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馅饼有毒》
第3节

作者: 福他加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思考:被欺骗了,现在该怎么做?
  既成事实,抱怨与争吵也不能挽回什么,如果我生气马上离开,亲情之间将会留下无法愈合的伤痕。
  我选择了承受、沉默。心想离开是一定的,但不是现在,我鼓励自己,必须坚强,男人不要把痛苦写在脸上。
  日期:2017-09-14 09:47:24
  朋友饭局
  快到午饭时间了,陆陆续续来了几位小叔的朋友,我强装笑颜应付,分别握手问好!
  最后来了一位大哥带着女儿,八九岁的样子,胖乎乎的,笑起来很可爱,和我打招呼:
  “叔叔好!”
  “嗯,小朋友好!”我礼貌地回应,并且还走过去抱抱她。

  之前虽听说过传销一些恐怖的事件,而此时,我除了失望还真的没有一点紧张,可能是自己亲人的缘故吧,何况这里还有一位小朋友呢。
  开饭了,刚好一桌人,小叔开始介绍,其中有一位女性,陈欣,沈阳人,四十出头点,短发,气质挺好,做美容行业的。
  孩子的父亲李宝田,是小叔的铁哥们,还是老乡,二级厨师。
  尤其隆重地介绍了王瑞,广东人,做摩托车配件,厂子规模挺大。
  我刻意观察了一下王瑞,体态偏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福气相貌,气色红扑扑的,言谈举止也显得很稳重。
  叔的朋友都很有礼貌,没有人喝酒,全部是橙汁,各自举杯欢迎我的到来。
  小叔烧了好多菜,餐桌摆放的满满的,荤素搭配,朋友都夸奖小叔厨艺很棒!
  王瑞和我说:“自从吃了你叔烧的菜啊,现在高端饭店我都没兴趣了,能推掉的应酬尽量不去,我还是喜欢到这里来吃。”
  小叔回应道:“我的手艺嘛一般般,关键是好朋友在一起心情比较愉快,不嫌弃的话,你们常来,我高兴。”
  陈欣说:“那是必须的。”
  席间她们并没有夸夸其谈,而是张弛有度,只是朋友聚会,不涉及其它。
  交谈中能感觉出他们是生意人,至少曾经是,因为像那么回事。
  我感到疑惑,这些人既然有了自己不错的事业,为何还要来做传销害人害己呢?
  突击交涉
  按理说小叔欺骗了我,多多少少该有点愧疚吧,他倒好,嘻嘻哈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心里就犯嘀咕了,被你耍了,还依然照顾着你的面子,陪着笑脸,而你却是一幅玩世不恭的态度,是不是觉得我傻或者软弱可欺呢?
  我的个性不喜欢被动,更不希望被别人主宰,该做小小的还击了。
  我要表现的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而且面对传销我可以潇洒淡定。
  我要找王瑞谈谈,选择他的理由是因为我喜欢挑战最牛叉的人,但具体谈什么内容还没有想好。
  饭局即将结束,我直接走到他的身旁,温和地拍拍他肩膀说:

  “王哥,我们聊聊吧?”
  这个突发举动让他有点措手不及,同时我观察到其他几位的表情也莫名其妙,应该说大家完全没有思想准备…这才是我想要的效果。
  随后进了我休息的房间,把门关上,我潇洒地做了个手势,示意王瑞坐床上,紧接着没有任何客套话,而是直截了当,开门见山:
  “王哥:几万块钱可以赚一千万,你觉得现实吗?是不是在做梦?
  我的一梭子丨弹丨并没有把王瑞打乱,他不急不躁,慢条斯理地说:
  “兄弟啊,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的状态算好的啦,起初我来的时候如果有你这样子淡定,叫我来的朋友都要开心死啦!”
  我的举动明显是出格的,王瑞却说我淡定,从这一点就能反映出他是位老江湖了,他是用表扬我的方式,让我不好意思再有过激行为。
  王瑞接着说:
  “我也是被朋友叫过来的,现在只能告诉你,我来了几个月了,朋友承诺的都兑现了,我得到了该得到的。”(得到什么并没有说)

  “建议你平常心对待,花几天时间先了解一下,我暂时呢不方便和你多说什么,说多了反而会误导你。”
  我无语了,找他聊天,本意是想友情提醒,不要幻想不切实际的东西,让他有清醒的认知,结果反而跟我兜圈子,含糊其辞,鬼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觉得与他白聊了,他们全部被洗脑了,再说什么也是徒劳无益,我们的谈话就这么简短收场。
  午间休息
  此时老婆打电话过来了:
  “老公,到那边习惯吗?冷不冷?
  我说:“还好,不冷,这里是盆地,比我们那边气温要高出好几度。”
  又问我:“有没有去她们工地看看呀?”

  我迟疑了一下说:嗯…还没有…就这样吧。”
  老婆期待的是好消息,我不想让她失望,所以我很快挂了电话。
  半小时左右电话又来了,因为彼此了解,她听出来我心情不好,追问我怎么了?
  无奈之下,我就实话实说了:
  “他们好像做的是传销。”
  老婆没有失望的叹息,也没有抱怨的语气,而是温和地对我说:

  “那你尽快回来吧,不要和他们争执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发生矛盾,不能惹事。
  她表面淡定,实际还是担心我的安全问题。
  我表示没有马上回去的意思,同时非常坚定地告诉她,这里是安全的。
  当时离春节还有三四个月时间,我打算去一个朋友处工作,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消磨时间等过年,风风火火出来赚大钱的,现在就灰溜溜回去不合适,别人问起该咋说?难不成告诉人家被叔叔骗了,那样自己也没面子。
  我在房间躺着,门关上,回忆来前的一段日子,难道一幕幕都是小叔的表演吗?
  还是怨自己太渴望发财,太冲动,工作也辞了,毕竟每月还有万元收入,这下全整黄了,越想越懊恼。

  一会小叔轻敲我的房门,我懒洋洋的状态开了门,随后半躺在床上,靠着棉被。
  叔走进来,表情不太自然,笑容属于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我忽然觉得与小叔之间的距离很远,变得陌生,至少他的形象在我心里已经被否定了。
  叔说:“下午带你出去玩玩?……附近有个千年寺庙,风景特好,你看……?”
  我做作的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不想出去,改天吧。”
  我拒绝是因为此刻确实没有心情,还有就是表明一下态度,我已经不爽了。
  “好吧,那你休息会。”
  叔说完随手把我的房门轻轻关上,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打探消息
  又过了一小时左右,客厅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估摸着他的朋友应该都走了。
  我坐立不安,非常烦躁,于是房间出来,发现厨师李宝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起来与叔年纪差不多,个头中等,肚皮似乎女人六七个月的身孕,圆脸,皮肤黑,头发稀疏,上了啫喱水,看起来有光泽度,留着山羊胡须,咋一看很难分辨是老板还是伙夫。
  席间他几乎没说话,表面上看属于忠厚老实的类型,实际他是很爱说话的一个人,问题在于会时常跑题。
  我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装的若无其事,好奇地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