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1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者说了,于向荣要动陈九江,怎么着也要经过组织部的。到时候秋天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的。为今之计,还是先回家想想吧。
  家是温暖的港湾,可以遮风挡雨,可以补充能量,更可以抚慰受伤的心灵。再顽强的人,总有扛不住的时候,这时候,家是唯一可去的地方。
  茫然无措的陈九江,拖着疲惫的脚步,敲开了自家的大门。挺着大肚子的温莹莹,一见陈九江吓了一跳。差异的问道:“不是去见于书记了吗?怎么反而一副见鬼的模样。”
  陈九江强打精神,勉强笑道:“工作上遇到了点困难。”
  温莹莹笑着安慰他道:“不就是一个副县长吗?不干就是了,怎么还这么失落呢?”
  看着老婆那心痛的样子,陈九江暗自责怪自己,这么好的老婆也不知道好好珍惜,居然跑出去搞三搞四。这下子可是搞出事情来了。最难过的是,搞出了事情还不能和老婆说。只能让老婆胡乱猜忌。

  陈九江顺着老婆的话说:“还是老婆英明。管它什么县长副县长,统统都抛开了。回了家,老婆最大。”
  温莹莹是个彻底的无理想主义者。她见陈九江笑了,自己就开心,轻轻的抚摸着凸起的肚子说道:“真是看不惯你,整天的争呀斗的。现在的日子不是很好了吗?你有了我和宝宝还不幸福的跟朵花一样吗?”
  陈九江抱着温莹莹,使劲的亲了一口,满足的说道:“是呀,我就该像花儿一样,幸福的绽放。对了,老婆,你的假请下来了吗?”
  温莹莹道:“虽然你老婆我是财政局的副局长,可毕竟是挂职的。所以清闲的很,请个假还不是小菜一碟。”

  陈九江抱着温莹莹,骄傲的说:“我老婆可是优秀的很,只是他们不愿意给你机会表现,怕你抢了他们的风头。”
  温莹莹道:“你知道就好,更应该多疼疼你的老婆。”
  陈九江立刻亲了她一下,算作是大大的奖赏。亲完之后,陈九江道:“老婆,估计接下来的时候我会很忙,没时间照顾你。你的产期又快到了,还是先回趟娘家,让妈照顾你吧。”
  这是早定好的议题,只是温莹莹一直在犹豫是让母亲过来,还是自己去趟娘家。此刻看了陈九江的状态,还以为他在为副县长的事情尽力一搏,也就不想留在大河拖他的后退。第二天就去了平原。
  送走了温莹莹,陈九江就松了口气,怀着忐忑的心去河西上班去了。
  话说于向荣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稳住了黎志玲。回到县委就发起火来。***,老子怎么说也是捉奸的,怎么就变成赔不是的那个了呢?不行,黎志玲这里老子忍了,但是陈九江那小子,我可不能放过他。
  俗话说的好,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血流千里。老子孬好也是一方的土地爷,在这大河就是天子。老子不叫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不叫于向荣。
  于向荣在办公室连摔了三个杯子,这才叫来秘书徐世英。徐世英自于向荣一到大河就跟着他了,可从未见过老于如此暴怒。尤其在于向荣当了书记之后,那亲和力可是与日俱增。
  徐世英小心翼翼的进了于向荣的办公室,立刻无声的收拾起来。于向荣等他打扫完,这才说道:“你去叫沈度书记过来。”
  沈度进了于向荣的办公室,于向荣就从抽屉摸出了两封匿名举报信递给了沈度。沈度接过来一看,两封信居然都是举报陈九江的。一封是举报陈九江和他的女下属保存着不正当的关系,另一封说陈九江在罐头厂中非法入股,以权谋私。
  这两封信沈度以前也收到过,只是那信虽然写的声情并茂,却无凭无据,无需调查就知道漏洞百出。但是今天从于向荣的手中接过这样的信就让他费起了思量。
  陈九江是谁的人呢?大河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那可是于向荣的头号铁杆呀。于向荣突然调转枪头,对着自己人开刀,这是个啥意思?
  于向荣此刻是想指鹿为马的试探他沈度,还是真的对陈九江失去了信任。倘若是对陈九江失去了信任,却又为何反映如此激烈。莫非他发现了别的隐情,比如陈九江和吕栋梁的亲密关系?

  其实,任沈度抓破脑袋也想不出,陈九江居然搞了他于向荣的禁脔,被他抓奸在床了。
  于向荣见沈度拿着资料,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就是不说一句话,不得不开口问道:“老沈,你对这事怎么看?”
  沈度心想,怎么看,没看法呀。哥们可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怎么说呢?还是按照老套路,摸摸底再说。
  沈度说:“于书记,你给我的这两份材料我之前也看过,都是陈年旧事了。先不说匿名不查的原则,就是信里写的,也多是凭空捏造。”
  于向荣听了这话,就不高兴了。若说别的,于向荣可能不信,但是玩弄女性这条,陈九江绝对少不了。不但玩,而且玩出花儿来,玩到他于向荣的头上。那么他治下的那些个痴女怨妇,那一个会放过呢?

  可是这话他又不能跟沈度说,若是说了出来,沈度信不信不说,他于向荣的面子,只怕会碎一大河。
  于向荣冷哼一声道:“老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人家举报了,咱们就应该查一下呀。”
  沈度看于向荣的表情,知他不是作伪,心里不由也嘀咕了起来。按说陈九江可是于向荣的铁杆呀,即便有点小错,于向荣不该莫名其妙的挥刀自宫呀。
  不说别的,就是于向荣一手倡导的大棚事业,那么多的乡镇中,也只有河西乡真正的获利匪浅。陈九江将河西的大棚菜,及时的拖到了城里,换成了大把的钞票。可为于向荣挣了不少的政绩。若是不然,他老于的面子早就丢到了水里。
  不但如此,长寿山的旅游开发,之所以被算到了老于的头上,还不是因为他老于是陈九江的伯乐。于向荣不但名利双收,还得了个善于用人的名头。

  河西乡从大河县最贫困的一个乡,一飞冲天,将绿林都踏在了脚下,成功进入大河县的前三甲,可不都是老天开恩,风调雨顺的缘故。而是因为人家陈九江能干肯干,善于干。当然这些功劳最后都流入了他于向荣的口袋。
  当然,如果这些都不重要的话,陈九江那只神奇的小手,可还在泱泱大河之中,救过他老于的性命呢。真是不知道,陈九江是捅了他爹,还是搞了他媳妇。
  若说捅了他爹,定然不真,那老革命分明还活蹦乱跳的带着他那儿媳妇呆在市里,愉快的玩耍着呀。至于搞他媳妇,只怕他媳妇愿意,陈九江也硬不起来。
  但是看于向荣那气愤的表情,沈度不难猜出,陈九江一定犯了个巨大的错误。当然,这错误不一定是对党,也不一定是对政府和人民,但是指定是对他老于犯了不可饶恕的错。否则,他不会如此的愤怒。
  别人是不知道的,但是沈度知道,陈九江表面上是于向荣的铁粉,其实骨子里和吕栋梁可亲密无间呢。而他沈度和吕栋梁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所以不管陈九江怎么得罪了老于,保一保还是要的。

  想到这,沈度说道:“既然于书记这么说,那我就派人下去查一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