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鬼楼七十有二,那年我闯入最凶的一座》
第2节

作者: 天赐三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27 16:09:01
  所以当老大把28元一位的那份报纸递到小八面前时,小八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无法接受显摆了小半辈子的当年勇,就以这么卑微的方式出现在大众视野,小八后来说,他看到那报纸时感觉就像追了多年的白莲花女神有天忽然站在马路边拉住他说:“帅哥,玩玩不?三十一次。”我说:“那你玩儿不玩儿?”小八毫不犹豫的说:“玩儿。”

  老大把报纸递给小八后还刻意问了小八好几遍:“这是你说的那地方吧?这是你说58一位那家自助吧?这是你每次去食堂打饭回来后都说食堂饭不是人吃的,不如你当年吃过的那家自助的那家自助吧?”
  小八也确认了再确认,不得不遗憾的点点头说:“是,就是这儿。”老大问:“这怎么才28,你不是说58么?你吹牛了吧?”小八一听这话就急了,他从不允许别人说他吹牛是吹牛,他恼羞成怒的跟老大说:“这有什么好吹的,我那会儿去的时候本来就是58啊,你没看报纸写着搞活动特价嘛,你老眼昏花没看见啊?”
  老大看小八仿佛真生气了,本着宿舍照顾幼小的优良传统,老大抢过报纸说:“不跟你计较,我研究研究。”
  说完老大就拿着报纸回了自己床上,老大是上铺,他飞身上床的一瞬间,身份证从裤兜里掉到了地上。下铺躺着看小说的老二听见动静直接翻了个身伸手从地上捡起了老大的身份证,刚要递给老大,忽然瞥到身份证上老大的出厂日期,然后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老大,你下礼拜生日啊?”老大额头一滴冷汗滴落,还保持着伸手接身份证的动作,声音有些紧张的问老二:“你……你想干什么?”

  老二的声音除了吓到了老大,同时还刺激到了其他所有人的神经,前面说过,宿舍其他人基本都是同一年生人,大家都是按月份来排大小的,唯独大我们三四岁的老大是不需要考虑月份的,直接用年份实力碾压我们一屋。

  所以我们对老大哪天生日不是很敏感,但是这货不是比我们白大那三四岁的,多年以后我们知道他有个小本,小本上记录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日。每当快到我们其他人生日时,他就窜窜我们请客,这货最多送个圆珠笔当生日礼物,每次吃完还要抢着打包,剩菜拿回宿舍为了不被其他人分,他经常当天半夜就爬起来偷偷吃掉,如果确实吃不完,他就会在第二天早起假装检查剩菜的时候对着菜打喷嚏,跟狗撒尿抢地盘似的。

  胁迫老大
  日期:2017-09-27 16:11:10
  该说说老二了,对于老二的评价,简单说,你随便问宿舍里另外七个中的任何一个人你和宿舍里谁的关系最好?他一定会说是老二。
  为什么呢?大学五年(为啥我们大学是五年?我们上的是三加二),从没人看到过老二因为任何自己的事跟人生气。这厮脾气好的吓人,情商超高,但是他也有他自己的一套处事方式。
  打个比方吧,如果在公交车上有小偷掏老二的钱包被他发现,老二不会报警,也不会暴力解决,他会用很照顾小偷面子的方式提醒小偷自己已经发现他了,小偷一定会被他说到羞愧。而老二则会趁这个机会跟小偷套近乎,最多三站地,小偷就会发自肺腑的叫他一声‘二哥’,下车后一定会互留电话,最多三个月,老二一定会陆续从这个小偷身上沾到比当时他钱包里的钱数量多的多的便宜,小偷还会屁颠屁颠的感谢老二,虽然他当时钱包并没被小偷偷走。

