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68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他妈慢点,整个鱼缸里就你一个,还有人能跟你抢不成?”
  只是我得不到答案,因为它不会说话,更听不懂人话。
  这个寂寞的夜,我需要一个人来陪,不是需要姑娘,更不是什么解决生理问题,只是单纯的需要一个人来陪,说说话,然后一起喝上两杯酒。
  可大家都很忙,每个单独的个体,生活在这座日渐冰冷的城市里,谁又会想起谁?
  放空自己,我躺在了床上,凝视着洁白的天花板,成了我唯一能做的事情,点上一支烟,对着白炽灯吐出一个个不规则的烟圈,借此来消磨生命,浪费时间
  ‘叮咚’

  微信提示音将我惊醒,满怀期待的点开,却只是一条推送的新闻,想想也对,有谁能在这个美好的周五想起还有我这么一个人?
  正当我准备关机的时候,它又响了一声。
  “嘿,这推送还没完了?”
  只是当我点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在这座城市中,还会有人想起我。
  杜城。
  “嘛呢?”
  听过他的语音,我笑了笑,回道:“床上躺尸呢。”
  “后海还是工体,随你挑。”

  “哪也不去。”
  “你丫别是染病了,平时找人的时候可数你最欢实。”隔着屏幕,我都能看到他的贱笑。
  “滚”紧跟着我又给他发了一条语音道:“哥们没多少钱了,你也别装大户,你现在要有空就家里来,反正我家里有很大地方。”
  “一个小时之后见。”
  坦诚,直白,没有利益掺杂了,这是一种无数人追求想要达到的人际关系,庆幸的是,我有这样的朋友。
  趁着阿杜没到的这个间隙,我到楼下便利店里拎了一箱啤酒,三盒烟,还有几袋花生米,至于熟食那些东西,他会带来的,这么些年,我们早就形成了默契。
  在厨房里炒了两道下酒菜,正炖着一锅牛肉的时候,阿杜来了。
  “喏,泡椒鸡爪、牛头肉,还有点拌菜。”
  “你先坐着,炖锅也快好了。”
  阿杜随意的坐在餐桌前,等我将一切都做好之后,他的面前已经摆着两个空酒罐了。
  “嚯,你丫还真是来喝酒的。”
  “我就是渴了。”阿杜打了个酒嗝,说道。

  “你他妈真是绝了。”笑骂了一句,我叮嘱道:“趁热吃吧,肚子里有点东西之后再喝,反正哥们有的是时间。”
  酒过三巡,杜城犹豫着开口:“听阳子说,你”
  “嗯。”喝了一口酒,我道:“哥们现在也算是一网红,牛逼吧!”
  “嗨,那属实是牛逼。”杜城跟着我干了一个,然后又问:“那你现在找到工作了没?没找到的话,跟着我串台吧,不比你干活赚的少。”
  “别提了。只怕两年之内我都没法儿失业了。”旋即,我把张瑶的那个奇葩要求跟他说了一遍。

  “你真没睡她?”
  “那你是真傻-逼。”杜城夹了一口菜,感慨道。
  “也不能这么说吧,要不是我爸来了,没准这事吧,主要是看缘分。”
  “依仗着你没睡,不然等佟雪回来的时候,你肯定过意不去。”
  闻言,我不自然的怔住片刻,拿着筷子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过了半晌,缓缓放下筷子,自行点上一支烟,吧嗒吸了一口:“阿杜。”
  “我跟她我跟佟雪,玩完了。”
  时隔一年半,我终于对朋友坦白。
  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以后,我再也不用听别人羡慕我们之间爱情的话,再也不用跟别人说她出国学习去还没回来,更不用自己骗自己了。

  阿杜错愕道:“她在巴黎遇到土豪了?”
  “不是她根本没有就没有出国,之前一直都在骗你们我们在一年前就分了。”苦笑一声,打开一罐啤酒,顺着喉咙灌了下去。
  “这哎”
  终究化成一声长叹,阿杜陪着我,一罐接一罐的喝着纯粮大麦酿制的啤酒,谁都没有说话

  醉意上头,我仿佛回到了春天的小城,我跟她在铺满青草的河边走着,空中飘着的气泡,在阳光的映衬下,闪烁出彩虹的颜色直到风将它们吹破
  或许,我跟佟雪之间曾经存在过的爱情,就是破碎了的泡沫。
  越过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阿杜,啤酒罐被我踩得嘎吱嘎吱响,我倒在了地上灯光下,她笑的可真美,也只有在我醉到不省人事的时候,才能见到她吧?
  “陈默,你醒醒,地上凉。”
  朦胧中,我听到好像有人在呼唤着我,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日光灯晃的我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下意识抬起手挡在眼前,头痛欲裂中,嘴里一阵干渴
  我好像一直在跟杜城喝酒,然后就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挣扎着想起来,可身上异常瘫软,仿佛酒精腐蚀了我的每一块骨头。

  强忍着不适,看向了餐桌的位置,发现杜城还倒在那里,轰鸣的呼噜声让我知道他还活着那么,又是谁把我叫醒?毕竟这个房间里只有我跟阿杜两个人。
  难道是我做的梦吗?
  自嘲一笑,心道燕京还是后劲儿不足,不然我又怎么可能让梦给叫醒?
  叹了口气,换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我又倒了下去,不是我懒,放着床不去睡,而是现在的身体真的不允许我乱动
  “你怎么又躺下啦?不是说过地上凉的嘛,你这人总是这样,不能喝酒偏偏喝的比谁都多”一个女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我感受到她扶着我半躺起来,然后把杯子凑到我嘴边,说道:“喝口水清醒清醒。”

  “嘿,这梦做的跟他妈真的一样。”
  笑了一声,喃喃说道。家里都多久没进过女人了,又怎么会有女人在我喝醉的时候照顾我?
  或许,真的是我太过寂寞。
  “你睁开眼看看。”那人说着,竟捏了我脸一下。
  脸上传来的温度告诉我,真的有这么一个女人存在!!!

  睁开眼,缓缓回头,脑后感受到的是一片惊人的柔软,费力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那个我无数次憧憬过的未来我此时竟躺在她的怀里。
  一如一年多以前的那样,每次喝多了回来,都是她的唠叨跟关怀。
  这一定是梦。
  一定是我太想她,才会分不清梦境,沉醉在梦里竟无知的认为是现实。
  是梦也好,至少我们还能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说是要放下,可我又怎能轻易的做到那十一笔画所定义好的含义?
  伸出手,我做了一个曾经经常做,但已经没有身份再去做的动作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细腻的触感是那样的熟悉,就跟以前一样。
  “小小雪,你怎么瘦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我我想你,真的很想,你看咱们家什么都没变,只是,它为什么会这么空旷?又为什么会这样冰冷你看我多他妈的可怜,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你我真的很想你,我也真的很恨你。”
  所有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在此刻全部被我吐露出来,反正都是梦,又何必怕她见到我的软弱?
  佟雪叫了我一声,把水递到我面前,“你仔细看看我这不是梦,你先喝口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