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馅饼有毒》
第4节

作者: 福他加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哥,你家千金呢?”
  他说:“去学校了。”
  我会意点头:“哦,在这边上学啊,这边教学质量怎么样?”
  “还行吧!…怎么说呢?…还是要看孩子的自觉性,我家这个小丫头就是不爱学习,贪玩,成绩上不去。”李宝田似乎有点不太满意。
  我说:
  “不着急,慢慢来,孩子需要正确引导,多鼓励,平时你和爱人谁辅导孩子呢?”

  李宝田笑了笑说:
  “我和前妻分手两年了,她阿姨有时候帮忙看一看作业。”
  “阿姨是…?”我不解地问。
  “我女朋友。”李宝田有点得意的表情。
  “哦,挺好,看来李哥还是很有魅力的哦!”我奉承了一句。
  我在想,怎么又是离婚的,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怪和小叔是铁哥们。
  李宝田说:
  “听你叔叔讲,你蛮有才的,开几家店了吧?”

  我苦笑了一下:
  “哪里哦,那都是过去式了,如果混的好还来这边啊?……可是----唉---。”
  他马上领会了我的叹息,刻意伸直了腰板说:
  “你叔让你过来是为了帮助你,有钱大家一起赚嘛,我也是你叔叫来的,已经加入了,中午吃饭的几位哥们都是有身价的人,你想想,难道他们都傻吗?而且这里大约有七八千号人呢。”
  李保田加入了,我一点都不奇怪,可是沟通中发现,虽然他加入了,但是又不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而且对于我提出的一些问题根本解释不了。

  我认为李保田也深陷其中了,于是准备说服他清醒,我的想法也很简单直接,能搞定一个是一个。
  其实我对传销也是一知半解,以前我有个工人亲身经历过传销,说过那些事,关于控制人身自由,拉人头,金字塔之类的。
  刚刚被骗进去的时候把你当大爷侍候着,甚至有人帮你洗脚,出门有几位随从,这可不是为了保护你,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控制人身自由。
  米饭管吃饱,菜就不提了,上顿没吃完的下顿还是你的,撑不死就行,天天带出去上课,直到家人打钱过来才会给你自由。
  可是这里明摆着没有控制自由,于是我就拿金字塔,二八定律,拉人头说事,虽然也只是半桶水,不过经我发挥了一下还真有点效果。

  通常传销人员认定的事情,不太可能轻易被别人左右的,没有想到李保田很快被我俘虏。
  也许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或者曾经相信过,而通过我的分析之后心虚了,竟然推心置腹地说出了他的苦闷,实属意外。
  他与小叔有十几年的兄弟感情,彼此了解,相互信任,小叔来了之后,把他叫过来,当时没有多想,既然认定能赚大钱就一起干呗。
  当时手头上没有余钱,忍痛割爱把仅有的小面积住房卖给了邻居20多万来做这个生意,这么便宜出手的原因是父辈分的公房,不能在市场上买卖,写了一份协议,邻居着实捡了个大便宜。
  以前在饭店上班,每月四五千收入,自来到这里后就没有工作过,快一年了,只发展了一个人,就是自己的新女朋友,抽烟喝酒都擅长,所有账单李宝田一律报销,折腾下来口袋里所剩无几了。
  从言语中能判断出李宝田已经没有安全感了,依照他的实际情况,如果失败就意味着一无所有了。
  我觉得小叔不该这么做,毕竟朋友还有一个女儿,而且还是没有妈妈疼爱的孩子。

  不舍亲情 
  下午独自走出去转悠,透透新鲜空气,平复一下心情,理一下思路,待在家里也没什么话好说,毕竟有点尴尬了,这个时候彼此留点空间会好一些。
  小叔主动给了我一把门钥匙,并没有人陪我,如果我想离开走人,那是自由的,这是事实。
  此时体会到了孤独的滋味,想拨电话给家里人,绿色呼叫刚按出去,又立马按下了红色键,诉说委屈只会让她们更担心,还不如自己扛。
  我也没敢走远,只是在小区里面闲逛,怕找不回来,因为我是一个路痴型的人。
  我仿佛置身于公园,这个季节在内地已经是花枯叶落,而这里花草树木生长得很茂盛,犹如春天一般。
  小区有六栋居民楼,如果按照东部的建筑密度,这里最起码还可以翻一倍,可想而知,绿化面积的占比,居民的舒适度不言而喻了。
  小区前后有两个大门,都有保安执勤,看得出蛮正规的物业管理。
  以前听说传销都是选择偏僻的地方,现在的情况岂不是明目张胆了?难道是人们常说的,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吗?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呢?
  个人认为亲情之间不仅仅是称谓,还有血缘关系,割舍不了,如果他们控制我的自由就另当别论了,我开始为他们担忧了。
  此时我萌生一个念头,如果我能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然后说服叔婶跟我回去,我们都有各自的技术特长,有可能的话几个人合作做点事情也行,总归比在这做传销强吧。
  可是我能行吗?有这个必要吗?我在思考、在犹豫。
  晚饭的时候只和他们说了一句:
  “你们的梦该醒了,泡沫最终会破灭的。”
  叔婶没有解释,只是无奈的笑笑,也许我没有离开是她们最大的安慰,至少还有希望。
  然后大家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会有各自的想法,但肯定不在一个频道上,不过依然对我关心照顾。
  晚上写日记无从下笔,因为每一个字都会留下痛楚。
  我早晨醒来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咋回事呢?

  小叔旧疾复发夜里去医院了,她们并没有打扰我。
  我赶紧打车过去看望,毕竟是小叔嘛。
  到了医院病房,小叔躺在床上打吊瓶,有气无力的,鼻孔里还插一根管子,护士帮他量体温,测血压,王瑞坐在叔的病床边,婶婶在收拾卫生,这一幕让所有的怨恨终止了,我看到了凄凉,一阵刺痛,问候一下病情我就出来了。
  外面下着毛毛细雨,我仰面天空,让雨水慢慢打湿我的脸,这样可以掩盖我眼眶的湿润。

  我做出了决定:迎接挑战,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我要的结果就是带他们回家。
  请看下一章:连锁理论
  日期:2017-09-15 10:22:13
  第二章:连锁理论
  洽谈

  来的第四天上午,天空还是飘着细雨,忐忑的我跟着王瑞和陈欣走出去,小叔安排的,因为小叔身体原因不能亲自带我去。
  当时还蛮佩服自己的,一般人遇到传销都会避之不及,而我为了拯救亲人去面对,还是需要点勇气的,如果说没有一点点顾虑或紧张那就虚伪了。
  脑袋里已经设想我曾经听说过的那样场景,一间大的会议厅,很多人聚在一起,然后会有几个装扮很成功的人来激情演讲,灌输心灵鸡汤,下面一群人跟着欢呼雀跃。
  我很讨厌那样的场景,那种违背良心的豪言壮语和骗人话术会觉得恶心,可是又不得不去面对,否则我没有劝说他们回头的理由。

  带我走进一个小区,上了四楼一户人家,也是三室一厅,室内简装修,和小叔住的环境差不多,不过茶几上果盘里没有那么丰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