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7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言,张瑶不知道那条神经搭错了线,皱着眉头不让我说话。
  很反感这种被人呼来喝去的感觉,更何况,我觉得至少在现在,我们都应该是朋友关系,至少,也是酒友,我反驳道:“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也请你尊重我一下,k?”

  “呵”
  张瑶冷笑一声,此时正赶上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她停下车子,桃花似的眸子眯在了一起,她道:“陈默,你确定吗?”
  “我说错了吗?”
  “没有。”张瑶嘴角轻轻一挑。
  “那我为什么不确定?”
  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确定她不会有什么动作之后,我回答道。随之很潇洒的吸尽了指间的香烟,趁着夜色,弹到了窗外。
  张瑶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发出了野兽一般的轰鸣声。
  “你丫有病吗!?”

  真是被她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就在刚刚我清楚的感觉到了心脏漏跳了一拍,反应过来之后,我喝问道。
  张瑶倒是若无其事,笑嘻嘻地问我:“现在,你还确定吗?”
  红灯还有三十秒左右才能变化,根据交法规则,她刚才那个架势,如果被拍下,扣分罚款是少不了的了,如果情节严重,甚至都有可能拘留,简直就是用生命在开玩笑!
  我打从心底害怕这类事情,轻轻吐了一口气,小声嘟囔道:“疯子。”
  她又一连轰了两脚油门,左脚轻轻踩着刹车,整个车子由于惯性,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吱吱’的声音,刺耳异常,也恐怖异常。
  就像死神敲响的丧钟
  “你他妈有病吗?!”
  紧紧地靠在靠背上,试图让安全带将我固定的牢靠一点,右手扶着车门上方的把手,心惊胆战地看着张瑶,生怕红灯结束后,她松开脚车子会像离弦的箭一样穿出去要知道,在我们前面还有三台车子的!如果碰撞,我真的就有机会永远留在北京了。
  “怕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能够笑出来,甚至没有丝毫慌张,单手扶着方向盘
  “姐”我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咱能认真一点吗,你活够了,我可没呢”
  “不是,我意思是你这么漂亮一人,别跟我香消玉殒了,都不值当啊!”
  就在这时信号灯由红转绿!
  “完犊子了”

  我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汽车碰撞在一起的声音,然后就会有人报警的吧?或许运气好的话,我还能赶上急救
  奇怪,为什么这么久都没能听见那个声音?
  我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睛,只见我们的车子行驶的特别平稳,并没有因为刚刚张瑶的举动出现什么意外
  “怂包。”
  她轻啐了一口,轻声骂道。
  张瑶载着我来到了工体的一家酒吧,这一路上,我都保持着沉默,一方面,我是真的不敢再去说些什么,假设她再来一次,都用不上车祸,我就会因着心脏骤停而猝死,至于另一方面则是为自己那个时候的举动感到羞耻,到现在我也没能弄清楚为什么最后车子会平稳行驶,没出现意料中的意外。

  她带着我随意找了一个相近的散台坐下,藕臂轻扬,要了六罐啤酒,之后便没了言语,只是她偶尔流露出不屑的神色,比说话讽刺还要伤人的多
  “张总。”我轻咳了一声,难掩尴尬的开口说道:“刚刚是我不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过不去哈。”
  “叫什么张总嘛。”张瑶揶揄道:“你说的对,现在不是工作时间,用什么职场的称呼呢,怪烦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知道她是个记仇的女人,不然她不会时隔一年,仍然对我做过的事情念念不忘,至今都用‘王八蛋’来称呼我。
  可扪心自问,来时的路上,我并没有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让她不喜的事情,偏偏她就来了那样一遭。
  “我错了。”

  到了这种时候,我不能再去跟她辩驳什么,哪怕我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也不例外眼前这个女人,疯狂起来,真的是不把生命当做一回事儿的疯子。
  “喝酒,喝酒。”
  张瑶听完我说的话之后,笑眯眯的启开一罐啤酒对我示意着。
  跟她碰了一下,一口喝掉大半,看了她半晌,本想问问她刚才为什么会那样做,但联想到她的脾气,还是作罢,转而问道:“去上海这几天一定会很不容易的吧?”

  张瑶抬手喝了一口酒,注视着台子的方向,淡淡的说:“其实也还好。”
  不知怎的,这一刻的她,说不出的可怜。
  张瑶一定很苦,这点是不难想象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接手那样一家公司,固然会很风光,但她每天要面对的人、事、物,照比普通人要多很多,只有近距离的接触过才会知道,那些所谓的成就与风光,只不过是表面上的而已。
  女人,在很多事情上都会是弱势群体,更何况是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商场里?她能坚持下来,并且能够取得成绩,从这个角度来讲,张瑶值得人去敬佩,更需要人来同情,或者说陪伴更为贴切一些。
  但我不应该是那个对她抱有同情的人,因为我不配。

  不论是阶层还是其他什么,我都不配,当下,就连居所的问题都没能解决,我又怎么可以去同情张瑶,这个处于另一个世界中的人?
  是的,我们之间隔着的,不是一堵墙或是一条横沟,而是两个世界,我在这头,她在那头我的问题是如何解决温饱,她的问题则是怎样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偏偏,在命运的作弄下,我们可以坐在一起喝酒,这本身,就很奇怪。
  更加奇怪的是,这场酒局的发起者是我,一个把人生前二十七年活在了狗身上的男人
  “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放弃?”
  莫名地,我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放弃?”张瑶疑惑的重复了一句,问道:“放弃什么?博瑞吗?”

  我点了点头:“你可以换个方式来生活的,凭借公司的收入,你完全可以聘请个职业经理人每年拿着分红,世界各地的闲逛或是按照你喜欢的生活活着原谅我没经历过你所经历的事情,更不曾暴富过,但一般有钱人的生活都应该是那样滋润的吧?”
  张瑶摇了摇头,晃着手中的啤酒罐,目光迷离的注视着酒吧里闪烁的灯光,一层彩色的光晕印在她的脸庞,神秘而妖娆
  “我本来的生活,或许应该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她缓缓开口,“可惜现实不允许你以为我很有钱,可我欠的钱更多是你所不知道的算了,还是不说的好。”
  张瑶止住了这个话题,或许,在她眼里,坐在她面前的我,不应该是她倾诉的对象。

  有点失落,但我不清楚是因为什么而失落
  一时无话,我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目光开始习惯性的在舞池中扫视,小白还在北京的时候曾跟我开过玩笑,他说,我的眼睛就是超声雷达,只需旋转一周,整个酒吧的姑娘就会收入眼帘,并且能自主做出筛选,什么样的姑娘是酒托,什么样的姑娘名花有主,什么样的姑娘值得一块起床,什么样的姑娘又只适合金钱交易
  只是今天,不论我怎么看,都觉得那些女人比不上我身边坐着的这个女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