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馅饼有毒》
第7节

作者: 福他加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苏问我:“既然生意可以赚那么多钱,而且又能保证每个人百分百成功,哥会不会担心违法呢?”
  我说:“那是当然,违法的事情,赚多少都不是你的,还可能失去自由。”
  小苏说:“目前中国还没有连锁法,也就是说自愿连锁经营业不合法,但也不违法,那我们究竟能不能从事呢?”
  “这就需要了解中国法律的特色:法不禁止即可为,法律没有明令禁止的任何行业都可以做,只要在运行中不与当今的法律法规相抵触。

  法不溯及以往,也就是说我们赚到这笔钱之后,再立规立法,国家是不会回过头来追究责任的。”
  小苏还做了一个总结:
  “自愿连锁是一个新生事物,不知道或不接受,并不代表它不存在,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诞生都与巨大的商机挂钩,又是在一片反对怀疑拒绝中悄然来临,21世纪的新生事物一定和趋势有关,而趋势不是用眼睛看的,是要用眼光来判断的,谁抓住趋势谁就抓住了未来,对新生事物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最终一定被社会淘汰。”
  我出门的时候,小苏主动与我握手:
  “希望哥接下来的几天有个好心情,有啥不明白的,来我这里喝茶,咱们唠唠嗑。”
  我表示了感谢!
  几个月后他老婆生了个儿子,行业里小夫妻也都忙着生二胎或三胎,愁啊,一千万花不完咋整。
  补课

  这个上午对我来说很不寻常,孙老师说的内容是大道理,我没太在意,小邹讲的太离谱,后面小苏说的内容似乎有那么点道理,我的思路有点乱,需要理一理。
  吃完午饭,本想休息一会的,可是王瑞走到我身边,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这个生意每个人都有了解的权益,但是行业有规定,必须按照流程来,谁也不能搞特殊,上午那一班【画三高】刚刚开始讲,你就离开了,所以你小叔特地请人帮忙,中午上门来把这班给补上。”
  按王瑞的说法,想继续了解就得听安排,我好像没有选择。

  一会门铃响了,上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性,自我介绍叫小芹,山东人,她能说会道,喜欢开玩笑,自来熟,熟到让我不好意思回避。
  她说:“哥不要有任何压力,认可与否,做与不做决定权在于你。”
  听她这么一说,我感觉还真没什么,确实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向我索取一文,都是义务劳动,也没有人要求我一定要加入,除了对小叔谎言不满之外,有什么理由和别人争执呢?
  竖着耳朵就当听讲故事吧。
  小芹说:“新朋友来,听说投资少,回报那么大,吓的不行了,究其原因,不是生意本身的问题,而是老百姓不相信自己,穷习惯了,普普通通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千万老板呢?于是把事情就往坏处想了,所以呢要想致富,首要任务是改变观念,不然机会来了也抓不住。”
  我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是在说我吗?但我没有干扰她,而是听她继续讲。
  “我们投资几万块钱,回报上千万,是如何来的呢?当然不是变魔术变出来的。”

  “一是几何倍增效应,是一种数学公式,一变三,三变九,九变二十七--八十一--。”
  “二是五级三阶制,是公平,公正,合理的奖金分配制度,这个模式在新加坡获得过银鹰奖。”
  “以前传销用的五级三阶制,现在的连锁,包括保险,银行和一些大的企业也是用的这个模式,可是老百姓会有个误区,见到这个模式马上想到的是传销。”
  “模式只是一件工具,就看谁在用,水果刀是用来削皮的,如果用来伤人就是凶器,而本身水果刀没有问题。”
  她这么打比方,我似乎觉得有那么点道理,但我没吭声。
  小芹开始画图讲解了,我没有像上午那样极端,而是平静的坐在那。
  她详细说明了最初3800是如何赚到381万的,在没有计算器的情况下,从几十元到三百多万的数字,都能轻松把答案写在纸上,这可不是一般的水平啦,加减乘除都是心算,当时我内心暗暗佩服她!
  她说:“现在高起点21份,投资69800元,赚1040万。
  份额满600份,且两条线都达到经理线(65份),就可以上平台当老总了,每月有6万至二十万的保底工资。”
  听到这里,我质疑了,国家公务员才拿多少薪水,普普通通老百姓却有这么多,不合常理,于是我问小芹:
  “保底工资的钱是怎么来的呢?”
  她并没有迟疑思考,脱口而出:
  “嗯,是这样的,平台有投资国家工程和海外项目,有代表性的是洞庭湖工程和越南电厂,投资了几百亿资金,平台老总可以享受投资产生的效益分红,当然喽,保底工资是基本的保障,如果有能力还不止这些呢,之前就有一个黄氏家族赚了八千万出局的。”
  我故作惊讶状态:

  “能赚这么多啊,那国外咱就不提了(去也不方便),国内工程可不可以见证一下呢?”
  她摇了摇头说:
  “暂时不可以的,只有平台老总才有资格参与。”
  我刨根问底了:
  “那既然有工程,说了投资额那么大,却不能看到,要等到上平台才可以,如果上平台之后没有工程和保底工资怎么办?那就意味着我投资的钱打水飘了,我又该找谁去?”

  小芹又回到刚来时的那种状态:
  “你看,哥又着急了不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呀,如果一天或一个人把你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那何必要七天呢,是吧?”
  “放心吧,后面你自然会知道的。我可以给你一个思路,关键是要找到这个生意的老板是谁?还有从事这个生意会不会成为垫底的人?生意违不违法?”
  小芹离开的时候把写满数字的那张纸也带走了,我想回味一下或找点破绽都没有机会。
  有意思的是,今天她影响了我,不过相隔两年不到,我却说服她放弃了连锁,这是后话了。
  日期:2017-09-19 09:27:41
  前保
  下午两点又出发了,不告诉我去哪里,也不透露别人要和我聊什么,只要愿意跟着就行。
  这次是位农民大哥,板寸头,百分之七十左右白发了,有沧桑感,一看就是吃过苦的人。
  上身穿棕色皮夹克外套,V领羊毛衫,里面圆领棉毛衫,别急,最里层还有一件衬衫,深色西裤,搭配了一双白色旅游鞋,虽然穿着方面略显俗气,但觉得这人很朴实,亲切。

  自我介绍:裴松,河南人。
  他曾经是王瑞的工人,王瑞就是他叫来的,当时可没有人透露这些。
  刚坐下来我就问:
  “裴哥来多久啦,什么时候上平台?
  只回答了我两字:“快了。”
  也是先和我聊他的人生经历,文化不高,吃了很多苦,种过地,做过小生意,扛过包,做过泥瓦匠,这么多年也没有得到什么,只能养家糊口,不过比上不足 比下有余,一儿一女都成家了,也算是尽到自己的责任,今年五十一,去年加入的,差点晚来就错过机会了。

  他动情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