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5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揉了揉头,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了一口之后,才有点知觉,我开始能想到一丝昨夜在酒吧里发生的事情
  “这女人,真是够狠的了。”
  叹了一声,我掐灭了香烟,心道或许这又是她的报复而已,目的,自然是为了见我怎么出丑,鬼知道那种女人的脑回路在想些什么无声的笑了笑,在凌乱的衣物中翻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也已经十点,这是昨天面试的时候沐总跟我约定好的时间,而现在我却没能得到通知。
  显而易见,我又被张瑶那个女人摆了一道。
  所谓套路,大抵就是如此吧?
  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扶着腰,站在阳台上向街边望去,他们都很忙碌,不知道为了什么忙碌而忙碌,多渴望自己能跟他们一样,可到头来,又都让她给毁了。
  从未恨过一人,但我现在对张瑶开始有了一些恨意想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有这时间去谈判业务,让自己的公司更上一层楼岂不是更好?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低头扫了一眼,瞬间让我炸毛!
  那是一张不可描述的照片,里面的我是那样妖娆,作为一个看过陈老师照片的人,有理由认为那时的我,比他更性感图片底下有配字:“绝望吗?据说你有一个恩爱的女朋友,如果她看到这张照片,她会怎么看你?”
  张瑶,我百分百确定是她!
  想也没想就给她拨了过去,片刻,就被她接通。

  她应该在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周围很静,只有她的回声。
  “你丫有病吧?”揉了揉头,恼怒道:“你这叫侵犯我的肖像权,知道吗?”
  “是么?”
  张瑶故作无辜:“可是,这全是你让我照的啊,一边拍还一边叫我宝贝儿啧啧啧,衣冠禽兽就是形容你这种人的吧?”
  老脸一红,久久无言。

  还真有这种可能性,毕竟,昨天在她的引诱下我喝了不少酒,从酒吧出来之后就全然没了知觉,在酒精的唆使下,一个三月不知肉味的男人会对一个蜜桃似的女人说什么,做什么?
  “咳”
  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什么真是我吗?”
  “不然呢?我可没有这种癖好。”
  “你现在在哪?我们,我们没有发生什么吧?”
  “你说呢。”
  张瑶淡淡的说道:“看也看了,摸也摸了,照片现在也在你面前,这个道我给你划出来了,你怎么选择?”
  “不可能!”
  我非常笃定。

  张瑶是个骄傲的女人,如果真有她自己说的这么不堪,她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态度!再者说,我相信自己的身体
  “有什么不可能的?”
  “少说废话,在哪了你。”
  “怎么,杀人灭口?”
  “我比任何人都懂法律。”
  “倒是忘了这点。”张瑶顿了顿:“那你开门吧,我在门口了。”
  赤着脚跑到门边,将房门打开。

  张瑶穿着一件浅色毛呢风衣,手上拎着lv,言笑晏晏的注视着我
  “挺速度的嘛,看来还是没有累到你。”
  本来有很多话要说,但在见到她之后,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感觉很怪,清楚自己没有跟她发生过关系,可又不是十分确定。
  这就是现在的症结所在。
  “不让我进去吗?”张瑶笑的越发灿烂,说道:“昨晚你可不是这样的。”
  “哦请进。”
  情不自禁的开始让她主导我们之间的交流,明知这样很不合适,可就是控制不住这样的情绪上一次出现,还是我决定追求佟雪的时候。
  张瑶很很从容的走了进来,随意的扫了一眼,揶揄道:“真挺乱的,你女朋友出国也是够难为你的了。”
  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个借口是我跟同事朋友的托词,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别这眼神看我。”
  张瑶摸了下鼻子,“昨夜你自己说的。”
  酒真他妈是个好东西!
  “你打算怎么办?”我问。
  “你问我?”张瑶笑了笑:“你还有点男人的担当吗?”
  淡淡的应了一声,直直盯着她的眼睛。
  “你这样看我干嘛?”张瑶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是应该给我个答案吗?”
  “对,我给你答案!”
  瞬间冲了过去,将她按在地上,喘着的粗气,喷在她白皙的脖子上,暧昧道:“昨天喝的太多,我没什么感觉,不如清醒的时候试试。”
  “你确定?”张瑶扭动着身体,试图规避我的侵袭。

  没有言语,用行动来给她答案,上下齐手,开始撕扯她的衣物
  将张瑶按在地上,撕扯着她的衣服并做了一些下作的动作,我在赌,赌她的底线在哪,是否真能够为了报复到我,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
  照片那里面的人是我们没错,但那夜我喝了那么多的酒,相对来说张瑶比我清醒多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可能任我为所欲为的之所以拍下照片,大概她是真认为我有女朋友在国外,想以此来要挟我,或者挑唆我跟女朋友之间的关系。
  张瑶还是没什么反应,好似她笃定我不敢拿她怎么样一般,与我而言,这是在挑衅!
  嘴角上挑,凑到她耳边,故意喷气在她耳廓,“你不怕吗?”

  “怕?”
  张瑶神经质的哈哈大笑着,“睡一次是睡,睡两次也是睡,区别很大吗?”
  “哈,确实是没什么区别。”
  心道这丫头的承受能力还挺强,都这时候了还在绷着,越是如此,我就越觉得有问题恶向胆边生,我右手伸进了她的毛衣里,顺着她的背脊滑动,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颤抖,她在不安!
  “这就受不了了?承认吧,其实我们没发生什么的。”慢条斯理的说着,手上动作停顿片刻,等待她的答复,只要她能认怂,我就有理由让她删掉照片。
  “没有女人的这里是不敏感的吧?”她反问。

  没有言语,加重了动作,轻柔的在她绸缎似的肌肤上滑动渐渐的,我注意到她面颊有点潮红,随之,我移到了bar的边上,一个一个扣子轻轻打开‘蹦’的一声,从她的毛衣里面,将bar抽了出来,暗红色,神秘而性感。
  张瑶轻轻哼了一声,扭过头,任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丫头,你这是在玩火。”
  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如果她再这样下去,我可不敢保证我们之间不会发生什么。
  “少废话。”

  张瑶轻柔的、不情愿的回应着,加之渐渐扭动起来的身躯,对男人来说,还有比这更有效的特效药了吗?
  我奋力地脱去自己的衣物,身上也只留下了支着的小帐篷,右手紧紧的搂着她,将她锢在我怀里,就像抱着一团棉花糖般柔软这感觉真的很怪,就像是在梦里,很玄妙,有谁能相信昨天之前,我们是仇人?
  又有谁能想到,这一刻动情的男女,只仅仅见过几面?
  张瑶还是没有反抗,轻闭着双眼,咬牙将头侧在一边,伸手触碰到她的精致的脸颊,肌肤很细腻,触感就像是揉在雪团上,有点儿凉
  冷血的女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上,还是不上,是一个问题。
  一方面是触手可及的美好,一边又在纠结着是不是应该跟她有更多的交集低下头,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她的唇,这是最后的试探,我在心里告诉着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