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2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16 15:44:45
  这个周人发源地的“邰”在哪里呢?古人认为“邰”地就是秦汉时期的斄(tái)县,也就是现在的陕西咸阳市武功县;不过因晋南至今流传很多后稷神话,且有“稷山”、“稷亭”等地名,尤其是史书说后稷曾经臣事定都平阳(今山西临汾)的尧帝,所以自国学大师钱穆开始,近代很多史学大家如吕思勉、陈梦家、王玉哲等,都认为“邰”应该在今天的晋南一带。孰是孰非,虽然有了现代考古业,但因为考古学家也难以确定先周早期文化的特征到底为何,故而至今也难以论定。实际上上古之时地多人少,部族的流动性很强,说不定后稷所在的部族在晋南、陕西都呆过,都留下过足迹,也未可知。

  日期:2017-09-16 15:49:26
  “邰”的地望我们就不纠结了,我们再来说说“后稷”这个称号。“后稷”称号中的“稷”,它本身就是一种农作物,一般认为是粟;而后稷的“后”字,可不是先後的“後”(繁体字先后的後是双人旁那个),而是指君主的意思。大家熟知的射日的那个“后羿”,他名字中的“后”,也是“君主”这意思。那么“后稷”一词,显然就是“庄稼之王”之意。庄稼之王的农活能不好吗?而且周人的“周”字,甲骨文写法为“田”字里面加很多小“点”

  ,就像一块划好的田地,地里面长满了庄稼(小点们)。显然,“周人”就是种田农夫之意。他们的始祖后稷,自然也必须得是农活干得最好的人了。后来周人发达,建立了周朝之后,就隆重祭祀始祖后稷,以之为农神。后来我们中国人说国家是“社稷”,就是因为国家要祭祀社神(土地神)和农神。而这一传统,就是从周朝传下来的。
  日期:2017-09-16 15:51:19

  不过传统史书上记载的上古史,都是夹杂着大量的神话传说的。古人可以把神话传说混在历史里一起写,我们现代人,却不能不加辨析地照抄了事。大家看了《史记》中记载的后稷故事,肯定都明白,其中那个姜嫄感孕而生的荒诞桥段,显然是神话,任谁也不会当真。不过我还要告诉大家的是,其实后稷的母亲姜嫄是帝喾“元妃”这事,也是信不得的。因为据《史记》以及《大戴礼记·帝系》、《世本》等古书记载,帝喾除了娶了后稷母亲姜嫄这个“元妃”、有了后稷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外,还娶了三个“次妃”即小妃子,生下了另外三个大人物儿子:

  娶了有娀氏(娀读松)之女简狄,生下了商王族始祖“契”(读泻);
  娶了陈锋氏之女庆都,生了上古唐朝(陶唐氏)的君主、五帝之一的尧帝;
  娶了娵訾氏(读居资)之女常仪,生下了上古帝王帝挚。

  也就是说按这种说法,周人始祖后稷、商人的始祖契、五帝之一的唐尧以及上古帝王帝挚,就都成帝喾家的四兄弟了。不但如此,传说中建立夏朝的大禹,《史记·五帝本纪》说他是黄帝的五世玄孙(黄帝—昌意—颛顼—鲧—大禹),而帝喾则是黄帝的曾孙(黄帝—玄嚣—蟜极—帝喾),那说明大禹也是帝喾的堂侄儿。您看看,照这种说法,唐、夏、商、周四代的始祖包括帝挚,就都成了帝喾家的子侄了(当然也都是黄帝的后代)。这样的事儿,您信吗?尤其是商人以玄鸟为图腾,是源自东北方的民族(“玄”即代表北方、鸟是东方人的图腾),显然与发祥于西北部的周人是两个方向。通过考古检测商代古墓中的商人遗骸和周人遗骸,也可以发现商人属于“古东北类型”,而周人属于“古西北类型”。要说这两族要是出自一个祖宗,真是有点拉郎配了。这种四代同源的说法,自然是不可信的。因此在此,我们还要说道说道中国的上古神话传说。

