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0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拿起手机,“这样吧,我先给宁书记打个电话,看看她是什么态度。”

  打造廉政建设第一市,是宁雪虹推出来的重要项目,而且她也正在不遗余力在全省进行,现在居然有人要破坏这种局面。
  齐雨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当然,顾秋肯定会维护,也有权力和义务来阻止左定国胡来。但是这件事情,必须和宁雪虹通个气。
  如果左定国真敢在奇州乱来,顾秋也不会客气的。
  齐雨很快就打通了电话,只听到她说了几句,应该是得到了什么指示,挂了电话后,她对顾秋说,“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最好是能一起过去。”
  顾秋看看表,十点半了。

  赶到省城,至少十一点半。不过象这种情况,顾秋可没少碰到。
  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当官容易,可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也是一种没日没夜的工作。一旦上面有事,你就得二十四小时待命。
  顾秋给从彤打了个电话,“我要立刻去省城,晚上可能就不回来睡了。”
  听到顾秋对从彤说这句话,齐雨的目光投过来。
  两人刚走到大厅,背后响起一个粗鲁的声音,“齐雨!”
  两人回头一看,又是左定国。
  左定国走过来,一脸不爽地打量着顾秋,“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
  顾秋的目光刷地望过去,“你来干嘛?”这是一种雄性动物之间,本能的敌意。
  左定国轻笑了下,“没你什么事,我找齐雨。”
  顾秋的目光陡然变冷,“左定国,这里是奇州,可不是你们家的后花园,你最好老实点。”
  左定国却笑了起来,“你这个人有毛病吧?我来奇州怎么啦?我是喜欢齐雨来的,关你什么事?你给我远点。她是我的人。”
  切——齐雨冷冽的目光,突然变得有种象要杀人的**,冷面寒霜瞪着左定国,“姓左的,你也不打盆水照照自己的模样,想追我,你配吗?”

  左定国却是一付死皮赖脸,“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没办法不让我追你。爱一个人是每个公民的权力。这个你懂吗?”
  齐雨回了一句,“回去爱你M吧!这也是你的权力!”
  顾秋看了左定国一眼,“我们走!”
  左定国追上来,“姓顾的,你可是有家室的人,别勾引人家小姑娘,否则我去告你!”
  顾秋停下来,瞪着左定国,厉声道:“左定国,有种你再说一句!”
  “再说又怎么——”
  “呼——”
  顾秋一拳砸在对方的脸上。
  这里是市委宾馆的大厅,包括左定国在内的人,谁都没有想到,堂堂的市委书记也会打人?正因为这一点,左定国太大意了,还在牛必轰轰的,结果被顾秋一拳打在脸上。
  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顾秋也是很气愤,本来不想惹他的,可有些事情总是避免不了。
  人,哪怕有再好的涵养,也有发怒的时候。
  顾秋站在那里,气势吓人。
  厅里好几个服务员见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顾书记怒了!
  有几位小姑娘捂着嘴巴,两只眼睛盯得老圆圆的。说真的,她们这些女孩子也看到左定国这人挺恼火的,什么人啊?耀武扬威,好象全天下就他最牛身上的器官似的。
  打得好!
  有人在心里暗叫。
  齐雨可是惊呆了,那对美丽的大眼睛,瞪得那么大,模样可爱极了。

  她哪里想到,顾秋会发这么大的火?
  此刻齐雨的心思,变得有些轻松起来。感觉这一拳,就是为自己打的,好解气。心里想想,堂堂的顾书记,竟然为自己出头,顾秋在她心里的形象,霎时高大起来。
  女人或许天生就是这样,象齐雨这样的女孩子也不例外。
  哪怕她再强势,身手再好,有人替她出头,说明了她在人家心目中的地位。

  齐雨的脸上,惊现一丝淡淡的喜悦。
  猛然间,她发现这个顾书记,原来也蛮可爱的。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恨不得要扑上去亲他一口。
  地上的左定国,可是吃了个大亏。
  顾秋居然出手打人?

  以左定国对他的了解,料定顾秋不会出手,可谁想到对方偏偏就不按常理出牌呢?左定国捂着脸,咆哮起来,可还没等他爬起,顾秋大喊一声,“来人,把他扔出去!”
  两名背着枪的武警走进来,架起地上的左定国就要拖出去,左定国挣扎着道:“姓顾的,你有种,敢打老子。”
  站起来后,左定国甩开膀子,“放开我——”
  武警的身手也是相当不错的,两个人对付左定国应该不相上下,但是谁也不希望在这里打起来。真要是动手,他们自然听命于顾书记。
  顾秋有些怒,一双眸子瞪着左定国,“我这是替左书记教训你,再有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齐雨本以来左定国要发飚,没想到他居然瞪了顾秋几眼,“姓顾的你给我记住,这笔账迟早要算清楚。”
  说完,捂着脸转身就走。
  齐雨走过去,轻声道:“我们走吧,书记等急了。”

  顾秋这才想起自己还要去省城,二话不说,和齐雨上了车。
  一路上,齐雨脸上总是带着秘密的笑。
  象是捡到了宝似的,看她那笑容,顾秋心里的火气也渐渐平息了。
  “刚才你干嘛发这么大火?”
  齐雨侧过头来看着顾秋。

  顾秋点了支烟,抽了口,望着齐雨,“你不觉得他特别讨厌吗?”
  “为什么讨厌啊?”
  齐雨挺逗的,居然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顾秋抽了几口,“这是我和左家的事,迟早要面对的。”
  齐雨眨眨眼睛,笑得有些暧昧。
  车子飞驰在高速路上,两人沉默了一阵。
  晚上开车除了灯光方面影响视角之外,路上的车反而更少,开起来也比较安全。齐雨似乎对刚才的问题比较感兴趣,她的目光时不时瞟过顾秋的脸,“你知不知道,刚才你打人的样子很帅。”

  顾秋满脸的黑线。
  齐雨绝对不是那种花痴的女孩,但是现在她这模样,令顾秋感觉到有些怪异。见顾秋尴尬的模样,齐雨却格格地笑了起来。
  齐雨的笑容很美,尤其她那双眼睛,总带着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神彩。
  齐雨说,“书上是这样评价一个男人的,如果一个男人愿意为一个女人挺身而出,则说明这个男人很伟大。是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也是个可以托附终身的人。”

  顾秋把烟叨在嘴里,准备将它扔出去的时候,齐雨伸手过来,从他嘴里把烟蒂取出来,放在车里的烟灰缸里。
  顾秋道:“他是怎么缠上你的?”
  齐雨对这事,似乎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她摇头道,“我最讨厌这种人了,看到他就烦,你知不知道,他居然暗中调查我,跑到我家里去跟我爸妈说,我跟他好上多年了,只是因为他一直不肯离婚,才跟他生气。现在他终于离了婚,这次回来就是特意带我去京城的。你说我气不气,居然有这种人。”
  顾秋道:“其实你也应该找个人了,总不能就这样一直拖下去。为人父母,你应该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