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7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能下地,我早就把她嘴堵上了。”
  “那你就快点好起来啊,我等着你下地堵住我的嘴。”她的眼圈开始泛红,心疼的注视着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项小安
  “会的。”
  我知道这不可能,也知道这样很苍白无力,但我还是说了出来,“小安一定会好的。”
  项小安咳了一声,“让你们说的好像我快死了一样,眼泪留着,等到了那天,有你哭的时候。”他笑的很自然,情绪也很平稳。
  一个人有多大的勇气,会在面临生死的时候才能做到这样坦然?
  “你死的时候我不会掉一滴眼泪。”林佳一倔强的将头扭到了一边。
  站在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眼眸里已经被泪水浸满

  “那样最好不过,好好生活,直面生活,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到不伤心,这也是我最希望你做到的。”
  直到护士进来提醒,我跟林佳一才意识到我们已经聊了很久,耽误了项小安的休息。
  “你自己先走吧我这里还有个朋友,我想去看看。”
  来这里之后,就一直想着要去看看李正,看看他母亲的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在我心里,还是希望这个世界会有奇迹而且,最终我没能帮到他,甚至还帮了倒忙,那抹亏欠,每到深夜,都会折磨着我的神经。
  “你原来的委托人?”

  “是啊,想不到你还记得。”我略微有些失落的说道:“没有帮上他,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决定了他现在的选择,说真的,亏欠的滋味很不好受。”
  “有些事儿不是你能决定的,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不累吗?”
  林佳一扬了扬手:“那我就先走了,你去忙如果需要我拍摄的时候,尽量提前联系我。”
  “嗯,放心吧,路上注意安全。”
  “安啦。”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我顺着楼梯走到三楼,凭着记忆找到了李母的病房透过门窗见到她还在那里躺着,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失望。
  她还活着,但她没有康复。
  李正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上半身趴在柜子上打盹,他一定是累坏了。
  看到这一幕,我想转身离开,因为这个孩子真的太累了,生活的意外,让他背负起不该背负的一切,好容易有时间眯上一觉,我又怎么忍心打扰到他?
  可是,就这样走了,我总归会觉得少了点什么,现在不比以往,我已经入职博瑞,一周五天都在忙碌着,等张瑶回来之后,我几乎一整周都是属于她的,更没有空闲来看他们了。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真的很担心李正现在的状态,更担心李母熬不过这个年关有些人,再见就真的再见了。

  跟李正之间本就出现了裂痕,仅存的那点良知让我感到亏欠,夜深难眠时,我总会忍不住质问自己,如果当初我没有那么冲动,不让孙林海抓到把柄,李正一定会比现在活的好或者,那个时候我多长个心眼,不死守那所谓的法则,让他知道了录音的事情,也没之后那么多的麻烦。
  怪就怪,这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
  抬起手,不知道该不该敲门叫醒他只是他醒了之后,我又能跟他说些什么?
  表露同情?施舍怜悯?跟着他一起感叹世事不公,还是解释自己之前并没有做错什么,然后让他原谅?
  我知道,这些都不是李正现在想要的东西,他只希望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希望能够在他母亲身上出现奇迹。或许,我不该来的。
  随着这个想法的出现,它便迅速的占据了我内心。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身后出现了一道声音:“小伙子,看你站半天了,是来看病人的?”
  这声音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要进这间病房的阿姨,她可能是要去看那里面的某位病人的,点点头,说道:“过来看看朋友,可他睡着了。”
  “这样啊,那你能不能让开,让我进去?”
  门开,我跟她的声音吵到了正打盹的李正,他起来晃了晃头,也见到了我。
  惊讶,厌倦,不耐烦又有那么一点无奈。
  他站了起来,披上搭在病床边的衣服,走了过来。

  “想不到你会来。”李正笑了笑,把我迎到走廊,说道。
  “有个朋友也在这住院”我向里面望了望,问:“阿姨怎么样了?”
  “现在可以睁眼了,不过,也仅仅局限于此而已。”
  “会好的。”
  我有想过安慰是苍白的,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无力,背过身,望向窗外:“钱还够吗?”

  “陈律师真是贵人忘事,我不是拿了那家伙的六十万吗,能够支撑一段时间。”
  “我已经不是律师了。”感慨一声,我说道:“原本还想证明我自己是清白的,现在看来,我也没了那个机会,但是不管你信不信,你认为的那些事情,我一点都没做!”
  “这些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李正顿了顿,问道:“有烟吗?”
  从兜里掏出香烟,回身递给他一支,自己也点上了一根:“我记得你不抽烟的。”
  “人总是要变,再者,烟真的是个好东西,因为它能控制住我的情绪。”李正深深吸了一口,说道:“比方说现在,我很想撕碎你脸上的伪装,但它能够制止我。”
  “怎样你才能信我?”
  “信能怎样?不信又能怎样?”李正笑了,很沧桑,他说道:“陈哥,你现在也不是律师了,真的挺好的,毕竟这个行业不是纯粹的人能做的。”
  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被我统统咽下,轻嗯了一声,跟他一起抽着烟,沉默着,也愧疚着。

  “其实我还是信你的,有些事我后来想想,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你也知道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李正掐灭了烟,说道。
  “我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在阿姨的这件事儿上,我能用的方法都用到了,真的我当时真的是一心一意帮你的。”
  “陈哥”
  李正再次叫了我一声哥,“我明白,可最后的结果就摆在了这里,不是吗?或许,这就像是孟律师说的一样,现在这个结果才是最好的结果。”

  “我妈还活着,也有一半的几率康复,至少她现在能够睁开眼就算是最坏的结果,她走了,我也能落下一笔钱。”
  他的话让我惊愕半晌,面前这个人,还是最开始去律所寻求帮助时的年轻人吗?
  “你真是这么想的?”我不甘的问道。
  “不然又能怎样?”李正反问一句,说道:“陈哥,有的人,比我们理智多了,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上,没有能力去改变,只能去适应,直到他告诉我这个道理之后,我才明白自己当初有多天真不能说世界上没有公道,但在我身上,没有。”
  咬着后槽牙,一阵懊恼。
  当初为什么要让孟阳来帮他?他足够理智,理智的简直到了不近人情!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发生了就无法更改的,比方说,在李正决定听从孟阳的劝说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得到公道和歉意,因为他妥协了。
  从任何角度,我都不希望他如此,偏偏在现实的角度,他又不得不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