  老二也从不避讳他的家世,一个在他们省某个实权衙门当一把手的外公,像一棵参天大树一样庇佑着他整个家族,老二的父辈全在政府上班。
  想必他的高情商也和从小生活的家庭环境有关,所以呢,老二上学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每天除了建设自己的人脉王形象就是玩儿游戏,那时流行过的几个网络游戏,老二都能在服务器里排到前三。

  这次老二翻了老大的牌子,真的是深得我等舍友心欢,连整天自称见多识广凡事都能云淡风轻的小八都有点激动,我们一起围拢到老大身边,淫笑的看着他,小八更是直白的说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想法:“老大啊老大,你也有今天!”
  老大想去抢自己的身份证,可他已经身在上铺,老二在下铺,他想在我们其他人之前抢到他的身份证除非有快银或者闪电侠帮忙。老二把身份证递到我手里,跟我说:“三儿,给大伙儿看看咱老大贵庚。”我说:“好嘞。”说完我一退身彻底离开老大的攻击范围,另外哥儿几个也围上来仔细检查身份证,很快就确定了老二的说辞,老大确实快到生日了,大伙就跟着起哄,都说老大快到周年了,也该祭奠一下了。

  老大无力的辩解着:“不是,你们听我说,这身份证是假的,是我们家里人为了让我上学修改的年龄和生日,这不是真的!”
  日期:2017-09-27 16:15:57
  看着老大皱纹堆垒的脸,老二调侃到:“那老大你到底几岁啊?你身份证上比你真实年龄还小啊?”
  老大急得从床上跳了下来,要从我手里抢身份证,我们几个人迅速默契的围成一个圈,拿老大身份证来回丢了十分钟,终于把老大累的坐在了老二的床上。老二这个坏种一直躺在床上哈哈笑着看我们调戏老大,好像这事儿跟他没关系似的,这时,学霸老五说:老大,你就认了吧,你总要有个出长日期吧,你说,你哪天生的?说清楚了身份证还你,不说清楚扒了你。“

  我们都在旁边附和老五,老大摘下眼镜撕了老二一块卫生纸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然后戴上眼镜说:”唉,跟你们讲个故事吧,那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一户普通的人家,一个孩子呱呱坠地…“老二把自己的卫生纸藏进被窝里打断老大说:”呱呱叫的那是蛤蟆。“老大不理老二,伸手又要撕纸,找了一下,发现没有,瞪了老二一眼,开始继续絮叨。
  日期:2017-09-27 18:09:19
  老大说那个呱呱坠地的孩子就是他,生下来就命苦,家里为了供他上大学,把仅有的几亩地全卖了,如今一家人饭也吃不上了,父母在家一天就吃一个窝头……
  老二又打断老大说:“你上次骗我钱请你上网吧通宵的时候不是说一天就一根胡萝卜么?咋变了?”老大想了想说:胡萝卜馅的窝头。“

  老二一脚把老大踹离自己的床说:”少扯犊子,小四小六,按住丫的,搜身!“宿舍里胸围不比女生差的娘炮肌肉男小四,和每次打群架都能站到最后的小六一左一右夹住老大,我和老五小七开始用最猥琐的方式搜老大身。
  在老大的惨叫声中,我们不光翻出了老大鼓囊嚢的钱包,还连他裤子一块也扒了,忽然宿舍门被推开,背对着门的老大没看到是隔壁宿舍的同学来玩儿,刚把老大裤子扒下来,还蹲在老大面前地上的老七被开门声吸引脑袋偏到老大大腚一旁去看门口。
  日期:2017-09-27 18:09:45
  然后画面就静止了……大概十秒钟,那同学脸红了,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说完就关门走了,然后我们好像都有所反应,我拿着老大的钱包和老五躲到一边去数钱,老四和小六也松开了老大凑过来数钱,只剩下小七和老大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俩人好像有点愣住了。这时门又推开了,这次纯粹是撞开的,是刚才那同学,把他们宿舍的人全叫来了,然后这哥们就指着老大说:”你们看你们看!我没说错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