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9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弯下腰,火热的嘴唇在张大雕嘴唇上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慌乱的跑了。
  那一瞬间,张大雕感觉丹田一震,好像有一颗沉睡的心脏恢复了脉动,这种情况让张大雕十分熟悉,又想不起这种熟悉从何而来。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内视能力,看不见丹田内的情况。
  “嘭嘭,嘭嘭,嘭嘭……”
  那心脏若有若无的脉动着,而每跳动一下,就散发出一股微弱的生机,缓慢的修复着损伤的身体。

  慢慢的,寒冷似乎被生机驱逐,身体也暖洋洋的。不觉间,张大雕进入了梦乡。
  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丹田里有一棵血色的小树,小树的枝叶和树干都枯萎了,只剩下一个还有生命的树头,而心脏在脉动就是从树头里传出来的。
  “奇怪,我身体里怎么会有一棵枯萎的血树呢?”迷迷糊糊中,张大雕真以为自己在做梦,之后,脑子里走马观花的出现一些熟悉而又陌生的纷乱记忆。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张大雕猛然坐了起来,一看,天都亮了,而身体还充满了活力,好像伤势在一夜之间全好了。
  “我到底是谁,之前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大雕并没有感到惊喜,反而充满了惶恐的迷茫。
  “下雪了!”李美江推开房门,欢呼道,“看,下雪了,我们吃了饭堆雪人好不好?”
  张大雕戏谑的看着她。

  “怎么了?”李美江做贼心虚的睇着张大雕。
  张大雕做了个亲嘴的嘴型,然后哈哈大笑。
  “你……”李美江彻底慌乱了,结结巴巴道,“你昨晚在装睡?”
  张大雕只是怪笑。
  “你都坏死了啦!”她扑上来捶打张大雕,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张大雕心中一动,或者说,潜意识里明悟了,忽然抱着她亲了起来。
  “唔……”李美江瞪大了眼睛,犹如木雕泥塑一般。

  嘭嘭,嘭嘭……
  果然,丹田里脉动加快了N倍,张大雕大喜,越发肆意的碾压她的红唇。
  “嗯,嗯嗯……”李美江气息急促,下意识的配合着张大雕,只是脑子里空白一片,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终于,她从迷乱中清醒过来,推开张大雕跑了出去。
  张大雕也不失望,只是静静地感受着丹田里的脉动,感受着脉动中散发出来的生机,而且,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这个脉动能治疗自己的伤势,甚至唤醒自己的记忆。
  “吃饭了啦!”李美江忽然又出现在门口,娇羞的喊了一句后缩了回去。

  早饭时,她还躲闪着张大雕的目光,还总是没来由的脸红。而张大雕则在合计着再找个机会再和她好好亲热,便在早饭后,和她来到雪地里堆雪人,时而发出欢快的笑声。
  见此情景,梓桐摇头笑道:“这孩子,好像永远都长不大。”
  李长明则闷声抽着大烟,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嬉闹中,李美江和张大雕心照不宣的越跑越远,最后,李美江还拉着张大雕三弯两拐躲进了海边礁石的夹缝中,呼吸急促的望着张大雕。
  这是一种等待的信号,等待张大雕主动一些,毕竟人家是女孩子嘛,再怎么急切也得矜持一下。

  张大雕是个中老手,虽然失忆了,在一些本能的反应还在,而且,他知道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子无论怎么热情开放,都不喜欢男孩子一上来的直入主题,所以,他试探着,深情的伸出手……
  李美江顺势偎近张大雕怀里,把火热的脸颊贴在张大雕耳根上,感受着张大雕的温情与男性气息,只此一项,她就已经觉得很幸福、很满足了,就已经觉得,自己是张大雕的女人了。
  这是一种心灵的沦陷和交流,也是一种无声的表白,是名副其实的无声胜有声。
  “美江……”这还是张大雕第二次开口说话,也是他唯一会说的语言,因为这个名族在人名上的发音和中文一样。
  李美江浑身一颤,那一瞬间居然被深深的感动了,觉得张大雕肯为自己说话,肯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就是一种海誓山盟。
  每个女孩子都会憧憬遇上白马王子,无疑,对一个偏远渔村的丫头来说,白白净净,气质不俗的张大雕就是她的宝马王子,而且,这个白马王子还是她从海里救起来的,那就好比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谁也夺不走。
  “美江……”张大雕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并轻啄她的耳根、脸颊……
  这才是正真的“吻”,是带着温柔、真诚,和爱的吻。
  那一瞬间,李美江幸福得快晕掉了,她做梦都没想过,原来“吻”还可以这么美妙,还这么让人亢奋。
  可是,张大雕却总是嘴唇周围徘徊,偏偏又是这种徘徊,让她充满了羞涩的期待,并展开无尽的遐想和羞人的预测。
  或许,她真的是迷失了,遐想中,忽然回忆起救人的那一幕——那时候,张大雕身无寸缕,浑身淤青红肿,头发也脱落了,完全像个淹死的人,可他的心跳却那么强劲,某些地方还那么显眼。
  李美江虽然还没有实质性的见过男人的象征,但却隐隐约约觉得,这是世上最硕大的象征。

  回想到那一幕,李美江感觉浑身都躁动起来了,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居然无意识的对着张大雕的耳朵说道:“你真大,人家好怕哦!”
  只这一句,张大雕就失控了,疯狂的堵着她的嘴……瞬时间,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好像天地都变成了虚无,只剩下唇齿的交流。
  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
  先天之树狂暴的脉动着,似期待,又像催促,枯萎的枝叶在脉动中剥落,然后,树头上有新芽欲破皮而出。
  忽然,李美江打了个激灵,推开张大雕,并慌乱的把张大雕作怪的手从衣服里抽了出来,面红耳赤道:“不行……”好像是担心这样说张大雕会不高兴,她又急忙补充了一句,“会被人看见的。”
  张大雕赫然一笑,拉着她的手,示意去其他地方。
  李美江咬着嘴唇迟疑着,最终,还受不住惑诱,拉着张大雕向一个怪石嶙峋的椰子林跑去。
  这椰子林濒临海边,有巨礁卵石,在夹杂了椰树之后,风景异常更是奇特优美,关键是远离渔村,又漫天大雪,决不会有人跑到这里来。

  李美江心潮澎湃拉着张大雕进了椰林来,找到一块骆驼形的插天礁石,在历尽艰险后,爬进礁石后面的一个岩洞里。这个岩洞面朝茫茫大海,里面宽阔干燥,左侧还有一个半人高的石台,上面供奉着一尊恐怖的骸骨石雕,骸骨手中还托着一枚古怪的令牌,说他是妖魔鬼怪吧,却又宝相庄严。
  李美江好像对石雕十分敬畏,但却没有多少恐惧之心,小心翼翼的靠近石台,跪在地上虔诚的膜拜起来。
  张大雕一脸好奇,上前仔细的观看打量,见石像手中的令牌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做的,久经岁月居然毫无一点腐朽迹象,只是在表皮上粘附着一层杂质,隐隐约约间,还能看见令牌上刻着七排疑似八卦符文,又似中文数字的符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