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6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只是一个秘书,在这里张瑶却将我提到了副总的位置,想不明白她的用意,而且听她话音儿的意思我跟那个提起话茬的梁总竟然见过,瞬间,我有点不知所措。
  尴尬的站了起来,摆上低姿态递上右手,“梁总您好,我是陈默,您叫我小陈儿就好。”

  “呵呵,你好。”
  梁总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跟我握手,一时间我放下不是,不放又不是,不上不下,很是难堪。
  “你待会要陪好他。”张瑶拉了我一下,待我坐下之后跟我耳语道。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是为人准则,俨然,那个梁总并不好相与,我又凭什么要陪好他?当然,我脸上的笑,还是做足了功夫,并且我跟张瑶之间的对话足够小声,他们不会听清。
  “谁让你得罪过他?”

  “那天在摆渡。”
  闻言,我不露痕迹的打量了起来梁总,联想到她提起的地点,猛然想起他是谁我坏过他的好事,而今对我这个态度,倒也说的过去了。
  陪酒,赔罪。
  当我想起梁总就是那个在酒吧占张瑶便宜的男人之后,我就明白她带我出来赴宴,说我是公司副总的目的是什么了。

  在这期间,之前预定好的菜,被陆续端了上来,张瑶很自然的扮演主人翁的角色,而我也竭尽所能的在旁陪衬着,酒过三巡,正事谈到差不多的时候,沐总跟张瑶还有那个从江苏来的李总,三个女人坐到了一起喝茶,将酒桌让给我们几个男人。
  这也代表着我赔罪的时间到了。
  端着满满的一杯五粮液,我走到梁总面前,低声道:“之前是弟弟不对,我给您赔个不是,您看是不是?”
  梁总不发一言,夹了一张薄饼,卷上烤鸭肉,对旁边的男人说:“王总,你们在苏州可是吃不到这么正宗的鸭肉,快尝尝。”
  端着酒杯的手在抖,偏偏又不能发作,如果此时我泼他一杯酒,那么带来的后果不难想象,张瑶一定会失去这个客户,并且我之后在北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这跟上次在酒吧的情况不一样,那个时候他理亏,即使我阻拦了他的好事他也不敢追究,只能吃下那个暗亏,而现在,梁总完全没了那个顾虑,因着这是商业洽谈。

  他是我们公司的客户,张瑶这个总裁都要对他和颜悦色,更何况我这个名义上的‘副总’?在其位谋其政,我想张瑶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需要我对这个男人赔罪,这样才能成功拿下一个对公司发展有很大帮助的单子。
  即使我不想担下这个重担,但,现实由不得我不这么做,甭管张瑶使了什么手段,我都要在博瑞工作两年,这也代表着公司的利益,跟我这两年切身相关。人,总要学会抉择,想到自己灰溜溜的回到家,父母关切心痛的眼光,我就必须要违背本心!
  笑了笑,装作没有看见梁总的做派,对着王总道:“王总,我梁哥这话说的对,即使苏州有全聚德,也不会做的像北京城这么正宗,况且这是冬天,吃点鸭肉好。”
  闻言,梁总嗤笑一声,倒是王总目露赞赏,操着一口带着吴语的普通话,轻哦一声,笑道:“这我倒要好好尝尝喽。”
  说着,吃了一口卷着鸭肉酱汁的薄饼,赞叹道:“味道不错,来,我们喝一个。”
  他主动的提起了酒,见状,我感激的看了王总一眼,知道这是他给我机会跟梁总一起干杯,端着装满白酒的杯子,跟他们撞了一下,当然,依照规矩,我的杯沿碰在了他们杯子的中部。
  三位老总意思意思,轻轻抿了一口,我则不然,决定好要‘赔罪’就要拿出自己的诚意,一口喝净了五十二度的白酒
  胃液翻滚着,酒意上头,甚至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血液的流动速度

  “小兄弟好酒量!”
  王总竖起拇指,赞了一声,另一个跟王总一起来的那个男人,亦是如此。只有梁总面色依然古井无波,看都没看我一眼。
  将一切尽收眼底,我忍着酒劲,夹了两口菜,试图压一下翻滚着的胃液,随后又满上一杯,讪笑着移到梁总边上,低声说道:“梁总,梁哥!上次在摆渡是我不对,弟弟跟您认错。”顿了下,望向那边喝茶聊天的张瑶,说道:“我跟瑶瑶不对,我跟张总之间”
  “甭说那话。”

  梁总摆摆手,打断了我,说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我能看出来,上次也有我的不是,不过”
  说着,梁总看向了我的杯子,打住言语。
  我知道他这是在给我台阶,平心而论,梁总已经足够善良,他完全可以不给我这个台阶下,甚至可以拿我这件事儿来要挟张瑶,逼她就范但他没有。
  看了眼满着的酒杯,又看了看他,深吸一口气:“谢了梁哥。”
  旋即举起杯子干了这杯酒,辛辣的酒精顺着喉咙流进早就翻滚的胃里,好似一团火,灼烧着整个身体。平时没少喝酒,但,像今天这样喝还是第一次,酒劲上头,看包间里的人都有重影,他们笑着,聊着,真他妈傻-逼极了,可我又有什么资格嘲笑?
  我是让他们取笑的对象。
  “咱那事儿,翻篇了。”梁总拍着我的肩膀说了句,然后他从放在桌子上的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我。

  趁着没有完全醉倒,用残存的理智,双手接过名片,做足了姿态,带着几分恭敬看了眼。
  “乘风娱乐,梁峰。”
  公司的名字,加上电话,没有多余的介绍,这一切都在告诉我,曾经得罪过的这个男人有多牛逼而他的动作,也说明了一点,我跟他之间的过节翻篇了。
  想想也是,在北京城以他的身份地位,完全没必要跟我这个年轻人过不去,后来我也曾分析过,这种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都会有,在我误导他张瑶是我女朋友之后,他也就失去了对她的兴趣,今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会停留在合作伙伴这层而已。
  下雪了,千呼万唤中,北京终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任由张瑶架着我走,残存的意识只能支撑着我不倒下,沐总跟着张瑶,在另一侧扶着我,依稀中,我听见她问张瑶道:“你不是挺恨这个家伙吗,为什么又要把他留在身边?”
  “也不能全怪他,所谓的恨,很大程度上是不甘吧再者说,有些时候我身边也需要一个男人,比方说今天。如果没有他,难保梁峰不会动什么歪心思。”张瑶喘着粗气说着,末了不忘跟沐青抱怨一句:“看着不胖,还挺沉的。”
  雪花落在我的肩膀,也落在了她的发梢。

  融化之后,化作了水珠,一阵风过,我也得以能睁开眼,看着她跟沐青扶着我,站定之后,打了一个酒嗝,推搡了她一下,结巴道:“嚯你你把我送到地铁站就好,我我能找到家,还有那犊子以后不能骚骚扰你了。”
  “呕”
  胃液翻滚着,没给我一丝准备,一把推开她们,我跑到了街边的垃圾桶旁,扶着就吐了起来
  张瑶跟沐青见状,小跑了过来,张瑶轻轻拍着我的后背,说道:“量力而为你不懂吗?”
  忍着难闻的气味,轻轻的回过头,说道:“大姐,你他妈带我来不就是给你挡酒的嘛?我不跟那孙子喝,最后喝的只能是你,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秘书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