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6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了嘴,仔细打量房间中的一切,阿杜还趴在桌子边上睡觉,日光灯是那样刺眼,身体依偎着的柔软又是那么的真实瞬间,我清醒了不少。
  挣扎着从她的怀抱里出来,接过杯子,抿了一口水,“谢谢。”
  这一切是如此搞笑,任凭我想破脑子,都想不出她为什么会来这里,又为什么是趁着我喝多了的时刻。
  水很甜,可到了我嘴里又是那么的苦。
  “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掩饰这份尴尬,可又必须我来打破这份尴尬。
  佟雪拢了拢发丝,说道:“回来取一点东西。”
  她这是在骗我,因为上次她就已经拿走了属于她的所有东西,她只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借口而已。
  直直的盯着她:“是不是受了委屈!?操-他妈的,老子打死他!”
  沙哑的嘶吼,不足以宣泄出我心里的不满,爱了佟雪七年,从不曾让她受过委屈,而那个男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我绝对无法饶恕!
  真正的喜欢或者是爱,是说不出口挽留的,因为尊严不允许我这么做。可在她受了委屈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应该给她出头,至少她是我带到这座冰冷、繁华的城市来的。
  “他没有。”
  佟雪赶忙开口,辩解道:“我真的是回来取一些东西。”
  这个时候,我已经酒醒大半,大脑能够照常运转,“上次回来的时候那个箱子就已经被你抱走了。”苦笑一声,我道:“是我唐突了,你有自己的苦衷,而我又不是你的谁,哪有资格去管?”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佟雪脸上闪过挣扎,眼中流露出不该存在的柔情,她道:“我只是我只是路过这里,就想到上来看看,没别的意思。”
  “敲门的时候你没反应,又听到房子里有声音,我担心你出事儿,所以就进来了”佟雪翻了下衣兜,拿出一把钥匙,递到我面前:“正好把它还给你。”
  “小佟雪,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
  她笃定道:“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曾经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看着她明亮的眸子,我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心中出现一抹不该出现的失落,难免会想,如果她是骗我的该有多好,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揍那个男人一顿,然后将佟雪夺回来,带她离开这座冰冷的城市,回到老家那座小城里生活,一儿一女,平淡祥和。
  但她没有给我这个如果,我也知道,在见识了这个世界的繁华之后,她很难再跟我回到最初,还是两条路上的人,最好。
  接过她递给我的钥匙,也断绝了她以后再来这里的理由,佟雪站了起来,“喝口水就睡觉吧,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我叫住了她:“前不久我爸来过,他跟我说叔叔病了,怎么回事?”

  “哦没什么大问题,老毛病了而已。”
  佟雪顿了顿,问道:“叔叔怎么会突然过来?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没有,还是老样子,我跟他说你在外面学习,只是这么瞒下去也不是回事儿,我想好了,今年回家我就跟他们坦白,我不能耽误你了。”
  “陈默”佟雪喊了我一声。
  “没事儿,我走了,你多保重。”
  “嗯,你也是。”
  怅然若失的坐在地上,从凌乱堆放的啤酒罐中,我翻到了一盒还没有拆封的香烟,打开包装,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支。
  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朦胧的烟雾在灯光的映衬下,别具美感,辛辣的尼古丁被我吸进肺叶,以此来慰藉我那颗随着佟雪出现而悸动的心脏
  “一个人在这惆怅?”
  原来,阿杜已经醒了过来。
  “还想喝酒吗?”我问。
  “如果你有钱支付我们住院费的话,可以。”
  “那还是算了。”摇摇头,将烟扔到他那边,“你都看见了吧?”

  “本来我不想看的,可是你的声音太大,吵到了我。”
  “呵,我他妈是不是挺可笑的?”
  “不。”杜城否定道:“在我看来并不可笑因为我们经历相仿,我差不多理解你的感受。但,同样的,我替佟雪感到悲哀。”
  “悲哀?”

  阿杜吧嗒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就是可悲,从我这个外人的角度看来,你还喜欢她,她也还爱着你,可你什么话都不敢开口,不敢挽留,更不敢表露心事。”
  “别闹了,她怎么可能还爱着我”笑了半晌,我注视着杜城,解释道:“如果她对我还有爱,那么一年前她就不会走可能我心里会有不甘,但我没有埋怨,因为我知道她离开是对的,毕竟她一直想留在北京,而我又无法在这里给她一个家。”
  “陈默,你觉得你懂她吗?”
  “我懂她甚至超过我自己。”
  “那你就没看出来她什么意思?”
  又怎么会看不出呢,只是我不想承认而已,分开至今,我们已经见过几面,曾一度以为不会在这座城市中遇见,可每次的相遇,又都那样偶然,偶然到了刻意的程度。

  “你还是不懂她,所以我为她感到可悲。”杜城重重地吸尽了香烟,丢进了啤酒罐里,他道:“我不知道在你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确切的说,我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想你也不知道。”
  “我问过为什么,她当时说的很清楚,厌倦了这种节衣缩食的生活,更为将来要还一辈子房贷而惶恐。”
  “那你又挽留过没有?”
  “没有”
  “所以她很悲哀。”

  “或许吧。”
  叹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对他说道:“你睡床,我睡沙发,就这样吧。”
  杜城是我的朋友,他又是一个很好的旁观者,我跟佟雪之间发生的事情,他能看到很多我看不到的东西,直到他今天提及,我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
  也许他说的对,在佟雪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才让她选择离开我。只是,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一起,又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呢?
  杜城已经去卧室睡觉了,我一个人倒在沙发上,辗转反侧,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回忆我们之前的点滴,甜,涩,紧接着就是疼痛
  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我才闭上眼沉沉睡去,留下了一地烟灰。
  中午时分,我被电话的响声吵醒,林佳一告诉我,让我去第三医院,她在那里等我。
  忍着酸疼,下了沙发,伸了伸懒腰,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直到我看见厨房里的热水壶被装满了之后,我才确定,佟雪昨夜真的来过。
  对着卧室喊了一声,我记得昨天我让他睡在那里。
  久久没有回应,我又喊道:“大中午的,不饿吗,起来吃饭了。”
  还是没有回应,心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懒,当我打开卧室的门之后,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家伙已经离开。
  揉了揉脸,在卫生间洗漱过后,匆匆出门而去。

  赶到第三医院的时候,已经两点有余,在医院门口的小铺,我买了一个果篮之后给林佳一打了一个电话。
  “我到了,你在哪?”
  “等我几分钟,我去接你。”
  “他的病房在哪,我可以自己过去的。”
  “其实我还没到,现在有个红灯,五分钟左右我能到。”
  “好吧,我等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