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9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今天只带了阿碧,我万万没料到萨格竟然打这份主意,我以为她仅仅是求和,一点旁门左道的心思都没想过 。如果我带的人多,胡爷势必为了调虎离山使计,我出来就会立刻有所察觉,显然是我掉以轻心了。
  我挂断电话,命令阿碧右拐掉头,往西南开,她不解间我出了什么事,我强作镇定将曹先生的话转述给她,她 听完后非常冷静,“何小姐,我稍后转弯时会尽量减速,您瞅准时机跳车,看到旁边的店面了吗?冲进去反锁,从 后门跑,云南所有的商店都有后门。”
  她示意我掏出她口袋内的枪械,“您跟过公丨安丨局长,打枪应该难不倒您,关键时刻自保,不算杀人”
  我大惊失色,“那你呢?”
  她笑说她的职责就是保护主人,她自己生死并不重要。
  她一手把持方向盘,另一只手按下门锁,右闪灯示意后方跟随的车辆,后面白色宝马减速后,她猛地急转弯, 给了所有尾随车辆一个措手不及,刹车响此起彼伏,我在后座揺晃撞向车门,手正好推开一道缝隙,她透过后视镜 看到这一幕,大喊快跳!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被甩在后面那辆陌生车辆忽然受到一股强大撞击,直接朝围栏冲了上去,霎时间惊天巨 响,火球翻滚,蒸腾散发出的热气烧了路旁树木,行人捂着耳朵惊慌逃窜,几辆周边停泊的车也被司机丢弃逃生, 车祸的罪魁祸首是一辆银色面包,正从火球后急速超越驶向我这边。
  阿碧沉声说不好,“对方看出我们要跳车,不惜制造车祸阻拦,如果强行挣脱,很有可能会被子丨弹丨暗杀,在 金三角的毒贩都有不成文规定,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开枪直接染血。既然对方做了,就是奔着取命来的。”
  我死死握住扶手,冷汗已经遍布我全身,我时刻记着我脚踩的位置还捆绑着足以让我化为灰烬的弹药,我命令 阿碧骂往右开。
  阿碧狠踩油门,朝西南路口冲去,就在我们快要闯过十字街□,东南方向又驶来一辆面包车,和后面追上来 的银色面包直接以包抄的架势夹住这一辆,如果倾斜就是碰撞,两车会夹紧这一辆,碾成肉酱,根本没有生还希望
  阿碧退无可退,只能咬牙朝前开。
  前方是道路施工,几名工人挥手示意,但这三车哪一辆都没有停下的征兆,工人立刻朝道旁躲闪,三车风驰电 掣般蹿了过去,四轮和石灰地面几乎摩擦出一道火焰。
  这趟街道空无一车,也没有人烟,我这是才通过后视镜发现跟随我们的并不是两辆面包,在面包左后方此时急 速跟进了一辆黑色吉昔,隐约能看到车里坐着四个男人,都持枪对准了这边。
  阿碧一边躲闪,试图从包抄内突围,另一边将车开得极其揺摆起伏,轨迹不停变换着,以防止他们的子丨弹丨打中 车底的丨炸丨药,提早引发爆炸。
  曹荆易的电话再次拨打过来,他问我现在走哪条路,我说被逼入了西北的荒郊。
  他那边也是不断传来急刹车和急踩油门的声响,他柔声诱哄我别急,他会尽快赶到。
  我握着手机喊他名字,“别赶了,来不及了,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 ”

  我平静看向窗外,早已超过一百八十迈的速度,将两旁街景虚化得模糊不清,身后三辆车依旧穷追不舍,除了 阿碧没有任何可以抵挡那些马仔的人,我早已放弃求援,根本不可能有人追得上,等赶到面对的也不过是灰飞烟灭。
  “如果我不能逃过一劫,记得去找黑狼,倘若他是容深,我唯一的请求就是他能放过乔苍,我的婚姻,我原 本美好安然的一切,都毀在了乔苍身上,我不希望到了地狱还碰上他。”
  曹荆易一声不响,只有不断起伏的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在烈烈风声里蔓延,我让他答应我,将我的请求告诉黑 狼。
  他没有回应,只留下两个字,“等我”
  车越往前开越是一片荒芜,我摘掉耳环丢向窗外,想要在这条引我去黄泉的路途留下一点遗物,我并不后悔来 到金三角,我更不后悔我这辈子遇到的男人,动过情的风月,如果我注定要后悔什么,那就是我不该投胎为何笙。
  若我生在平凡之家,生一副平庸的皮囊,这所有的悲欢与争执,都不会降临我的人生。
  我失神等待死亡时,阿碧忽然腾出一只手指向我左侧公路,“何小姐,又有一辆车超了追我们的三辆车,似乎 不是他们的人!”
  我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直起身看窗外,一辆崭新的黑色奔驰与我并驾齐驱,开得速度,方向,距离都保持 平稳和一致,它来时大约拼尽全力只车轮已经磨破,燃着细细的火光,根本无法想象开得多么猛,副驾驶玻璃 揺下的霎那,我看清里面的男人。

  一身黑衣的曹荆易含笑凝视我,他在我呆滞错愕的目光里,伸出手晃了晃,扑面而来的劲风与刮落的针叶砸在脸 上,剌疼都未曾使我清回呈。
  “别怕,我在。”
  我不敢置信他竟然这么快赶到我身边,我以为这是一场梦,梦的开始那么惨烈,那么绝望,那么令人崩渍哀戚 ,梦的结束又这样悲壮美好。
  后面距离最近的车无数次要冲向前面,阻截我们的去路,都被阿碧咬牙甩开,她一直紧盯倒计时的秒表,此时 还剩下不到十分钟,滴滴答答每流逝一秒,那样的惊心动魄就死死抓住我的心脏一寸。
  司机眯了眯眼睛大吼,“操他妈,那是曹爷吗?”
  副驾驶的马仔用枪口推了推眼镜,“是曹爷。”
  司机脸色大变,“赶紧请示萨格小姐,曹爷在要不要撤。”
  他说着话减缓了速度,旁边的马仔直接替他踩下油门,分秒不差追了上来,“已经没机会撤了!丨炸丨弹都绑上了 ,要么就是两个人一起放,要么就是一起死!”
  “曹爷动不得! ”司机急得面红耳赤,“曹爷是珠海四大家,他要是在你我手里完了,你以为我们活得了吗?
  “如果何笙不死,计谋也暴露了,我们同样活不了,还不如以身护主求萨格小姐照顾家人留全尸!”
  司机咬了咬牙,猩红的眸子已经失了理智,只剩下同归于尽的血性,三车齐头并进,比刚才又猛了几分,阿碧 舔去砸落到唇上的汗珠,“何小姐,我有点顶不住了。”
  后备箱被子丨弹丨打得砰砰作响,整辆车都不受控制剧烈颠簸起来,我握住车窗大喊,“你疯了吗?这不是你用自 己的身份就能压制改变的局面,你何苦送一条命!”
  曹荆易解开锁骨处两枚纽扣,卷起袖绾持枪朝后面射了几发子丨弹丨,泰国马仔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了他们那一辆 上,他将枪丢给后座保镖,“一起死不也很好吗。你身边只有我一个男人做到这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