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484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局长公子矢口否认,办案人员就是很为难,毕竟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儿子,他们谁也不愿意撕开脸皮审问自己上司儿子,现在上司儿子一不承认,他们就感觉没有办法了。
  把情况报告给新负责此案的副局长,这位副局长听了,当然也不好拉下脸面得罪同僚,最后他还是把难题交给了局长大人。
  市局局长对此要负总责,案子破不了,他没法向市政府交代,因此他听了副局长的汇报以后,心里便是一沉,觉得他的这些下属一个个都是明哲保身,不敢去得罪副局长,真是岂有此理,把难题交给他,无非是让他来拉下这个脸面,只要他下了死命令,大家才好做事。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不承认就行了吗?这样的事情也要报告给我?”局长沉了脸色,瞪了副局长一眼。
  副局长给吓了一跳,看来这个事情他是做错了,把难题上交,可是一件让上司不爽的事情,因此他便急忙点下头,然后回去,把办案人员给召集起来道:“局长讲了,这个案子必须要破,不承认不行,不管他是谁,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你们看着办吧,怎么能让他承认就怎么办,不用来请示我了,但是如果破不了案,局长就会拿你们是问。”
  副局长向办案人员下了死命令,办案人员听了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他们不得罪上司也不行了,比上司更大的上司下了命令,他们不敢不听了。
  有了副局长的话,办案人员这才加大了办案力度,副局长的公子受不了压力,没经几个回合就招认了,但是他供出,这个事情不是他要干的,而是有人指使他干的。
  办案人员连忙问是谁,副局长的公子就告诉办案人员,说是市长公子让他干的,他也只是受人所托。

  一听到他说是市长公子指使他干的,办案人员就感到莫名其妙,市长公子能指使他人恐吓市长?把这个话一说,副局长公子连忙纠正道,说是前市长公子,不是现任市长。
  一听到是前市长公子,办案人员立刻想到吴伯涛了,难道说是吴伯涛的公子在指使人恐吓现任市长?
  立刻把情况汇报了上去,市局局长一听,也是大吃一惊了,吴伯涛的儿子居然让人恐吓陈功,这是为什么?
  一问副局长公子原因,副局长就表示,可能是因为项目的事,但是具体内幕,他也不太清楚,吴伯涛的儿子没有跟他讲的太清楚,反正应当是项目的事,陈功不让他搞了,他就想报复陈功,小刘也是他指使人打的。
  小刘的事情也调查出来了,情况十分清楚了,可是现在该如何处理这个事情,这可是牵扯到吴伯涛的儿子,而吴伯涛是省人大副主任,副省级干部,抓他的儿子,要不要先向他打个招呼啊?

  吴伯涛在任时,他与吴伯涛的关系不错,现在抓他的儿子,不打声招呼不大好吧。
  市局的局长就有这种顾虑,所以到了最后,他就给吴伯涛去了一个电话,告诉吴伯涛,吴成可能牵扯到一宗案子当中,现在市局要找他问话,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让他主动到公丨安丨局说明情况。
  吴伯涛一听此事,马上问是什么情况,市局局长就把情况跟他讲了,吴伯涛一听,心里头就完全沉了下去,他没想到吴成会干出这种愚蠢的事情,他怎么能去恐吓陈功,恐吓有什么用吗?
  吴伯涛接完市局局长的电话,想了一想,便是给吴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马上到家来。

  吴成忽然接到吴伯涛的电话,不知是什么事,就是回了家,等到他一回家,就看到吴伯涛一脸阴沉地坐在那里,喝道:“快给我跪下。”
  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老子发了这么大的火,所以吴成一时怔住了,吴伯涛看他还不跪,就准备要打他,吴成一看连忙躲闪,吴伯涛见状,气的要命,就不再让他跪下,而是让他坐下来问他话。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查帐
  吴成最终还是从公丨安丨局里面出来了,这个倒不是因为吴伯涛是省人大副主任,而是因为吴成与副局长公子等人的行为构不上犯罪,他们只是写了一封带有恐吓性质的信件,但是没有造成什么后果,所以就无法认定他们犯罪,便是把他们给放了。
  恐吓信的经过就是让办案人员给查的一清二楚了,报到陈功那里,陈功听说此事,心里头一时之间比较沉重,他想了一想,这个事情的起因是在于他侵害了吴成的利益。
  一方面天达公司的土地出让金返还,让他给停止发放了,另一方面则是天成公司想拿下市政府土地的事也让他给暂时中止了,这两方面可以说严重侵犯到了吴成的利益,所以吴成便故意搞他的事,找人殴打他的秘书,又给他写恐吓信,弄的他脸面上很不好看。
  为政不得罪于巨室,陈功忽然想起古人的一句话,这句话凝聚着古人智慧的结晶,古代的官员都是异地为官,而且也是孤身一人,到了外地,人生地不熟的,如果得罪了巨室,不但官没法当下去,有时候连命都有可能不保,所以到了一方为官之后,先要拜会地方豪强,争取他们的支持,才能顺利为政,站稳脚跟。
  现在的情况其实跟古代类似,他从东江省调到山北省也是孤身一人,他要想站稳脚跟,就要与本地的官员处好关系,争取他们的支持,这样他才能站稳脚跟,不至于出现什么情况。
  可是他现在却是搞了吴成的事,断了吴成的生财之道,这才会引起吴成的报复,虽然不至于让他有什么生命危险,可是这种事情的发生对他显然是不利的。

  如此一想,陈功对于政治又有了深层次的认识,他明白,如果不能处理好各方的利益关系,就会让他陷入一种不利的境地,可是他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而不去保护国家的利益,他心里头又会感到不安。
  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心理矛盾啊,陈功想了一想,觉得现在社会毕竟与古代不同了,古代的官场之道虽然在现代还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不是潮流了,他不能只想着个人的那点利益,而不敢对一些违法乱象下手,而且现在有组织上的支持,什么巨室,什么地方豪强,在中央的权威面前通通就是一个渣,只要自己与中央保持一致,谁也挡不了他的路。
  陈功一想到此,心里头就坚定了决心,不能让一些人得到了非法利益,吴成想从他手里得到非法利益,他的算盘真是打错了。
  现在把吴成给放出去了,这个也没什么,既然要想处理好这个事情,就不能急于一时,吴成让人寄恐吓信给他,说起来也没什么,他恐吓自己了,他敢真的对自己不利吗?
  吴成只所以嚣张,无非是因为他有一个省人大副主任的父亲,吴伯涛这是在纵容他儿子乱来,最后只能害了他自己,说来说去,没有吴伯涛,吴成不可能赚这么多的钱,也不可能有胆量给他写恐吓信。
  日期:2018-09-21 06: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