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馅饼有毒》
第10节

作者: 福他加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出来三千万也没有意义,如果不是国家操控的,你不但得不到,而且很有可能面对牢狱之灾。”
  ……这句话没毛病。
  换句话说:“如果这个生意的老板是国家,即使得不到一千万,赚两三百万也可以了,至少它是有保障的。”
  ……这话也合情合理。
  请问你对待这个生意,是找钱重要还是找老板重要呢?
  一个正常的人都会觉得找老板重要,因为老百姓都相信国家。
  那么接下来几天的流程分别有人论述,如果一两个点指向国家可能是巧合,很多点都指向国家,那就不是巧合,而是必然了,只要你够聪明,富有想象力,再加上贪欲,那一定会来连锁走一遭了!
  好了,还是先继续我的了解行程吧。
  日期:2017-09-19 09:49:00
  手机卡
  了解生意的第二天早晨,我还在睡梦中,小叔敲门叫我起床,看了一下时间还不到八点。两位保镖早早地就坐在沙发等候,我明白又是一天开始了。
  我的初衷是为了带小叔她们回去,第一天很有激情与斗志,可是第二天我似乎没有了方向,很迷茫。

  渐渐发现了一个规律,王瑞每次上楼前总是先与对方打个电话:
  “在家吗,我带一个朋友上来坐坐?”
  得到对方许可后,然后去按门铃,而且我每次去见的人,他们都有各自的故事。
  一位年轻的知识分子,二十七八岁,圆脸,戴副眼镜,体态微胖,看起来挺斯文,说话的节奏和方式与他年龄不太相符,显得成熟稳重。

  他给我们泡茶,做事慢腾腾的,一板一眼,完了还整理一下衣服,双手扶正眼睛才坐下,不知道这是性格使然还是学院派的作风?
  还是老规矩介绍认识,来自湖北,姓贾。
  我的阅历判断,和这位兄弟交流,着急是和自己找麻烦,我干脆就入乡随俗,啥也不问,静观其变。
  小贾问我啥时候来的?了解第几天了?心情如何等一系列问题,我都不紧不慢地回应。
  他说:“新人来了解生意会觉得,只是听你们一直在说,可是又拿不出证据来,很有可能是在编故事忽悠人。”

  我点头赞同:“你说的很对,这是现实问题。”
  他站起身,走到书柜前,抽屉里拿了一叠证书过来,我激动了一下下,以为是国家的文件之类。
  翻阅发现是他的个人资料,四川某学院毕业,是位研究生,我未做任何评价,因为这对我不重要,也没兴趣,他这样做应该是为了显摆他是有学识的人。
  小贾说自己考察这个生意花了很多精力,生意的特殊性在于,连锁目前还没有立法,也看不到红头文件,万一生意是假的,不但投资的钱泡汤,时间也消耗了,还被人家笑话,更严重的是叫过来的多数是亲人或挚友,谁也承担不起后果。
  于是他与学院几位资深教授深度研究,从国家宏观经济到西部开发,再结合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模式来分析与考量,前后来行业考察四次,差不多半年时间,得出的结论是这个生意的存在有其合理性,是西部开发战略的一部分,国家确实需要这个生意,而且这个模式非常公平,老百姓都知道任何时候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从业人员并不是比别人聪明,而是有幸搭乘一趟机遇的列车,但不是末班车,离终点站还有很多年。

  他放弃了不错的前程来从事,准备花两至三年时间得到第一桶金之后,再用所学的知识发展自己的事业,从而创造就业机会,为国家做一点贡献。现在弟弟来了,同学也来了三个,还有一位教授(属实)。
  听小贾的叙述,我感觉有知识的人就是不一样,思路清晰,而且还有教授团队帮助分析研究过,难道生意真的有可能是个发财机会?是我固执了?
  小贾又说:“假设这个生意有红头文件,从国务院发放到省级政府,必然导致腐败,这些当官的肯定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亲朋好友,而且官官相护,利益共享,也轮不到我们,而国家引进这个生意真正目的是给老百姓翻身的机会,拉近贫富差距。”

  “再说一千万的诱惑会让许多公务员弃官来做连锁,可想而知会给国家造成不稳定。虽然看不到文件,但是国家通过多方面给予支持与暗示,这就需要我们从业人员领悟。今天在我这里,和你聊聊我们用的一样东西,希望能帮助你寻找到这个生意的后台老板。”
  他说到一样东西,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非常期待。
  他问我:“你走家串户,有没有看到过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
  我摇摇头!
  小贾说:“是的,确实没有,我们不但没有这些东西,而且也没有工作单位,但是整个团队使用的是十三位数字无限制的集团网络号,互打免费的,而且集团号挂靠单位是城市规划建设部门。”
  他问:“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事情?”
  我将信将疑地说:“有点奇怪的。”
  于是他现场免提打人工台给我听了,挂靠单位和他说的一样。
  我发了根香烟给他,表示认可他刚刚说的属实。
  他接着说:“国家军网,公丨安丨网,政府网,校园网,家庭网等都是以中短号形式存在,也就是有人数限制的,原因是中国政府要防范集团犯罪。如果我们从事的不是正当生意,怎么可能允许使用无限制的集团号?如果是非法的生意,挂靠单位是不是要承担后果呢?”
  此刻我心里有莫名的喜悦感,感觉他分析的很有道理,我很认真听他讲。

  小贾说:“西部城市所有自愿连锁经营业,用的都是联通号,如果这个生意是传销或者违法的事情,中国联通怎敢擅自提供这个网络来支持犯罪?这个后果是承担不起的。其实国家用连锁行业来扶持联通,防止移动垄断经营,这样老百姓也会从中受益。
  行业人员相互通话时间是有固定几个时间段,很有规律,早晨,中午,晚上,基本每个时段在半小时至一小时内,行业几千号人同时在用,非常密集,甚至有时出现信号受阻,这样的异常,作为联通公司有权利,有责任,且有能力做到监督和监听的。”
  “行业的通话称呼是某某老总,大总管,大经理,经理,也都是关于行业里的内容、而且行业人通话是没有任何避讳的。地方联通领导知道了,是不是往上层汇报?然后逐级往上就是国务院,而事实告诉我们,十几年来行业平安无事,那只有一种解释,表明国家知道这个生意在运行,并且尽在掌控中。”
  这班听完之后,我感觉是有点蹊跷的,虽然对集团网络没有什么概念,经他这么分析下来,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但就是没有能力去考证。
  又步行赶往另一个小区,不知道下一位又要和我聊什么内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