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7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概过了十分钟之后,一辆悍马停在我面前,她从车上蹦下来,着实吓了我一跳。
  她走在前面引着路。
  “现在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说以后就算进了那个圈子也不会缺资源的原因了。”

  “为什么呀。”她回过头,笑了笑问道。
  “那车是进口的吧?落地少说得五、六百万,还不算保养的费用很明显,你活脱脱是一二代。”
  “谁说那是我们家的了?”
  “那我更懂了,你金主真有钱。”
  难免的为她惋惜,想不到这样一个姑娘,还是败在了金钱的攻势之下。
  “你再说一遍。”林佳一停住脚步,眯着眼睛看我。
  “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感受到了危险,我软下了语气。
  “在不明白事实的前提下,希望你能管好自己的嘴。”她警告道。
  点点头,我知道自己又招惹到了她,一路无话,跟着她来到了七楼的一间病房。我也见到了她口中,那个唯一的朋友。

  长得很清秀,也许是长时间接受药物治疗的原因,他的脸色很苍白,不过他的眼睛很清澈,也很有神,并没有因为得了绝症而失去希望。
  “来了?”
  见我跟林佳一走进来,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微笑着跟我点了点头:“你就是她说的陈默,陈大哥吧?抱歉哈,最近体格太弱了下不了床。”
  “没事儿的。”
  将果篮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我道:“听这丫头说,你是她唯一的朋友,我就寻思着过来看看,也没带什么东西,该说抱歉的是我。”
  “嘿,都是朋友,咱就别这么客气了,坐吧。”

  点点头,刚要坐下,就听见林佳一在那边说道:“项小安,你丫什么时候也这么虚伪了?他就是一贱人,你跟他瞎客气什么啊。”
  一时间,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坐下。
  “佳一,虚伪的人是你吧?陈哥来之前,你还跟我说过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不然你也不会带他过来,不是吗?”
  项小安替我解了围,由此,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坐下,用不到那样尴尬,林佳一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像只炸了毛的猫,四下走动,最后借口买东西逃离了出去
  “想不到她会形容我有趣。”趁着林佳一出门的间隙,我跟项小安聊了起来。
  “是啊,这两年里她已经很少会结交新的朋友了。”项小安温和的笑了笑,看了我一眼说道:“所以,我觉得你很特别,也希望你能多包容她一些别看佳一这么大的人了,可她的心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
  “说真的,你们之间只是朋友那么简单?”
  见项小安面色有些不自然,我赶忙解释道:“没别的意思嗯,就是觉得你们之间挺般配的,她每次跟我说起你的时候,眼睛里都会闪着光”
  “嘿,倒是我突兀了。”说到最后,我也只是越抹越黑,干脆不再言语,微笑以待。
  “没什么的。”
  他端起床头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水,说道:“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心,我理解。”
  “如果不是有这身病,我又怎么甘心只跟这丫头做朋友呢?”项小安接着说:“我跟她从小就认识了,他爸跟我爸是铁瓷,无论是外人还是我们家里人看来,我们都是一对儿,只可惜,世事无常,两年前嗨,不提了,这个世界上啊,哪有那么多能尽如人意的事情?现在还能做朋友,对她,对我,都好。”
  “你倒是豁达。”由衷的感慨着,我道:“但你又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对她有点不公平?明明互相爱着,偏要彼此克制住心中的欲念”

  “喜欢就放肆,但爱就是克制。”项小安顿了顿,嘴角一扬,笑骂道:“其实这他妈就是屁话,两个相爱不在一起,瞎克制什么呢?”
  “原来道理你都懂。”
  “长这么大,还有什么没有经历过的?”他反问。
  “我觉得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

  “佳一决定带你来看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
  “谢谢。”很真诚的看着项小安,我说道:“从毕业那年到现在,我已经在这座城市漂泊了四年未来还能待多久我也不清楚,有时候真觉得挺煎熬的,想不通为什么要坚持在这儿,有的时候我又是孤独的,尤其是她刚走的那段时间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因为你把我当成了朋友,同样的,我也把你当成了朋友。”
  不是虚伪,更不是做作,只是单纯的在项小安的身上,我见到了自己的影子,确切的说,是曾经的影子,开朗,豁达,有朝气好像,这些特质都被我给抛弃了。
  “我从小是在胡同里跑大的,每天早餐喝的也是地道的豆汁儿,上学之后,我没有那么多压力,因为我家里可以给我安排的很好等上了大学之后,我就是你们这些人眼里的浪荡青年,整天无所事事,有很多人都会说我命好,投了一个好人家。”
  项小安摇摇头,说:“这点我不否认,可这一切都不是我能决定的不是吗?所以我身边的朋友也很少,同等阶层的交往大多是因为利益,不如我的不是溜须拍马就他妈的是想办法坑钱只有她,也唯有她,才能很纯粹的跟我做朋友。”
  他顿了顿,看着我异常认真地说道:“现在,也多了一个人。在你身上,我也见到了纯粹。”
  “没有谁能够这么坦诚的说出自己这么苦逼的经历有的,也只是为了博取同情,然后继续心安理得的无病呻吟,但你没有,你只是在叙说一个事实。”
  “想不到我这么纯粹?”我玩笑道:“只可惜,我们现在没法儿喝的酩酊大醉了。”
  “友情从来不用靠任何手段来维持,不是吗?”
  “哈哈。”

  我们相视而笑。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北京很冰冷,北京人很冰冷,但在项小安身上我没看到这些,说穿了,还是我被这个社会腐蚀的时间太久,看不透这些东西了。
  城市不会冰冷,人也不会冰冷,一切都只是我想的太多了而已。
  庆幸我遇到了林佳一,通过她能结识到项小安这样的人当朋友。
  “二位聊得不错?”

  林佳一拎着一袋东西回到了病房,见我跟项小安聊的愉悦,玩味着问道。
  “怎么?不生气了吗?”项小安露出一抹温柔,和煦的笑了笑:“我道歉,刚刚不该让你下不来台的。”
  他们真的很般配,难免会替自己的朋友感到悲伤,明明互相爱着的两个人,偏偏要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情感,不敢流露,因为他们知道早晚会分别,而且是这世界上最长距离的分别
  “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明白?”林佳一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反问了一句,转而对我说道:“陈默你不能来拿一下吗?好意思让我一姑娘拎这么一包东西?”
  应了声,我迎了上去。
  “起开,都到这儿了,要你还有什么用?好意思说自己是爷们儿?”
  “姑娘,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更何况,房间里不只我一个爷们”
  “你看看他哪里爷们了,都下不了地还有,别张口闭口说我容易失去你,就像老娘睡过你一样。”

  项小安无奈一笑:“佳一,你这么彪悍可不好。”
  “你奈我何?”
  “你们之间总这样拌嘴?”我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