智囊贾诸葛。
  梁鑫问贾诸葛:“这事你怎么看?”
  贾诸葛道:“一直听说这个人是个狠角色,果然不假。”
  梁鑫道:“是呀,这个人太精明,也太能忍。只怕咱们在他身上挖不出东西来。”
  贾诸葛点了点头道:“梁书记,我有一种预感,陈九江对此只怕早有认识,做足了准备。”
  梁鑫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看出来了,这块骨头不好啃呀。不过再难也得办啊,这是于书记亲自交代的事情,若是办的不踏实,就不好了。”
  贾诸葛道:“那也不能一直这样呀,我可听说沈度书记有意无意的问起过他来。”

  这个情况梁鑫也早已掌握了,听贾诸葛这么一说,也犹豫了起来。他想了一想道:“这里你盯着,我先去于书记那里汇报一下。回来咱们再议。”
  听了梁鑫的汇报,于向荣对他的办案能力产生了巨大的质疑。三天的时间,愣是一点进展都没有。于向荣拍着桌子骂道:“梁鑫,我说你的脑袋是石头做的,还是木块雕的?既然他不交代就把相关人事都抓起来,不就行了吗?我可听说陈九江的老婆可是马上就要生了。若是她们见了面,你说陈九江招不招呢?”
  梁鑫被骂了个满头大汗,心里却为于向荣竖起了大拇指。你于向荣果然不愧是大河县的老大,这心可真够狠的。比咱们纪委里面的套路,可都深的多。
  既然书记指示了,梁鑫也不敢怠慢,马上召集了一批亲信,按方抓药,只要富美丽名条上有的,统统抓回来。
  梁鑫刚布置完抓捕任务,贾诸葛就将他拉到了一边。贾诸葛说道:“书记呀,有个情况不知道该不该向你汇报。”
  梁鑫被于向荣臭骂了一通,心情不是很愉快,看见贾诸葛贼眉鼠眼的样子,本了脸说:“有话就说,有屁赶紧的放,别耽误了正事。”
  贾诸葛小声的道:“梁书记,咱们纪委办案,可从来不讲株连。这么搞人家老婆好吗?万一孩子半路掉了,或者一尸两命,怎么办呢?”
  梁鑫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呀,可是于书记发了话,我能怎么办呢?还不得照方抓药?”
  贾诸葛点了点头说道:“梁书记,这样也罢了。可是我听说陈九江的老婆温莹莹可是省财的人,只是在咱们这挂职。可不归咱们县里管。咱们县纪委是无权去抓人的吧?”
  梁鑫听了这话就愣住了,温莹莹当初下嫁陈九江的时候,可是轰动一时呀。这个情况他怎么就忽视了呢?若不是贾诸葛提醒,险些酿了大祸。
  贾诸葛看他愣住了,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个情况,于那里,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吧。”

  梁鑫瞪了他一眼,心说你不废话吗?于向荣肯定存了这么个心,差点打了我一个马虎眼。若是真的搞到了省财的头上,估计过两天住单间的就是老子了。
  可是这个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呀。梁鑫想了半天,还是接受了贾诸葛的意见,请示呀。这可是下级的万能法宝,事大事小,请示就了。
  对于梁鑫的这个请示,于向荣更生气了,他怒冲冲的对梁鑫道:“既然她是省财的人,就不要办了。其他人赶紧抓起来吧。”
  请示完了于向荣,梁鑫的心里也泄了气。他心说你于向荣果然是操蛋。让我帮你办事,还给我下套子。她温莹莹若真的死在了纪委,省财不得扒了老子的皮吗?要知道,省财可不在乎温莹莹嫁个了谁,更不在乎,温莹莹在大河县是不是有问题。省财在乎的是它的面子。
  日期:2018-03-16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