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1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如此一来,你怎么搞他呢?你总不能说,路是我修的,钱是他搞的吧?
  当然,那长寿山的开发是他一手主导的,他龟儿子一定手脚不干净。但是那是天云集团的事情,而且主持人是卓越。别说她富美丽,就是于向荣来了,也照样不敢放一个屁。
  这可怎么办呢?到这个时候,富美丽才发现那句名言,果然不假,那就是胸大无脑,遇事乱摇。搞这种事情,她可真是专业不对口。算了,还是找外援吧。于是富美丽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县委常委,城关镇丨党丨委书记何志章。
  何志章接了电话大吃一惊:“美丽啊,你说的这都是真的吗?是不是你胸器太大,涨糊涂了脑子呀。”
  富美丽说:“别的事情能搞错,这种事情也会搞错?不但于书记亲自见了我,还亲口许了我接陈九江的班。”
  何志章想了一下说:“不应该啊,陈九江和于书记那可是亲密无间呀,怎么会这样呢?”
  富美丽道:“这不是废话吗?书上都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更何况是官场上的感情呢?”
  何志章道:“这倒有理。既然书记让你办,你就可劲的办吧。”
  富美丽道:“天天看你们搞阴谋诡计,搞的风生水起,但是到我这,就找不到抓手了,你可要帮帮我,给我指条路呀。”

  何志章道:“这还不简单,我给你举荐一个人,只要他出手,陈九江非倒不可。”
  富美丽问是谁,何志章就说了路爱国的名字。富美丽说:“我也想是他呢,可是他现在和陈九江的关系太铁,我怕他一转脸把我给卖了。再者说,陈九江倒了,对他也没啥好处呀。”
  何志章道:“怎么没有好处呢?那书记的位子不是空出来了吗?”
  富美丽听了这话就急了,连忙道:“那可是我的位子呀。”
  何志章笑呵呵的道:“陈九江倒之前,那位子就是他路爱国的。至于倒了之后,才是你的。”
  这话富美丽明白了,这是要她许一个空头支票给路爱国呀。可是这事她却办不来,毕竟这么大的事情,路爱国是不会信了她的空口白牙,乱说一气的。

  何志章道:“这事你当然办不了,还是由我出面吧。”
  到了晚上,何志章就亲自组了一个局,邀请了路爱国去县里坐一坐。路爱国一见带着小眼镜的徐世英,就觉得氛围不对。
  俗话说的好,心不正,眸子歪。这***小眼镜,一天到晚眯着眼,满肚子都是坏水。有他在,再加上一个何志章,那不用问了,准没安着好心。
  路爱国刚坐下,徐世英就直截了当的问他:“路乡长,于书记要搞陈九江,你是个什么意见。”

  路爱国听了这话,差点被喝到嘴里的水给呛死。他睁着硕大的眼睛结巴的问道:“徐主任,你说啥?”
  徐世英阴笑着说:“我说的清楚,你听的明白。可不需要我再说一遍吧。”
  路爱国盯着他问:“不是玩笑?”
  徐世英冷哼一声道:“你看这几个人,谁是开玩笑的?说说吧,你是个啥态度。”
  路爱国心想,能是个啥态度,若是不答应,出了这个屋,只怕第一个就搞我了。路爱国想了一下,说道:“我就是个乡长,能有啥态度?”
  徐世英言之凿凿的道:“搞下陈九江,你就是书记。”

  路爱国不信,看了一眼富美丽道:“这不是还有富书记在吗?我可干不了。”
  富美丽连忙道:“我能有个乡长干,就知足了,绝不会和你抢的。”
  有了这话,路爱国心里就安稳了。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想当过河的小卒子,他想了一下说,这个事情好办,只要陈向阳吐口,没有搬不倒陈九江的道理。
  徐世英对此很不满意,他说:“老路,你可别糊弄我们。据我所知,你们建新街,可得了不少的油水。陈九江能不伸手?”
  路爱国听了这话,心里暗骂徐世英,你他麻麻的,看着聪明,却是个大傻逼。那新街的项目可是我主持的呀。陈九江是没少伸手,可是总没有我拿的多吧。想搞陈九江,总不能踏着老子的尸体前进吧。
  想到这,路爱国自然没有好气,他气哼哼的道:“有没有问题我比你清楚,那项目可都是我负责的呢。”
  这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徐世英了,这里面有我的事情。可徐世英还是抓着不放,他说:“老路,只要咱们从这着手,不愁搞不到陈九江。”
  路爱国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下连大胸脯的富美丽都听出来了,她连忙提醒徐世英道:“这个事情是老路负责的,陈九江可从没伸过手。”

  何志章也打圆场说,还是先找陈向阳,毕竟他是陈九江的大管家,关于陈九江的事,他知道必然不少。
  陈向阳可是个喂不饱的白眼狼。陈九江将他拉进了丨党丨委,他还一心惦记着副乡长。前两年一直养病的党政办主任退了,陈九江就让他顶了上去。这本是好事,不想他更不满足了。
  陈向阳想,河西乡的班子里,哪一个都吃香的喝辣的,就他陈向阳忙里忙外,还不得油水。这党政办的主任,听着好听,可不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就连管的人,也跟原来一般无二,就是多挂了一个牌子。他陈向阳还是个跑腿拎包的。
  当富美丽给他开出一个副乡长位子的时候,陈向阳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陈向阳是干啥的呀,那是秘书出身,又是党政办的主任,写起举报信来信手拈来,轻车熟路,一蹴而就。而且这信也不要他寄,直接打印了两份,交给富美丽就完事了。没到天黑,那信就交到了于向荣的办公桌上。
  于向荣这次学聪明了,既然沈度摆明了不配合,那咱就不去找你。反正纪委里总有愿意配合的人。他一个电话,将纪委的副书记,梁鑫叫了过来。
  梁鑫和沈度可不一样,人家是省里下来的,过几天还要回省里呢。咱可还要在大河混呢,正巴望着进入于老大的视野呢,这表现的机会说来就来了。
  梁鑫到了于向荣的面前,拍拍胸脯对于向荣说:“于书记,您请放心,就算他陈九江是个哑巴,咱也能叫他学会唱歌。”
  于向荣满意的点了点头,提醒他道:“梁鑫啊,你办事我放心。但可有一条,这事要秘密的办,不能走了风声。尤其是沈度书记那,可防着一点。”
  梁鑫认真的道:“保守秘密是咱们纪委的第一要素,即便是沈书记也要遵守。再说我只听您的命令,其他人的招呼是绝不会听的。”
  既然梁鑫如此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那就赶紧双规了吧。正巧的是,市里有个学习班,陈九江正好就在名单之上。于向荣就和梁鑫商量,到时候借着这个机会将陈九江送进纪委喝茶去,这样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觉。等到大家反映过来的时候,啥证据都搞的清楚明白了。
  日期:2018-03-15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