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5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叫开心?”我笑了笑,随意启开一百威,顺着喉咙灌下,大麦的香醇搭配酒精,很容易就让我迷失不觉尴尬的打了个酒嗝,问道:“是这样吗?”
  张瑶打量着我手中余下的半酒,啧啧称奇:“一个大男人,养鱼呢?”
  “嚯,看这意思,您是海量。”
  “这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我敢肯定一点,那就是你绝对喝不过我。”
  泥菩萨都有三分血气,更何况已经憋闷压抑太久了的我呢?抬起酒就把余下的啤酒喝了下去,然后又打开一,趁这间隙韵了一口气,感觉胃液没有翻滚之后,又喝了一大口。

  ‘咣’的一声,我将酒放在桌子上,双眼渐红,喝问道:“现在呢?”
  张瑶眼中满是戏谑,摇摇头没有言语,自顾自的给自己点上一支女士香烟,吧嗒一口轻轻吐出一个不规则的烟圈儿
  自然不似作假,这也使得她蒙上一股子风尘味。
  不知道该怎样形容现在的感觉,一年前见到她时,她无助、绝望,但偏偏又坚强的让人心疼。前段时间见到她,挣扎、为了生意不惜跟老男人一块喝酒,甚至会让人揩油那是对生活无声的控诉与讽刺,亦是对我的一种审判。
  如今,她又满是风尘的对着我,假设说这是一陌生姑娘,我一定会主动搭讪,将其发展成为床伴,可我跟张瑶不算陌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又有些解不开的结。

  默不作声的盯着她看了片刻,彼此无言,并不尴尬,仿佛相识多年,又似刚刚认识的酒友。
  这种莫名的关系,形容现在的我们刚刚好,加之驻唱歌手演唱的爵士小调,我甚至开始觉着这不是北京,而是很多人都想去生活的丽江
  有那么一瞬,坐在我对面的张瑶变成了佟雪,摆渡也成了树洞,那是大二的暑假,我跟佟雪一起去了丽江,在一家名叫树洞的酒吧里喝了几杯酒,也是在那的一家客栈里,我从男孩蜕变成男人,她也从女孩成了女人。
  回忆是痛苦的,至少与我而言有关于佟雪的每一个回忆都那样痛苦,赶忙端起酒喝了一口酒,真实的苦涩,让我醒过神来“你到底要怎么解决?”
  我怕了,如果再这么沉默下去,真的会区分不开现实跟回忆,很容易就将自己推进深渊,所以我开始质问张瑶。
  “喝酒。”

  张瑶笑了笑,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朱唇轻启,小饮一口,有些冷淡的说着。
  “我知道喝酒,可我们不该说些什么吗?”
  “我们很熟?”张瑶反问:“还是你觉得我应该数落你这个人渣,对我犯下的那些罪过?”
  “又他妈是这样。”

  不知是酒劲上头,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竟有些厌恶这个坐在我对面的女人。
  “不然你要怎样?”张瑶并没有因为我的态度而恼怒,甚至她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端着酒杯,半站起来,身子向我这个方向探了过来
  黑色的高领毛衣将她的身材修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更是如此,她喷着酒气,薄荷味掺杂着酒精,仿佛是一种催化剂——加速荷尔蒙分泌的催化剂。
  “这样可以嘛?”
  嘴角轻轻上挑,她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
  心虚的将目光移向别处,暗地里吞下一口唾沫,只觉着她这是在玩火。

  “又怎么了大姐?”
  “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这样的么。”张瑶冷哼一声,坐了回去,戏谑的看着我。
  “确实。”
  点点头,说道:“如果你衣服再少一些我会更喜欢。”
  “那你喜不喜欢不穿衣服的?”她咬着嘴唇问道。

  “我说不喜欢你信吗?”
  “那你想不想看看?”
  大脑一片空白,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开始无法正常的思考问题,如果我有片刻的清醒都会发现张瑶的诡异,可现在,我并不清醒。
  直勾勾的盯着她,就像在沙漠里走了很久的旅者,突然发现了绿洲一般。

  “不想?”张瑶问道。
  点点头,又赶忙摇了摇头。
  “呵德性。”
  张瑶又打开一白酒,56度的二锅头,她从酒保那里要了两个酒盅,一杯分了半,跟着又倒了些雪碧
  重重的放到我面前,她道:“喝了,姐就跟你走。”

  “你不是要我试试你是不是男人嘛?”她翻了个白眼,说道。
  二话不说,端起,仰头灌了下去辛辣,甜涩,瞬间刺激到了味蕾,此时,我清楚的觉得我飞了起来,整个世界仿佛都是漂浮着的。
  渐渐的,没了知觉,任凭张瑶牵着我走如果这个时候她将我卖了,我都不会察觉。
  “去去哪啊。”我大着舌头,依在她身上,“如家?还是你家?”

  “去你家。”
  跟着,我拿出了手机,胡乱塞进她手里,“默认地址。”
  疼。
  脑袋就像要炸裂一般的疼,不仅如此,身上也疼,后背火辣辣的,就像被猫挠了似的。
  尿意上涌,我赶忙奔向卫生间,等我解决好之后,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光着身子!
  对着镜子,我清楚的看到后背有一道痕迹,应该是女人挠的一时间有些混乱,我只记得昨天我去卓玛面试的时候遇见了张瑶,然后被她牵着跑到了摆渡喝酒,这之后,就没了印象。
  难道说

  不,这不可能,张瑶那么厌恶我,怎么会跟我发生关系?更何况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乱。
  思绪,记忆都是乱的。
  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整间屋子就跟我此时的思绪一样,乱的要命,裤子、衣服,被扔的满地都是,甚至我的丨内丨裤都挂在了鱼缸上,这他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一切,都在向我无声的阐述,昨晚有多么的疯狂,可事实又真是如此吗?
  扪心自问,我绝对是很乐意跟那个女人发生点什么的,喝上几杯酒,聊聊天,然后一起睡一觉,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各自回归到自己的生活圈。过去的一年中,这几乎成了我的常态。
  可不知怎的,现在心里就是空落落的,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
  随意套上件衣服,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有些颓然的坐在地上,心道张瑶那个女人还真够洒脱无情,活脱脱的资深嫖客,不然为什么房间中没有她的痕迹?
  “没她的痕迹”

  喃喃低语,猛然发觉究竟是哪里不对了。
  我这样疲惫,并且后背还有伤痕,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那一定会很疯狂,在那种情况下,她绝对下不了床,可从我睁开眼睛直到现在,都没有她的身影,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是了,一定是她的恶作剧。
  想明白的我,有一点庆幸,又有点怅然若失,如果用花来形容女人的话,张瑶无疑是玫瑰,还是带刺的那种,她这样的女人很多男人都喜欢,我本就是一俗人,自然不能免俗。

  没发生什么也好,跟她那种女强人产生交集,最后吃亏的一定是我,我们就像两个世界的人,当我还在为房租、工资而奔波劳碌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在这座四九城里有一家具备规模的公司注定了,我们是不在同一平面内的两条直线,永远没有相交的可能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