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1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梁鑫信誓旦旦的谈着保密原则的时候,他们的计划就已经泄密到了陈九江那里。陈九江接到林会吟的来电也很差异。自从那次厕所门事件之后,两个人可是聚少离多。即便是见了面也只是客气的说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然后又各奔东西。
  林会吟笑着问陈九江:“陈书记,最近怎么不来县里了?”
  “我可不像你呀,妇唱夫随,跟着何志章书记,一下就鱼跃龙门,进了县城。我在这穷乡僻壤,收麦种稻,忙的可不亦乐乎呢。”陈九江心说现在哪还有这个心情呀,还是呆在乡里保险些。
  林会吟呸了一声道:“陈书记,你可真没良心,我好心给你报信,你还调侃我。再这样我可挂了呀。”
  陈九江这个时候最害怕就是失联,一听她说有信息,立刻端正了态度,说道:“会吟姐,我可一直都惦记着你呢。做梦都想着能和你再续前缘,怎么会调侃你呢?还是再多聊聊,抚慰一下相思之苦。”
  陈九江这话说的半真半假。说是真的,可真的一点不假。尤其是林会吟那一身弹性十足的健美酮体,陈九江直到现在还念念不忘。可惜当初阴差阳错,就是没能深入了解。
  但是在现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刻,陈九江可一点这样的心思都没有了。咱也是个有智慧的聪明人不是,咋能还没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呢?陈九江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是为了套她的话。

  其实即便他不套,林会吟也会和他说的。林会吟和黎志玲一样,一见了陈九江,居然就犯了花痴。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这个看着平凡,却又样样出众的年轻书记。不但心里喜欢的紧,就连梦里也三不五时的闪过他身影,简直就是魂牵梦绕,心驰神往啊。可惜的是,就不知道他的心里是不是也这样呢。
  听了陈九江的话,林会吟心里热乎乎的,她说道:“你这样说,可没辜负我的一片心。陈书记,你最好还是要加强和县里的沟通。我可看见你们乡的路乡长和富美丽书记经常进城,把酒言欢呢。”
  陈九江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不会吧。于向荣在县里想要办我的事,怎么路爱国和富美丽居然勾搭上了呢?而且这事还是林会吟说的,必然是少不了何志章的参与了。这下可坏了事了。
  陈九江这么一沉默,林会吟也感知到了,她在那边接着说道:“陈书记,你可要小心一点,我可听说他们谈的都是你的事情呢。”
  陈九江真诚的说道:“谢谢会吟姐。这事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想问一下,除了这几个人,还有没有别人参与。”
  陈九江虽然没有说具体是哪几个人,但是毫无疑问,他说的“这几个人”里是包含了何志章的,所以林会吟就说出了小眼镜徐世英的名字。

  陈九江挂了电话,就在那沉思起来。看来于向荣是要彻底的对自己动手了,再也不讲什么救命之恩了。
  其实这救命之恩也是一把双刃剑。人们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是当这恩情比涌泉还大的时候,就没法相报了。这恩情就变成了压人的枷锁。所以,最后极其容易变成了以怨报德。
  于向荣现在下了死手,估计也有这样的心理。恐怕只有到陈九江垂死之时,再放他一马,才能恩怨两清。
  富美丽会积极的响应于向荣的号召,陈九江是能够猜的出来的。不过依她的能力却翻不出什么浪来。但是有路爱国的参与,可就不一样了。他不但是河西的老人,见证了自己的成长,更有着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的关系,只要他愿意出手,自己落败可是分分钟的事情。
  看来当初对路爱国的那些束缚只怕起不到作用了。毕竟那还是吕栋梁的时代,不但遥远,而且还被纪委处理过了的,现在再提,为时已晚。关键的是,于向荣不是吕栋梁,他对路爱国的那些破事是不感兴趣的。他感兴趣的,是陈九江啥时候进去。
  路爱国这混蛋,参与进来,陈九江还能理解。可是何志章又图了什么呢?难道单纯的为他的相好富美丽站岗?只怕未必,他能站到明面上和小眼镜徐世英一起同台共舞,多是抱了示好于向荣的心。看来县里的传言只怕是真的,说他进了常委后,和富春生之间貌合神离,早就起了另起炉灶,再立门户的心思。此时看来,只怕不假。
  可是这些事情已经不是他陈九江应该关心的了,他现在一头一脑都是蚊子叮的大包,可没有时间替别人挠痒痒呢。
  由此陈九江又想到了刚来电话的林会吟,不知她到底为啥会在这危机的时刻给自己来电话。难道就是因为当初自己帮她提裤子的举手之情,还是另有所图呢?陈九江也说不清楚。
  这搞女人还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金波因为搞女人,至今还在监狱里改造思想。而自己因为同样的原因,也面临着一样的艰难处境。可是同样因为这个原因,林会吟却甘冒奇险为自己透漏风声。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陈九江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总结感慨的时候,还是赶紧逆流而上,堵篱笆去吧。

  陈九江摸起了电话,就将路爱国叫了过来。老路来的倒是很快,他故作轻松的给陈九江上了一颗烟,就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起来。
  陈九江拿着那颗烟,也不抽,只是倒过来轻轻的敲打着桌面。路爱国见他将自己叫来,却不说话,就笑着问道:“陈书记,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陈九江道:“最近我还真有点想法,正要和你谈谈呢。老路呀,红楼梦你可读过?”
  路爱国尴尬的笑了,他说道:“陈书记,我和你可不一样。你是大学生出身,有知识有文化有情操。我是个泥腿子呢,读那个干什么呢?不过我倒是看了两集电视剧,但是却看不大懂。”

  陈九江道:“老路啊,在我面前可就别藏着掖着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你那水品只怕比曹雪芹都高上几分。怎么会看不懂呢?”
  路爱国笑着说:“这有什么好藏着的呢?我看红楼梦可和别人不一样,只顾着看那里面金陵十三钗呢。哪有功夫去读书呢?”
  陈九江笑了笑道:“女人可是红颜祸水,整天盯着她们看,早晚是要出事的。”这可是陈九江的经验之谈了。可谓体会深刻,刻骨铭心呀。但是他那轻飘飘的话,却让路爱国体会不出他的蛋疼之感。反而勾出了路爱国的同感。
  路爱国点点头赞同的道:“你可说的真是,不说别人,就说贾瑞。若不是色胆包了天,怎么会命丧黄泉呢?”
  陈九江心说,哥们在自我检讨呢。你老小子居然敞开了批评,这可怎么能行呢。其实人家路爱国根本就没这个心思,是陈九江自己闻风丧胆,草木皆惊。
  陈九江接着说道:“是呀,那可真是怨贾瑞没眼色,什么花都想采。不过说到这里,就让我想起了王熙凤,不知道老哥对她是个啥样子的评价。”
  路爱国努力的咽着口水,说道:“那可是个好人儿,妙人儿。不但长的漂亮,还精明的很。人人都说她是女中的大丈夫,我看不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