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6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瑶不在,难得的可以不用去吸烟室吞云吐雾,站在二十一楼的窗子前,我向远处望着,天空带着点灰色的蔚蓝,自从那场雪之后,北京就再也没下过雪,私下里,我们都开起了玩笑,觉得帝都就是帝都,就连这种大自然赋予的洁白,想要进城都办不下进京证。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喜欢思考确切的说,是憧憬未来,佟雪离开我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久到我现在记不清她是什么模样,我刻意的让时间冲淡了她的痕迹仿佛那个女人一直不曾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那七年,不过只是我做的一场长梦而已,梦,不论是美梦还是噩梦,都有清醒的时候,而现在,正是该我清醒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
  以后再跟朋友聚会的时候,无论谁再问起她,我都会说,我们已经分开了
  走出这个怪圈之后,我又是否应该找个姑娘来填补我的寂寞?
  不,短时间之内不行。
  我怕,怕有天那个人也会因为一间房子离开我,在现实面前,所有的誓言都是那样苍白无力。
  轻轻眯上眼,我掐灭了香烟,扔进餐盒里,然后丢在垃圾桶中,晚上自然会有人将它清理好。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不知道谁会在这个时间来找张瑶。

  整理好衣襟,轻咳一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应道:“请进。”
  “陈秘,在呢?”
  来人是刘磊,他很从容的走了进来,关好门之后,跟我微笑着打招呼。
  “刘总?有什么事儿吗?您也知道张总出去谈业务了”
  “我不是来找她的。”
  “那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儿?”
  “其实也没什么,同事之间联络感情?”说过这话之后,刘磊自己都笑了,他从兜里拿出一盒烟,试着递给我一支。
  “张总的办公室里还是不抽烟的好,您说呢?”
  我拒绝了他,并不是因为什么规矩,只是不想接过来而已,可以说,在这家公司里,我不想跟任何人成为朋友,他们的脸上都挂着虚伪的面具,时间久了,我怕自己也变成这样。

  刘磊尴尬的笑了笑,将那支烟收进烟盒里,叹了口气,他很突兀的问道:“兄弟,跟我交个底,你跟张总是什么关系?”
  “除了上下级还能是什么?”我反问道。
  “博瑞自从张总接手以来,我就在这儿工作了,李秘书跟了她三年,你觉得”
  摆摆手,我打断了刘磊,说道:“关于人事调动这方面,你不该问我的,更何况我也不可能了解这样的内幕不是吗?”
  想不通刘磊为什么会问我这种问题,甚至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那抹敌意就好像我是他的情敌一般。
  “成。”他笑了笑:“暂且不论这个问题,那我想问你,你懂广告的拍摄吗?你又清楚纪梵希对于模特的要求是什么吗?”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跟张总否认我的提议?”
  “我并没有否认。”微笑的看着他,我道:“当时你不也在场吗?是她自己问的你,觉得你方案中的预算费用有点高您也知道我是个秘书,更是新来的员工,给领导出谋划策,好像没什么问题吧?”
  “呵,确实没问题。”
  刘磊冷笑着点点头:“只是你不该多管闲事的。”
  “刘总,你管的有点宽了吧?”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
  从他莫名其妙的对我有敌意开始,我就一直在忍耐着,而这时候他竟然又开始对我做出警告,这就不是忍耐能解决的了的了,在北京漂了这么些年,我比谁都清楚职场如战场这句话,该怂的时候我绝不会傻到反抗,同理,该反抗的时候,我也绝不会怂。
  更何况这件事儿我是在为张瑶做的,我不信在博瑞还有人能大过她。
  “对,我管的宽了。”
  刘磊阴测测的打量了我一眼,“时间还长,咱们走着瞧!”
  怔怔地看着摔门而出的刘磊,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就得罪了他,更没想到刚入职博瑞五天就有了一个敌人。按照我跟张瑶的约定,我是要在这工作满两年的,这才刚刚开始刘磊是博瑞的老人,又是策划部的主管经理,不用其他人,单是他们部门的人为难,就够我喝一壶了。
  轻叹一口气,我知道该来的是躲不掉的。
  既然他要与我为敌,认为我是他的绊脚石,那我就跟他斗斗好了,我并不是没有优势,至少我有张瑶,只要维系好跟张瑶的关系,他就动不了我。
  本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两年,可看这意思,生活并不能如我所愿。

  世事无奈,人无奈。
  整个下午,我都陷入进这个怪圈里,一切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莫名其妙,直到下班,我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昨夜答应过林佳一去听歌,然后我们明天一起去看她唯一的朋友,操出电话,我给她打了过去。
  “这么快就要拍摄吗?”接通电话后,她问。
  “怎么会,我找你就不能有别的事儿了吗?”苦笑一声,我道:“今儿去摆渡吗,我说过要去找你听歌的。”
  “不一定,老师突然安排了作业,今天可能不会去了。”
  心中难免会感到失落,一种没有言语可以形容的情绪萦绕在心头,笑了笑,我说道:“那你忙着吧,哥们回家睡大觉去了。”
  林佳一嗯了一声:“对了,你不是要去看看他吗这两天有时间的话,我给你电话,到时我们过去。”
  挂断电话,清楚的感受到了北风的侵袭,或许,这样的夜晚只适合窝在家里,可我租住的那间房子,不是比现在更加冰冷吗?
  这是一个矛盾的命题,也是一个我无法解答的难题。

  那条热带鱼见我喂了它饵料,激动的在水中跳跃着,溅起的水珠落在了我的身上,它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第一次跟姑娘睡觉的样子。
  日期:2018-09-21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