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馅饼有毒》
第2节

作者: 福他加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小时左右,飞机安全抵达四川,叔婶亲自来接我了,主动帮我拿行李箱,没有一点长辈和老板的架子,很亲切!
  接我的车子档次还算可以,约二十万以上的,叔介绍司机是公司的同事,也是好哥们。
  听口音司机师傅是四川本地人,我礼貌地和他打招呼:
  “给您添麻烦了。”然后随手递了一根香烟给他,之前我是特地准备了一包软中华。
  路上我们轻松聊天,叔婶关心问候家人情况?我都逐一汇报。

  中途我还小试探了一把,看看小叔目前的实力如何?
  我说:
  “您的同学吕勇,这几年生意做的挺好,开了一辆3系宝马,风光无限啊,飘飘然了。”
  小叔马上说:
  “呵呵,赚点小钱就得瑟啦?纯粹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人,几年之后我会让小吕明白,谁才是老大。”
  小叔那份志气和自信毫无做作,斩钉截铁,此时我预感到跟着小叔一定有钱途,而且会超出我的想象。
  看着车窗外道路两旁的美丽风景,远处的高楼大厦,喜悦的心情写在我脸上。
  三国时期有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而现在天上地下四通八达,畅通无阻,可见国家之强盛,西部之崛起!
  小叔说:

  “四川地属盆地,气候宜人,也没有什么工业污染,这里绝对是养生的好地方,有机会一定要把长辈带过来度假,享享清福”
  百善孝为先,小叔有这样的品德和胸怀着实让我钦佩!
  路上近一小时,兴奋的我觉得很快就到了。
  “师傅,多少钱?”
  我边说边做出掏钱的举动。
  司机连忙摆手:

  “都是兄弟要啥子钱喽!”
  小叔笑了笑,对司机说:
  “那我就不和兄弟客气了,改天请你喝酒,咱们可说好了啊?”
  “要得,要得。”司机回应道。
  接下来进入一个小区,她们住的是小高层,16楼,三室一厅,前后都有大的阳台,普通装修,但看起来蛮清爽的。
  大厅有沙发,液晶电视,茶几上的果盘里放满了红富士苹果,边上还有袋装的花生以及瓜子。
  记得以前小叔搞装修这块,吃住都是在工地,现在不同了,还特意租一套房子,瞧这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今非昔比啦。
  小叔领我进了房间 ,我的床铺都搞好了,床单被套都是新的呢,出门在外感觉好温暖。
  小叔说:
  “这边离家太远了,以后还是要回家乡发展,所以就没有买房,这个房子是租住的。”
  我表示赞成他的观点,所谓落叶归根嘛。

  之前她们就准备了吃的,婶婶又下厨炒了两三个素菜,我与小叔喝着啤酒,边吃边聊。
  我开始有意往工程上面聊的时候,小叔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转移话题,言语中有暗示我,刚刚到这里不要着急。
  晚上我写了份日记:“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我,坎坷之路将一去不复返,这里将是新的开始,心中暗暗下决心,抓住机遇,与他们一起奋斗,做一番事业,成功了一定好好报答叔婶!”
  然后一觉到天明,很久没有那么香甜,那么踏实了。
  日期:2017-09-14 09:46:33
  梦醒时分

  第二天上午,我起床比较晚,叔婶忙忙碌碌的,菜已经买回来了,餐桌上摆着呢,有猪肉,鸭子,鱼,蔬菜等。
  我和叔婶说:
  “自家人不要这样客气噻,我这次来是准备长住的,随便一些我反而自在,你们该上班就上班,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了正经事。”
  叔说:
  “没关系的,工地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有专人负责监督,平时的工作也只是管理和开会事宜,不用亲自干活了,今天呢,我邀请了几位好朋友来吃饭,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小叔想的真周到,这年头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关系,刚来就帮我建立人脉,心里十分感激!

  我开始有点小紧张,不知道来的是大老板还是当官的?
  此刻特想尽快知道点什么,待会他的朋友过来了,如果涉及工程方面话题,我啥也不知道,答非所问岂不尴尬?
  我在阳台踱步,四处遥望,天气阴沉沉的,空气却很清新,隐约看到几处在建高楼,可是路上车流和行人较少,并不繁华,有莫名的失落感。
  叔空闲走了过来,我不解地问:
  “我想象建设中的城市应该是尘土飞杨,热火朝天的场面,怎么感觉冷冷清清的?”

  小叔呵呵了一下,说:
  “这里是新的开发区,还在建设中,以后一定会热闹起来的。”
  我接着问:
  “那你们工地离这远吗?绿化是不是植树,种花之类的?

  问者无意,听者却有心了,我只是想知道点工程皮毛而已,目的是为了应付待会来吃饭的人,而小叔此刻曲解了我的意图。
  叔的表情有那么点焦虑,回答我的问题之前明显是有短暂犹豫的。
  也许他觉得不能再继续隐瞒下去了,也有可能认为现在说出来是最好的时机。
  小叔断断续续地说了:
  “我们现在做的是国家政策生意…是一个……阳光工程。”
  停顿了一下,还时不时观察我的表情。
  我点了点头,表示我在认真听他说。

  “一个人只需要投资六七万块钱---大概两三年时间吧,就可以赚一千多万---有能力的还不止这个数---这次我让你过来了解一下---大约需要七天时间,看看你有没有兴趣?”
  这个悬殊的数字差,马上让我意识到很不妙,是不好的兆头。
  如果说赚钱过程需要的时间五到六年,赚两三百万,或许我不会如此敏感。
  但我还是应付地问了一句,自己都觉得没有意义的废话:“那绿化工程呢?”

  “有的,不过刚来什么也不懂,不可能马上参与,需要一个过程,大约一年时间,先打基础,学习商业知识,结交人脉,等上了平台就可以做工程了。”小叔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并没有注视我,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自信了。
  我已经不想再继续往下问了,因为我已经有答案,他们是在做传销或者类似的东西,通常这么离谱的事情,传销是必须的。
  我多么希望他回答我的是一句玩笑,可是小叔是认真的。
  我的大脑已经快速反应,意识到这次不仅是白来了,而且好好的工作也丢掉了,美好的愿望已经成为泡影。
  曾经听朋友说过不幸走进传销的经历,是亲朋骗亲朋,我只是一笑而过,自信认为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和我有关系,怎么可能有人会骗我?我又怎么可能被骗?
  可是就在五分钟之内这样的事情却降临到我的头上,而且是亲小叔骗了我,让我很难接受,想发火,想质问,可是自昨晚到现在都是那么温馨,对我那么热情,我实在不忍心翻脸发泄自己的怨气而让彼此受到伤害。
  我回到沙发坐着,点根香烟,眼睛盯住电视,就那么固定着一个姿势,看得好认真,却不知道什么内容。

  小叔继续烧菜,我眼睛的余光发现婶婶时不时在观察我,此时她们的心情应该是非常紧张的,无法估计即将发生什么,也许会很平静,也许我会收拾行李离开,而什么样的结果是由我决定的,她们只能听天由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