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暮雪哼了一声,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
  转身时,哗啦——背后站了一排男女同事,一个个象看怪物似的看着她。程暮雪两眼一翻,“你们想死啊?滚——”

  顾秋终于接到白若兰了,这个翩翩若仙的绝代佳人,以完美惊艳的姿态,出现在机场里。
  一付价值上千的墨镜,架在她的鼻梁上,美丽的脸蛋,俏模俏样。
  匆匆上了车之后,白若兰一下就扑进顾秋怀里,抱着顾秋的脖子,狠狠地亲了起来。
  顾秋摸着她的胸部推开了,“别闹,这里是京城!”
  “京城怎么啦?还不许人*了?”
  顾秋晕死,得,你牛!

  开车回去的途中,白若兰问,“你们住哪?”
  顾秋道:“我们不能住同一酒店,我正和唐家在打交道。咦,他们呢?”
  顾秋指的是双娇集团的团队。
  白若兰道:“我不跟他们同一航班。”

  顾秋明白了,她这是提前过来热身的,两人好久没有在一起了,估计今天晚上又是一场生死之战。
  白若兰在那方面,可不比齐雨差。
  承受能力也非常强,要征服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样吧,你先休息二天,我得先解释唐家的事。今天你就住我们的酒店吧,等他们来了,你再搬过去。”
  白若兰倒是不反对,她问顾秋,“老神医究竟怎么啦?”
  顾秋叹了口气,说出了真相。

  “不会吧?”
  白若兰张大了可爱的小嘴,惊讶的模样,令人俊忍不禁。
  顾秋莞尔而笑。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唐府,一大群人围在那里。
  第二代中唐氏五兄妹,加他们的配偶,还有八个人。
  唐家老大姐的丈夫已经离世,唐书记的新偶尚没有过来,八人坐在房间里展开讨论。
  大伯道:“老四,你怎么看?”

  唐书记背着手站在那里,眉头紧锁,“现在只有等唐阳的消息了。”
  唐书记的妹妹道:“我们给他钱吧,由他开价,只要能治好老爷子,哪怕挺个一年二年也好。”
  “这不是钱的问题!”唐书记挥了下手,“你们千万不要干蠢事。今天早上的事,你们不是看见了吗?”
  老五不以为然,她是唐家最小的,也是老爷子最疼爱的闺女,她则认为,就是钱开得不够。

  老大姐说话了,“刚才唐阳去找他们了,人家把银行卡退了回来。”
  一直不曾说话的三姐说话了,“我赞同五妹的意见,他们不答应,只是钱不够!”
  老二摇头,“你们不要从钱上面打主意了。还是看看老四有什么策略。”
  老大姐问了,“顾家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他不是南阳的干部么?老四。”
  唐书记挥了挥手,“不要把这事扯到顾秋身上去,他只是我委托的一个对象,现在的关键不在他手里,而在那老医生。我们还是应该搞清楚老医生与老爷子之间的这层关系。”
  老爷子现在昏迷不醒,哪里还能说话啊?众人无不在心里摇头叹息。
  就在大家一愁莫展,无计可施的时候,有人前来汇报,“门外有一位年轻人自称顾秋,想要见唐书记。”
  唐书记猛地转过身来,“你让他——到我书房里去。”
  想了想,还是觉得到自己那里比较好,免得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没个主意。
  唐书记跟几位兄妹打了招呼,来到书房见顾秋。

  “唐书记!”
  顾秋看到唐书记行色匆匆,自然也知道他心乱如麻。人毕竟是有感情的,碰上这种事情,谁也无法再理智。
  “有什么进展没有?”
  顾秋道:“我想证实一件事,只是不知道您——”

  话还没说完,唐书记已经不耐烦地摆手了,“这个时候没这么多讲究,有话就直说。”
  看来唐书记为了老爷子的事,已经焦头烂额了。顾秋道:“我怀疑老爷子与老神医之间有一段不人为知的恩怨,所以老神医一见他,马上断了救治的念头。”
  “什么恩怨?他们可是八辈子打不到一竿上去啊?”
  顾秋道:“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有没有下过乡,去过南方?”
  “这倒是有!”唐书记肯定地点头。

  “当年他去了南阳,在那里呆了三年才回京城的。”
  “那他去的是不是边陲州?”
  唐书记大叫一声,糟了——顾秋也吓了一跳,怔怔地望着唐书记。
  唐书记脸色非常不好,看起来异常沉重,只听到他沉重地说,“难道与她有关?”

  顾秋听到这句话,肯定地道:“应该是,除了这件事情,不可能有其他的恩怨。”
  唐书记的目光刷地望过来,落在顾秋身上,看来顾秋已经知道了。这可是老爷子多年的秘密。
  唐书记的心思,无比凝重。
  这可是个死结啊!怎么解?
  “蕾蕾,拿纸笔过来!”

  顾秋大声喊道。
  蕾蕾奇怪地盯着他,“你要干嘛?”
  不远处,老神医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白若兰去洽谈投资项目,暂时不会回来。
  顾秋朝蕾蕾使了个眼色,蕾蕾会意过来,端来纸笔。
  “若兰姐姐去谈项目去了,我们不出去逛逛吗?”
  顾秋道:“没什么兴趣逛的,就在房间里练字吧!”
  拿起饱醮墨汁的毛笔,顾秋行云流水般写了起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顾秋在那里写,蕾蕾在旁边念。
  “这不是臧克家的那首诗嘛?“顾秋笑了下,继续写,有的人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有的人死了,比活着更开心——蕾蕾傻眼了,这什么诗啊?有这一句吗?
  坐在那里的老神医望了一眼,“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中你的圈套的。”
  顾秋放下笔,朝老神医走去,“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一直认为,唐家在政治上,还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他们对国家的建设,一向被人称赞。老神医,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可不能无动于衷啊!”
  老神医一脸不爽,“你小子是不是想攀他们唐家这棵大树?”
  顾秋摇头,“我是为广大人民群众着想。唐家这个时候不能垮,还有更重要的历史使命在等着他们。我希望你能看在广大群众的份上,出手救救他吧!”

  老神医道:“你小子懂个屁!不救,不救。”
  “爷爷,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总是一声不吭,我们也帮不了你。说出来吧,也许顾秋哥哥有办法呢?”
  “他?”
  老神医不屑地冷笑了下,再没有吭声。

  蕾蕾问道:“爷爷,是不是因为***事?”
  顾秋明显地感觉到老神医浑身一颤,有种招架不住的样子。顾秋在心里暗道,果然如此。只是这句话由蕾蕾说出来,效果果然不一样,要是自己说出来,老神医不呼死他才怪了。
  看到老神医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顾秋显然已经完全明白了。
  顾秋道:“蕾蕾叫我一声哥哥,我也叫应该叫您爷爷吧!做为晚辈,虽然我们不知道当初事情的起因,但是你也应该想想,如果他真的死了,你恐怕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心爱的人了。几十年的恩怨,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没想到老神医霍然起身,冲进房间里去了。
  顾秋和蕾蕾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