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9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惊慌问怎么办,阿碧在我身后沉默片刻,起身躲远了些。
  我仍是仓皇无措,四下寻找我该怎么办,曹荆易忽然闷笑,“她都懂的事,你怎么还不懂。”

  他艰难抬起手,按住我的头将我压下,嘴唇擦过他唇角,他本想继续,可他肩骨被车头撞击,碎裂了一块,根本 支撑不了他的动作,他蹙眉闷哼了声,手从我脑后踉跄垂落。
  我抱紧曹荆易,在他鼻梁和眉哏间细细亲吻着,很浅很轻,生怕让他更痛,我这样吻了几秒钟,他含笑说,“ 好了很多再往下些会更好。”
  我唇贴在他人中和上唇处,控制不住气笑,“你都这样了,还想占我便宜你这辈子太不正经。”
  他好笑无奈握住我的手,从他身下一滩血泊中拾起,“我什么样。这又不是我的血。”
  他轻轻掸去我掌心和指尖的血珠,“如果我流了这么多,还能有命和你说话吗”
  我知道他还在骗我,这些都是他的血,如果只是一星半点,他不会虚弱到这个地步,我咬着牙不吭声,雾气 又浮了满满一层,他冰冷的手指觖摸上我泪痕斑驳的面孔,他这样轻拂了许久,直到擦净我脸上的血污与水痕,露 出原本的模样。
  他凝望良久笑了声,脸孔偎在我胸怀,我小心翼翼撺着他,用自己体温给予他一丝热度,让他身体慢一点冷却
  “你哭起来很美,原来女人的确有梨花带雨这一说。”他舔了舔嘴唇,食指卷起我_缕长发,“如果不是看你流 泪,我会很心疼,我一定常让你哭。”
  他声音越来越微弱,伴随长长的唏嘘的尾声,我几乎快要听不清,我怀抱他惊慌无助,扭头问阿碧大夫什么时 候来,她朝远处望了望,“快了,已经上了十字坡。”

  十字坡到这边还有十几分钟,我不知他还能支撑多久,他流血的速度开始缓慢,地上的血浆甚至凝固,我脸埋 在他短发里,哭着求他坚持,再等一等。
  在我急剧绝望的颤抖里,他忽然喊我名字。
  “在你眼中,我是不是很风流。”
  我睁不开酸涩的眼,结结巴巴问他,“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很放荡”
  他将我垂落的长发拂开,“不是。”
  我咧开嘴艰难挤出一丝笑,“那你也不是。”
  他默然片刻,“何笙,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后悔。”
  我断续啜泣,终于一个字也说不出。

  他髙大身躯躺在我臂弯里,瘦弱的我根本抱不住,只是咬牙死撑,不肯将他放下,这无人的荒野,这惨烈的血 泊,我哪里忍心放下,放下这个无数次救我,默默陪我到刀山火海的男人。
  他唇吻上我锁骨,一半冰冷,一边温热,我脊背顿时发僵。
  “后悔你留给我的时间太少,没有好好了解过,我的心是怎样。”
  他说完这句话,在一阵强烈的巨痛中颤了颤,我感觉自己身体也被他带动抽搐起来,我大惊失色喊他名字,仅仅 两秒钟,他便彻底昏迷过去。
  我跪在地上哭得失声,哭得葺哑,哭得成为一副骷髅和皮囊,我等了许久,等到夕阳西下,晚霞尽褪,等到清 浅的月色挂满树梢,那片火海逐渐熄灭,我置身灰色的浓烟里浑浑噩噩,远处的国道终于传来警笛。

  从车上冲下的大批刑警散布到各个角落寻找落网的毒贩,将烧焦的汽车和芦苇荡进行长达数十米的封锁,两名 医生跳下救护车,试图将曹荆易从我怀中抽离,可他们力气太大,每一次用力都让他渗出更多的血,呼吸更轻薄, 几乎快要微不可察,彻底消弭。
  我抬起狰狞扭曲的脸庞朝他们大声嘶吼轻一点!为首的刑警认出我,他弯下腰,仔细打量我的相貌,“部长夫人?
  我没有反应,他语气拔髙了一点,再次追问我是不是周部长的夫人。
  我失魂落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曹荆易身上,护士为他C`ha 上氧气瓶,用剪刀解开他胸口衬衣,贴上厚重纱布 ,年轻刑警朝不远处指挥下属勘测现场的领队大喊,“齐队!是周太太!”
  齐队听到脸色大变,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我面前,他搀扶我手臂想要将我从地上拉起,招呼医生立刻为我检查, 我顾不得自己,反握住他手,“为什么来这么晚?先送曹先生去最近的医院,请最好的大夫,他如果有半点危险, 你们全部革职!”
  他点头让我放心,几名护士在我注视下轻手轻脚抬起曹荆易,把他放在提前准备好的担架,托进了救护车,两 辆警车左右开道护送朝东北方向飞速驶离。
  齐队将我扶上警车,递给我一杯热水,他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将过程告诉他,隐瞒了黑狼,也隐瞒了我和 老K的勾当,只说我火烧萨格储存可卡因的仓库,以及被她报复,车埋丨炸丨弹险些丧命的事。

  他听完表情无比凝重,“周太太,是我失职,没有周全上级遗孀的安危,请您降罪”
  我担心他之后会安排大批条子暗中保护我,耽误我的事,就没有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只问他想不想将功补过。
  他瞬间明白我的言下之意,迟疑了两秒,“不瞒您说,在金三角我们有不少卧底,都是全国各地最津千的刑警 ,我们的目的是铲除金三角贩毒网,肃清毒瘤。可是萨格…”
  他龇牙摘掉警帽,很是为难,“剿这么大的毒枭,牵连许多麻烦,上级没有指令我们不能妄动,因为有可能 损失数百甚至上千警力,目前时机绝对不成熟。我们的卧底也没有摸清确切的制毒地点和贩毒链,抓泰国籍毒枭不拿 出十成证据,最后还是要放人,反而招惹麻烦后患无穷
  我面无表情看着他,语气很坚决,“萨格动不了我不强求,我知道难度,容深都办不到的事,我不会无理要求 你们做。不过胡爷是她现在最大的盟友,铲除她的右翼对你们日后围剿泰国组织也有好处,胡爷势力单薄,又是这次 爆炸事件的主谋,我要动他。”

  齐队想了想,“老挝毒枭也不是一般毒贩,您有证据吗?”
  我招呼阿碧,她将一支白色录音笔递给我,我转手给了齐队,我与胡爷过招两次,每一次都冒险录了一些口供 ,他走私丨毒丨品,在金三角违法贩卖已是不争的事实,齐队听完后有些疑惑间我,“为什么您说的话都被消声了?”
  我从容不迫掸了掸裙摆上结咖的血污,“对你们没用,听不听无妨。”
  他沉默不语,我察觉到他的怀疑,语气冷了几分,“怎么,我将这么有利的证据交给公丨安丨,你们却猜铡到我 头上?我是什么身份你很清楚。消声是对我自己安全的保护,我不认为你们有能力护我无恙,今天的事就是最好的 证明,等曹先生脱离危险,我会亲自去云南省厅问罪,你通知厅长,准备好怎样应付我。”
  日期:2017-11-0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