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6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相对于前几天的忙碌,这天我倒是难得清闲,给她跟韩萌订好机票之后,一整天我都待在办公室里,没有任务,空闲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丢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或许佟雪曾经说的对,我就是一头倔强地驴子,没有鞭策,永远找不到方向。
  晚六点,我准时离开了博瑞,罕见的,没有站在地铁口思索是去酒吧还是回家这种问题,带着张瑶交代的任务,我乘上了前往后海的地铁,心里祈祷着林佳一能在那。
  摆渡一如既往的热烈,这个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三五好友一起出来聚聚的,试图寻觅年轻姑娘共度的,职场失意买醉解愁的,情场得意乱撒狗粮的在这里,可以见到世间所有的人,男人、女人。从人群中挣脱出一个缝隙,我来到了吧台,正要习惯性的喊小白给我来杯酒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北京,多少人期待,多少人失望,多少人踌躇,最后又有多少人能留在这座城市?
  我是个念旧的人,不然不可能一整年都不换一种酒,更不可能只谈风月不谈恋爱。
  新来的酒保大概二十岁左右,脸上并未完全褪去稚嫩,不知道他会不会是下一个小白,也不知道他来北京又有什么愿望,这些我都不想知道了,因为我怕离别每当生命中失去一个朋友,我都会觉着那是命运给我的黑色幽默,即使知道那些人注定会成为这座城市的过客。或许,当有天我也沦为北京的过客之后,我才能明白,命运给予生活带给我的苦衷。

  “两百威。”我对着那个新来的酒保说道。
  格兰菲迪,带着奶油味的威士忌,当小白离开这里之后,我也该尝试着习惯那些不曾习惯的习惯了。
  他转过身,熟稔的从酒柜里拿出两百威递到我面前,那一刻,在他身上我见到了小白的影子,也许他刚来北京那会儿也是这样的吧?
  接过酒,喝了一口当做解渴,注视着台子的方向,我问:“林佳一还没来么?”

  “她是谁?”
  “每晚来摆渡驻唱的花儿或许你们更习惯称她为雌虎。”
  他啊了一声:“原来你是说那姑娘,她一会儿差不多就能到。怎么,你也对她感兴趣?”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作答。

  点上一支烟,安静地吸着,偶尔喝上一两口酒,突兀的,我开始厌恶这种堕落的生活。
  林佳一在九点左右才来到酒吧,已经记不得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此时再见她,她已经换了一个风格,扎了一个丸子头,耳朵上挂着黑框眼镜,一如既往的活泼,只是不知怎的,直觉告诉我,这丫头没有原来洒脱。
  迎了上去,在快到台子的位子拦住了她:“嘿,好久不见。”说着,我将那还没有打开的百威递给了她,“请你的。”
  她笑了,在昏暗灯光的映衬下,很明媚。
  “戒了。”
  “什么时候?”

  “前几天。”
  “那我真没赶上好时候。为什么会戒了?”摸着下巴看了她半晌,“不会是被我言中了,你真怀孕了吧?”
  “去你大爷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林佳一皱着可爱的眉头,活脱脱一只炸了毛的野猫。
  这个时候,我才在她身上见到了原本的影子,随意坐在椅子上,晃了晃手里的酒,“那总会有原因的吧?”
  “他不让喝。”她有些悲哀的说道:“他说喝酒对肝脏不好怕我步了他的后尘。”
  “他还好吧?”
  “如果把你的肝切掉三分之一,你会好吗?”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用酒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今天怎么过来了?”林佳一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不会是来见女同学的吧?”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记仇的女人大多容易衰老。”
  林佳一把我的脚踹到一边,“我先去唱歌,你在这边等我。”
  一个人留在这边喝酒,五百毫升的百威一会儿就被我喝的干净,眼神开始在这边四处寻觅着,姑娘们好像都是同一张脸,并没有找到可以一起起床的对象,索然无味中,林佳一登上了台子。
  一张小椅,一把吉他,舞台上的灯光聚集在她的身上,她扶正了麦架,试音之后,拨弄琴弦,“童话镇送给你们。”

  安静悠扬的伴奏响起,清脆醉人的嗓音从她口中传了出来。
  “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小红帽在担心大灰狼”
  “听说疯冒喜欢爱丽丝,丑小鸭会变成白天鹅”
  “总有一条蜿蜒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却又在爱里曲折,川流不息扬起水花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曲终。
  我却久久没能走出她构造出来的世界,在这世上真的存在那样的地方吗?单纯、美好、善良,没有利益,没有纠纷,正义永远都会战胜邪恶那样一座小镇,一定会比这座繁华而冰冷的城市好上不少,如果人们在那里生活,笑的时候才是由内而外的愉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微笑只能是个表情的吧?
  直到林佳一喊我,才从那个故事里走出来。
  “唱的真好。”我由衷的赞叹道。

  “这不是废话么。”她双臂环胸:“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的?”
  “至少有一个月没在摆渡看见你了,来了就堵住我要请我喝酒,不是找我,还能是来干嘛?”
  “真的,你不适合翻白眼。”我辩解道:“万一要是我寂寞难耐,出来买醉来了呢。”
  “哦那我走了。”
  我在背后叫住了她,耸耸肩,承认道:“你赢了,我确实是来找你的。”
  “可是我不想听了。”
  “丫头你这样很容易没有朋友。”
  “我唯一的朋友正在医院躺着,所以”
  “好吧,我的错。”
  尴尬的咳了一声,“我们公司要拍摄一支广告,我寻思着你不是北影的吗,正好可以试试,酬劳不菲哦。”
  “你不是律师么,怎么又出来找野模拉单子了?”
  当我将近一个月发生的事儿跟她说了之后,林佳一已经笑到直不起了腰
  “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
  “同情心只是给值得同情的人的,而你”林佳一双臂环胸,“你认为自己值得吗?”
  “我怎么了?”不解的看着她:“好像我并没有做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更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再者我也不可能对不起你不是吗,毕竟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不待她反驳,我接着说道:“这次来找你,真的只是公司需要模特,正巧我们认识,我觉得你可以仅此而已,还有一件事儿我得跟你说清楚,我们公司是上市的广告公司,接的单子都来自于品牌商,这次是准备拍摄纪梵希口红中国区发售的广告,我觉得这对你来说是次机会。”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们好像没好到那个程度吧?”
  “好吧,我们领导想省钱,找一个有点名气的模特过来,大概在十万块上下,我这个当秘书的,不得替领导分忧解难吗?”我坦诚的解释道。
  “你觉得我缺钱?还是觉得我未来会在那个圈子里缺少资源?”
  面对她的反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确实不了解她,我们之前也只仅仅见过几面,只是知道彼此名字的泛泛之交而已或许,是我想的太过天真,才这样突兀的过来找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