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6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酸楚的嘟囔了一句,想不到有天自己也会开上价值三百多万的豪车。
  那次案子记忆犹新,她赔了齐宇不少东西,价值加在一起足够在亚运村那里买套房了,想不到现在的她还有如此殷实的家底,忍不住开始揣测那个女人的身家。
  摇摇头,我坐进驾驶室一键启动之后,适应了下记忆座椅,驱车行驶到干道边上开始等候,这种驾驶的舒适感,自打我拿到驾驶证开始还是第一次体验,不得不感叹资本的力量

  张瑶过了大概半小时才姗姗来迟,此时她又换了一个样子,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的身高,脚底还蹬着一双高跟,白色针织外套,长发自然而然的披肩,下身穿着妖娆的包臀裙,将她的身材的优势勾勒的淋漓尽致她无疑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之一,肤白如雪,柳叶弯眉下,是那双明亮如一汪湖水的眸子,本就丰润剔透的唇,被她度上了一层深红色,越发彰显出她女强人的本质。
  很自然的打开副驾驶的门,上车之后随意将价值不菲的手包丢在空地,感慨道:“北京这天儿够冷的了。”
  不露痕迹的瞄了她一眼,心道你穿这么点不冻死你丫就不错了,干咳一声问道:“张总,我们去哪?”
  “先去下王府井吧。”
  多听,多看,少说,这是跟领导接触的第一要务。
  一路无话,停好车之后,我摆着一张说不出几分虚伪的笑脸:“您去忙,我在这等您,那边结束之后给我电话,我去接您。”
  “下车,跟我一起去。”张瑶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我说话你听不见吗?”
  极不情愿的下了车,发现她坐在副驾驶没动,倒着小碎步跑到她那边,给她打开车门

  “下次这些事别让我提醒你。”张瑶冷冷的道。
  想到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终究一句话没说,暗道自己还需要很久才能适应这种雇从关系,强迫自己保持着微笑,没有发作。
  “挽着我。”
  “张总,只怕这有点不妥吧?”
  “废什么话!”
  “我卖艺不卖身啊!”
  张瑶翻了一个白眼,直接将手臂插在我臂弯里,带着我走出停车场,当她领着我钻进一家商场里之后,我才反应过来,问道:“您不是要赴宴去吗,怎么来这里?”
  “我不希望我的人给我丢了面子。”
  说着,张瑶松开手臂,径直来到一家范思哲专卖店,回身看了我一眼,对着店员道:“给他拿一身过得去的西装。”
  不明觉厉的挠了挠头,说道:“张总,不用您破费了吧。”
  “谁说我给你买了?从你工资里扣!”
  “谁让你不穿一身能拿的出手的衣服的?”她笑着反问。
  “这里最便宜的一身也要万八千的合着前两个月我是白干了?”
  “从你咨询费里扣,总可以了吧?”

  张瑶双臂环胸,淡淡的说着。
  最后花了小两万,才买到一件张瑶认为过得去的西装,在我一阵肉疼中,她结了账,末了不忘回头跟我说一句预支一个月咨询费的话。
  “全聚德。”
  张瑶惜字如金的对落后她身后半步的我说道。
  “北京全聚德这么多,你说的是哪一家?”
  “我们在哪?”她回过头,没好气的说道:“当热是王府井这家喽。”
  反倒成了我的不是,这下我又明白一真理,多余的话真不该说,哪怕是不懂也不例外,律师有律师的觉悟,秘书自然也该有秘书的准则。
  轻轻哦了一声,不发一言的跟在她后面走着。
  八点过一刻,我们来到了位于王府井的全聚德,古色古香的建筑,馆子跟王府的完美结合,好似瞬间穿越烤鸭,作为北京美食最典范的代表,其地位当属龙头,只是我想不通一点,能跟张瑶谈业务的人,至少他们的地位、身家都是对等的,为什么要选择在这样一家相对来说大众化的店里?
  来北京旅游的人,大多不会错过这个地方,单就说我,当时跟佟雪到北京的第一天,晚餐就是在这家全聚德解决的不自觉中,我又想起了她。
  直到跟张瑶来到包间,我也没说什么话,许是见我有些不正常,张瑶淡淡说道:“凡事多动脑子,这是秘书的第一准则,否则什么事都要我来提点,要你做什么?别忘了你可是欠了我五十万的人。”

  “怎么欠的你心里没数吗?”
  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此时的我,需要发泄,因为那个早就离开的女人。
  “呵,但至少已经成了事实,不是吗?”
  “是,张总说的话有错的么?”四下扫了一眼,我问:“他们还有多久能到?”
  “九点,怎么了?”
  “哦,没什么。”
  想要从兜里掏出香烟点上一支,只是忘记当时在商场的时候就换了衣服,原来的衣服都放在了车里,索然无味中,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在张瑶的注视下,自行喝了起来,丝毫没有身为一个秘书的觉悟,至少,溜须拍马这一点,我这辈子都学不会。
  “你不觉得忘点什么吗?”张瑶好笑的看着我,问道。
  将茶壶转到她的位置上,回了一句:“不好意思哈,倒是忘了你。”
  “怎么我觉着进来开始你就不对?”张瑶顿了下,“不管你有什么情绪,希望一会你不要表露出来,这次约谈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我去车里等你好了。”
  想也没想,就回了这一句话,我抗拒每一个有佟雪痕迹的地方,它足够将我撕裂,也足够让我失去理智,既然张瑶担心我的状态坏了好事,倒不如让我逃离。
  “陈默!”
  张瑶眯着眼,喊了我一声。
  “又他妈怎么了?”我反问。
  张瑶深吸一口气,压住将要喷发而出的情绪,冷漠道:“希望你找好自己的位置。”
  恍若惊雷,让我心中那层翻滚的湖面平静了下来现在不是我可以随心而为的时候,只要成长就注定了要遗忘一些事物还有人这种阵痛让人清醒,也让人迷茫。
  “抱歉,有烟吗?我想抽一支。”
  “喏。”

  张瑶从手包里拿出一盒女士香烟递给了我,“你要学着做心情的主人,而不是被它支配”
  一支烟的燃尽,我们迎来了今夜的第一个客人,赫然是我们楼上卓玛的沐总,她进来之后先是很诧异的打量了我一眼,进而跟张瑶窃窃耳语着。
  八点五十,张瑶宴请的客户悉数到来,三男一女,加上提前到的沐总,我们七个人各自落座,三个男人里有两个是江苏那边过来的,剩下的那个则是北京当地人,自打我坐下之后,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我。
  四十多岁,用时下的话来说,他是典型的油腻中年人。
  那种目光让人心慌,忍不住会去想他是不是有点特殊的癖好,我这边只能尴尬的笑笑当做回应,他那边若有所指的开口道:“张总可是从来不带男伴的,这位是”
  闻言,那几个人的目光也看了过来,莫名其妙的,我这个小秘书成了他们关注的对象,心道这个时候应该轮到我说些什么了,站起来刚要答话,张瑶那边就示意我坐下,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新晋的副总,正好大家熟悉一下,说起来梁总您跟他还认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