  日期:2017-09-16 15:52:49
  话说中国上古时的各个部族,其实都有本部族信奉的最高神,或自己的始祖神。如周人的后稷,商人的契,东夷集团的太昊(太皞)、少昊(少皞)、伯益等,楚人的祝融……他们的这些神,这些始祖,本来都是独立的,互不牵扯的。因为各部族的发展有早有晚,所以他们的这些神、这些始祖,应该也不是一个时代的。但是到了商周尤其是春秋战国以后,随着政权的大一统,以及各部族逐渐融合成华夏民族,人们就把原先各部族分别传说的神或始祖,都编到一块去了,把神话传说“历史化”,编成了一个所谓的“上古帝王将相神话谱系”。在这个谱系中,某些在上古时或后世地位、影响较大的部族的神或始祖,就成了“三皇五帝”,而另一些在上古时或后世地位、影响较小的部族的神或始祖,就成了他们的臣子。其实上古时代部族林立,哪有什么后世帝王臣子井然有序的朝廷的存在?这个谱系中还有一个主线,那就是原本出现很晚(东周出现)的天神黄帝,成为这个谱系中很多上古部族的共同人间始祖。不过因为编的人很多,这些人又尊崇自己所在国家、地区、部族的上古神或始祖,所以编出的“上古帝王将相神话谱系”的版本也有很多,于是就出现各种不同的、甚至互相抵触的说法。虽说上古神话传说中可能包含着某些历史的真相,但我们决不能因此,就直接把这些神话传说当成真实的历史看。

  日期:2017-09-16 15:54:00
  周人记述自己始祖后稷降生的史诗《诗经·大雅·生民》篇,也能证明后稷与帝喾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据考证,《生民》篇的写成时代相当早,至少在西周早期。它关于姜嫄和后稷的记述,是传世史料中最早的。该诗中也有姜嫄踩了上帝的大脚印之后感应怀孕生下弃的桥段,但不同且最关键的是,这首诗里只字未提帝喾,当然更没有说姜嫄是帝喾的老婆。显然在周人最早的始祖神话中,后稷是“无父而生”的人。早期周人自己叙述自己祖宗事迹的史诗,肯定不会弄错。这证明后稷最初只是周人传说中的始祖或始祖神,完全不在所谓的上古“帝王将相”神话谱系中。所谓帝喾是后稷名义上的爹的故事,是东周之后的人,在构建上古“帝王将相”神话谱系时,才在“无夫的姜嫄踩大脚怪脚印生子”的基础上,画蛇添足式地加上的,其目的显然为了是抬高周人始祖后稷的身价。后稷“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反映当时周人正处在从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变的过程中。历史上的后稷,应该是周族进入父系时代后第一个能明确的男性始祖,或周族进入父系时代后第一个有丰功伟绩、值得后世纪念的男性。

  不过还有个问题有人可能会问,那就是东周、秦汉以后的人们在构建上古“帝王将相”神话谱系时,为什么会把周人始祖后稷、商人始祖契这些古代传说中的帝王,都归到帝喾的门内,说成是帝喾的儿子呢?古人虽然是编故事,但是编故事也是要有点由头滴。这其实就和帝喾的原型有关。帝喾实际上并不是一个上古真实存在过的“人”,它的原型其实就是商人心中的“上帝”神、“宇宙”神,也就是《山海经》中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自然神“帝俊”,还有人考证他其实也就是天神“黄帝”。古时有一种在圆形的坛上祭天的礼仪,也就是“祭昊天于圜丘”的“禘礼”,如今北京的天坛公园里就仍然保存着明清帝王祭天的“圜丘”。商人和周人在“禘礼”中,都把帝喾当做“昊天”来祭祀。而在古代,古人也把祭祀始祖的礼仪叫做“禘礼”。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后人于是就把商周“祭天禘礼”与“祭祖禘礼”混淆,误以为帝喾是商人、周人的共同始祖,进而编出商契和后稷都是帝喾儿子的神话。而且说周人的始祖后稷是帝喾“元妃”生的,商人的始祖契是帝喾“次妃”生的,这种说法显然是周人在占商人的便宜(我周人是嫡你商人是庶),自然是进入周朝以后由周人一方编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