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2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是于向荣亲自交代下来的“要犯”,本身也是个能量强大的人,据说和县纪委书记,梁鑫的顶头上司沈度之间关系暧昧。所以梁鑫才借了临县的据点,防止手下泄了秘密。
  陈九江一进梁鑫的小黑车,立刻被蒙上眼睛带了眼罩。陈九江对此深为不满意,他说:“梁书记,我可不是犯人,凭什么又是手铐又是眼罩的?我不服,我要抗议。”
  梁鑫没有理睬他,悄无声息的冲后座的汉子努了努嘴。那汉子立刻大声道:“陈书记,我劝你还是安静点,免得路上再吃苦头。”
  这下陈九江立刻安静了。人家说的对呀,现在可是在人家的手中呢,还提甚么权利,申诉的,可不就是太幼稚了。想到这,陈九江也稳定了下来,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冷静。

  冷静下来的陈九江,那脑壳可是锃亮的。转起来比电脑还要快上一拍。他心想,看这架势可不就是于向荣搞的鬼吗。否则他梁鑫吃饱了撑的来搞自己。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不是他和梁鑫的问题,而是他和于向荣的问题。我们常说,找到问题,解决问题。现在问题找到了,那么就想办法解决吧。
  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关键点,其一是,让于向荣让步,不再计较。于向荣能让步吗?当然不能呀。谁能像海阔那样,绿帽子戴了一大堆,还欣然悦然。而且陈九江也不是于向荣的上级啊,可没办法给于向荣提个科长干干。
  陈九江真的想从此处着手的话,就必须有一位级别不低的领导帮他出面疏通一下于向荣那颗受伤的心。陈九江就想到了吕栋梁,如果吕栋梁不走,于向荣是动不了他的。但是吕栋梁走了,不但走了,还走的很远,一下跑到外省去了。
  那么吕栋梁的话就变的苍白无力了。至于吕栋梁的老子,老吕同志,那就想也不要想了。人家堂堂的一个省委书记,会来给你说情?
  现在能走的就是第二条路了,把自己摘干净。不管你纪委是个炼油厂还是清蒸寺,咱身上没毛病你也乃不了我何。
  陈九江这几年来在河西混的可是风生水起,上上下下全都是他小陈书记的人。此刻他那权威可称得上是一手遮天,闭目遮日呀。若说真的没有一点问题那是不可能的。不说别的,就是逢年过节,收的过节费,就够他喝一壶的。
  但是这也不能怨他呀,他可没有伸着手挨家挨户的要啊。是下面人主动送上来的,若是有一个不收,那个人只怕一年也做不了好梦呀。
  细细想想,这个问题既是问题,又不是问题。毕竟河西乡所有的干部不可能一哄而起,联着名的告他啊。

  如此一来,剩下的就是一些大事情了。比如修路,建新街,搞旅游和农产品公司。陈九江又将这些事情一一的过滤了一遍。
  河西乡三年来横七竖八的修了不少的路。可是每一条都是富美丽主持的。陈九江除了吃上两顿饭,拿过两条烟,可连杯奶都没有摸到。当然,陈九江也不敢摸,因为富美丽和他可不是一条心。
  农产品公司里是张海洋在主持,张海洋是个靠的住的人。再者人家的账目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无论是谁,都挑不出毛病来。当然也找不出陈九江的影子来。
  至于新街建设,这个项目上马的时候确实得罪了一些人。可那毕竟是路爱国的政绩,陈九江此前也点过了路爱国。无论路爱国想借机翻起怎样的浪花,都不会舍弃了自己的老命,和他血拼。他也就是个看别人打架,捡捡帽子的主。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旅游开发和罐头厂了。罐头厂的事情历经两任书记,一位县长。早就盖棺定论的事情。谁也搞不出花来。即便真的有人想做文章,也要掂量一下于向荣的态度,毕竟当初兼并县里厂房的时候。他老于是拍了板的。
  至于长寿山,那里更安全了,不谈陈九江和卓越的关系。单说卓越的身份,就会让所以的人望而却步。

  如此一来,陈九江还怕什么呢?哥们喜欢洗澡,皮肤好好。面部洁白,无螨无垢。即便你纪委是再好的搓澡工,哥们身上没灰,可不会认账。
  一趟小黑车坐下来,陈九江的心里反而安稳了下来。他暗自给自己打气,怕什么呢。反正我清清白白似竹子,芬芬芳芳如青莲。自然要拿出狂风吹不弯,大雪压不折的气势来。
  当陈九江摘下眼罩,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更小的单间。这个小房间四壁皆白,没有窗户。只是在冲着门的墙上挂了一个小小的换气扇,来保证空气的流畅。
  不大的空间里,摆了一张老式的办公桌。这桌子只有一个面,连个抽屉都没有。那桌子上亮着一盏台灯,正刺着陈九江的眼睛。
  陈九江努力的挤了两下眼,才看清桌子的对面,还有两把椅子,那椅子上正坐着梁鑫和一名瘦弱的纪委干部。
  看见此情此景,陈九江只得用一声感叹来舒缓心怀。这他麻麻的,这哪是什么纪委呀,跟那抗日神剧中的日本特高科也差不了多少。

  梁鑫还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他指了指身边那位对陈九江说:“陈书记,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咱们纪委贾诸葛,贾主任。以后你俩要好好相处。”
  陈九江伸出了手,摇了摇上面的手铐,强作笑颜的说道:“原来是贾主任,真是幸会。早就听说贾主任的威名,人人都说你是赛诸葛,今日一见果然风姿过人。只是我手上不方便,没法和你握手。”
  贾诸葛没想到陈九江到了这个时候还如此淡然,不由高看了他几分,也笑着说道:“一点虚名,当不得真。还是久仰陈书记您的威名。听说您那一手板砖,可玩的通透。”
  贾诸葛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陈九江手上的铐子拿了下去。其实纪委抓人,一般是不用铐子的。这不符合他们的作风,但是到了梁鑫这,就不一样了。他就喜欢这个调调,通过他所谓的“戴手表”,好告诉那被抓的人,你看,你们可都是罪人呢,还是赶紧交代吧。
  陈九江活动了一下手腕,认真的说道:“没见到你们之前,兄弟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进了你们的小黑车,我才意识道,若说打黑砖,下绊子,大河上下,可唯你们纪委独尊。”
  梁鑫是个直筒子他可没有贾诸葛肚子那么多的弯弯绕。进了小黑屋,就他梁鑫说了算,那容得陈九江如此放肆。当下就拉下了面上的假笑,威严的说道:“陈九江,今儿个抓你来,是让你交代问题的。可不是听你闲扯淡的。咱们党的政策你也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是赶紧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陈九江道:“梁书记你可别吓唬我。我被你们请到这里,可什么都不知道呢,怎么交代?交代什么呢?”
  陈九江话音一落,身后阴影里就窜出一个人来,那人右手一扬,呼的一巴掌就向陈九江的头上飞去。口中还大声嚷嚷道:“马勒戈壁的,到了这里还不老实。”
  日期:2018-03-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